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Journal

九月上海肉搏会

2010 年 9 月 4 日

上海肉搏会,啊不对,上海世博会已经召开了五个月,期间一波波的世界人民前仆后继奋勇向前,以羸弱的身躯抵挡了酷暑炎夏暴雨倾盆,用无数的头颅和满腔的热血谱写了一曲曲壮丽的诗章!在童子们血淋淋的控诉中,我看到,老年人们扛着沉重的无敌兔挥汗如雨,年轻人们背着自己走瘸的女人奔走相告,在仁人志士们无数的网志中大无畏的赋予它神秘的色彩和一个个可爱的例如 “SB 会”、“万国大庙会”、“洋贸促销会” 乃至 “亿人肉搏会” 等等这些富于人类想象力极致的爱称,让我等俗人不免常常望博兴叹,哪怕手中握着票已经好几个月,仍然鼓不起勇气前往肉搏一番。眼看着九月也快到一半,怕是再也看不上的时候,决定无论是肉搏还是人搏都奋起一搏,杀将进去拖鞋趴趴走,不自虐一圈绝不罢休……

当然,实话实说,有时候,对一件事情的期望过高会深深失望,而像我一样对一件事情的期望过低则反而会发现事物的一些美,在园子里虽然走到恨不能自断双腿抢占轮椅,但一些美景和有趣的展览还是值得写一篇博……

周六七点多起床,是台风 “圆规” 走后的一个好天气。这样的天气如果没那么晒的太阳的话本来的确是个逛庙会的好时机,但是不幸的是事情往往不像人所期盼的那样……防晒霜涂两遍也是不管用的,照样爆皮了。

世博园外
世博园外

虽然已经全副武装如这条警狗,且把防晒霜和帅帽子都上了,还有我的大爱拖鞋趴趴走,但是刚一出地铁还是感受到了猛烈的杀气

巡逻犬
巡逻犬

不仅是天气,还有无数的人肉。

世博入口人流
世博入口人流

详细情况不想多说了,总之汗牛浃背内牛满面一个小时后终于进了园子。

通过长长的过道,这种跟奥斯威辛一样的喷气场景可能不是哪里都能看到的。

世博喷水
世博喷水

一〇年三大恶俗:逛世博、拍照、盖章,我都全了。

世博护照
世博护照

买完恶俗的世博护照后,扑面而来的便是澳大利亚馆。想不到,我的第一次仍然要献给澳大利亚——这片我生活过很多年的土地。

澳大利亚馆
澳大利亚馆

喜欢 Uluru(红色巨岩)这样的造型,虽然我很懊悔当年没有去 Uluru……

澳大利亚馆
澳大利亚馆

这些红色岩石,会是真的从澳洲来的吗?

澳洲馆的石头
澳洲馆的石头
澳洲馆内
澳洲馆内
澳洲馆内
澳洲馆内
澳洲馆内
澳洲馆内
澳洲馆内
澳洲馆内
澳洲馆内
澳洲馆内

最精彩的莫过于 ANZ 资助的这个真 3D 式样的电影院,中间的舞台是能动的。

澳洲馆内4D电影院
澳洲馆内 4D 电影院

出来澳洲馆,是精美的泰国馆,但是人太多,不去搏斗了。下图是在栅栏外拍的。

泰国馆
泰国馆
泰国馆
泰国馆
泰国馆
泰国馆

菲律宾馆人少,进去一观。难道是大巴人质事件后遗症?

菲律宾馆
菲律宾馆
菲律宾馆
菲律宾馆
菲律宾馆
菲律宾馆

新加坡馆,弹丸之地。

菲律宾馆
菲律宾馆

马来西亚馆,今天天气太具有欺骗性,如果不知道的话还真以为在马来西亚了。

马来西亚馆
马来西亚馆

马来西亚有钱,所以给每位游客发了一个购物袋,这种形式真的很像老虎我每年都要参加好多次的行业展会……

马来西亚馆
马来西亚馆
马来西亚馆
马来西亚馆

著名的双子塔……的模型。

马来西亚馆
马来西亚馆
马来西亚馆
马来西亚馆
马来西亚馆
马来西亚馆
马来西亚艺术
马来西亚艺术

鸡肉肉骨茶,很少的量啊……味道倒不错。

鸡肉肉骨茶
鸡肉肉骨茶

印尼馆,其实值得一去,外立面都是竹制的。

印尼馆
印尼馆
印尼馆
印尼馆
印尼馆
印尼馆

内部藏品也丰富,这个国家没少花钱嘛。

印尼馆
印尼馆
美丽的雨伞
美丽的雨伞
印尼馆
印尼馆
印尼馆
印尼馆
印尼女子
印尼女子
太阳花
太阳花
印尼鸡肉沙爹
印尼鸡肉沙爹

印尼馆旁有柬埔寨馆,相比可寒酸多了。然而表演还是很精彩的。

柬埔寨小伙
柬埔寨小伙

新西兰馆,下面应该是 Rotorua 火山吧?

