2004年1月6日-7日

一晃一年多过去了。想到前年十一时候,考完英语,在家里重感冒的事仿若历历在目。如今已身在这三千万英尺之外的人类活动的最南大陆生活了这么久了。有一次和BBS上的人开玩笑我说我在南极,一群人全都争着要问如何才能“出国”到南极去,笑死我了。

南半球,给我的感觉,比北半球要舒适很多。没有北半球这么重物质。尤其是这块千万年大陆,这里,是真正的paradise。

闲话少说,进入正题吧。


1月6日

乘大桑从家中出发,七绕八绕,开上了沪宁高速。天气很不好,阴雨绵绵。中午到达PVG(浦东机场)。把行李放小推车里进了机场,发现机场“长得”还行。 :wink:

PVG候机厅

PVG候机厅

在机场转了一圈后,肚子无比的饿了起来。后悔没有带点吃的。实在忍不住了就去吃了机场中餐。贵啊,一客牛肉饭加上一碗冬菇面就用了一百人民币。亏。后来发现一老外在吭哧吭哧吃方便面,哈哈哈……

然后就在那里傻等。去换澳币未果。一台胞问我是不是台湾人能不能换点人民币,因为他没有带台胞证。我说我不是啊。想来好笑,可能觉得我戴了顶棒球帽,所以貌似台湾小伙儿吧,呵呵。这还没出国,就已经“不是”大陆人了。

下午三点多去check in,人山人海。好容易挤了进去,被一上海妹妹的家长搭讪。原来是让我旅途帮忙照顾的。晕。看我面善啊。

一个25公斤的行李得以托运,其他一个登山包和一个手提旅行包就只好肩背手提。填好表格发现很有可能超重,就急忙把电饭煲、插线板和一些专业书甩了 (现在真是后悔啊,有一个朋友50公斤都出来了,大到菜刀砂锅小到螺丝刀针线)。

满头大汗的冲进去,检查护照。海关警眼神儿差,硬说我护照上的字母“E”打成了“B”。ft,亏我还和他说了一声“你好”。进去又搜身。警铃大作。出来脱衣,再进,还不行,扔钱包和手表。上万的澳币就扔在旁边,自己心里都寒。最后终于搞定了。

15号登机口登机。人很多。脱滑雪衣。因为前面一班去芝加哥的班机延误,所以又多等了半个多小时。找到了那个上海妹妹,坐一起聊天。一起登机。她坐前面我坐后面,就此道别。坐在后面最大的优势就是离餐舱很近,可以随时去弄点吃的。但更大的劣势就是在引擎附近,吵得要命。

那个叫罗颖的空姐mm很pp,嘻嘻。后来和同屋上海人谈起这个mm,才发觉原来俩人居然是坐一班飞机过来的……


1月7日

从中国飞澳洲的飞机航行时间总共约16小时,所以养精蓄锐是必要的。在飞机上养精蓄锐的意思就是两个字:“吃”、“睡”!

北京时间凌晨三点,也就是墨城时间六点空姐又发早餐,撑死我了。早饭是粥加咸蛋加半个腌四季豆加小面包加哈密瓜,还有橙汁红茶随便喝。要不是恐怕是最后的中餐,那个味道实在是不敢恭维的。

凌晨四点……又错了,当地时间七点,太阳出来了。阳光灿烂,蓝天白云。光芒透过舷舱玻璃射了进来,让人感觉非常舒服。

坐看云海

坐看云海,真的很美

七点半到了机场,盘旋了好几圈后才降落。

俯视机场

俯视机场

国航的破飞机

国航的破飞机

终于到了

终于到了

墨城机场

墨城机场,美吧?

于是,我来了。I come,I see,I conqu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