新西兰馆
新西兰馆
新西兰馆的花
新西兰馆的花
新西兰馆踩高跷的mm
新西兰馆踩高跷的 mm

某朝国民中场休息……

四仰八叉
四仰八叉

下面横跨欧亚……

葡萄牙馆
葡萄牙馆
葡萄牙馆
葡萄牙馆

今日是斯洛伐克日,所以小伙姑娘们在台上跳得挺欢。这舞蹈很像以前我们去慕尼黑看到的巴伐利亚拍腿舞。

斯洛伐克馆
斯洛伐克馆

如果说有一个小国的馆却布置得如此别致,那就是捷克馆,从内到外都是一件真正的艺术品。外表面布满了冰球,组成了布拉格的地图。

捷克馆
捷克馆
捷克馆
捷克馆
圣徒扬·聂波姆斯基青铜雕像
圣徒扬·聂波姆斯基青铜雕像

天花板上,用电子垃圾制作的金属雕塑宣扬环保理念。

捷克馆电子垃圾艺术作品
捷克馆电子垃圾艺术作品
镜面
镜面
天花板上的鹿角雕塑
天花板上的鹿角雕塑

黄金水滴 LacrimAu,据说会给每第 500 名进门的幸运儿制作个性香水,而且在现场通过手机蓝牙猜出重量的十位观众将在十月获得二万元大奖。结果,我当然没猜出来啦。

黄金水滴LacrimAu
黄金水滴 LacrimAu

瑞典馆,跟宜家肯定有扯上关系了。

瑞典馆
瑞典馆
拉脱维亚馆
拉脱维亚馆

不起眼的希腊馆,内部却是漂亮的。

希腊馆
希腊馆

还有一位很搞笑操着夹生中文推销帽子的大叔。

希腊馆
希腊馆

在临近晚餐时间飘出致命烤肉香气的土耳其馆。

土耳其馆
土耳其馆

荷兰馆,至今还清晰的记得逛到这里的时候忽然老板打来个绝命 call,严重影响了游览的心境……

荷兰馆
荷兰馆

壮观的英国馆,展区核心 “种子圣殿” 外部生长有六万余根向各个方向伸展的触须。如同刺猬一般的触须都是用光导纤维管制作的,白天,触须会像光纤那样传导光线来提供内部照明,营造出现代感和震撼力兼具的空间。这个馆的设计者托马斯·赫斯维克(Thomas Heatherwick)绝对是个天才艺术家。

英国馆
英国馆
罗马尼亚馆
罗马尼亚馆
宏伟的卢浦大桥
宏伟的卢浦大桥

夕阳西下,伤停补时……

夕阳西下
夕阳西下

没地儿吃,又是一顿意粉……不菲……

不菲的意粉
不菲的意粉

黄昏时分的展馆显现出它们独有的美。

卢森堡馆
卢森堡馆
意大利馆
意大利馆

德国馆,灰色的建筑处处透着德国人的严谨,高耸如虎式坦克的炮塔。排队需要 4 小时,我们赶紧绕开了。

德国馆
德国馆

本来也只想走走玩玩,但到了最后就成了为了搜集章子而暴走。当追求只剩下了盖章,生活会是怎样……

建筑的奇迹——西班牙馆,钢结构外包裹着看似随意的竹编织物,形如藤条篮。生长了高迪、毕加索这样大师的国度,手笔果然不凡

西班牙馆
西班牙馆

内部是模仿比利牛斯山发现的远古人类洞穴。

西班牙馆内部
西班牙馆内部

不用我多说了。

毕加索《格尔尼卡》
毕加索《格尔尼卡》

西班牙女郎的岩洞舞,将西班牙的热情发挥到了极致。

西班牙馆西班牙女郎的舞蹈
西班牙馆西班牙女郎的舞蹈
热情四射
热情四射
热情四射
热情四射

西班牙女郎热舞

西班牙的生活
西班牙的生活

我曾经在马德里阿托查火车站(Estación de Atocha)看到过这个孩子,这里又见到了他——小米宝宝,真亲切。

小米宝宝
小米宝宝
小米宝宝
小米宝宝
西班牙馆
西班牙馆

有世博轴。

世博轴
世博轴

以及 “司母戊大方鼎” 之类大家耳熟能详的建筑物。

中国馆
中国馆
世博轴
世博轴
世博轴
世博轴

还有飞碟。

世博文化中心
世博文化中心
世博文化中心
世博文化中心

看见台湾馆,分外亲切。

台湾馆
台湾馆

漂亮的尼泊尔馆,颇有真正雪域王国的感觉。

尼泊尔馆
尼泊尔馆
尼泊尔馆
尼泊尔馆
亚洲广场
亚洲广场

印度馆,也很有特色嘛。

印度馆
印度馆
印度馆
印度馆

让人望馆兴叹的沙特馆,没有 6 小时排队别想进去。

沙特馆
沙特馆
韩国馆
韩国馆
越南馆
越南馆

那些热门场馆是肯定放弃了。瘸脚走半小时路来看日本馆,看到门口十几层密密麻麻回形针般的队伍,不禁桑心:连日本馆也进不去么……我们还想盖章呢!

日本馆,外观颇像动画人物
日本馆,外观颇像动画人物

幸好日本馆很巧妙的在一侧开了北海道分馆,不用排队。其实那晚小小的北海道分馆里节目好看,气氛温馨。

北海道分馆
北海道分馆

一曲爱努传统舞,让小小场馆内的游客叹为观止。

爱努传统舞
爱努传统舞
爱努传统舞
爱努传统舞
白田町祭熊舞
白田町祭熊舞
白田町祭熊舞
白田町祭熊舞

江分——一种传统的北海道咏唱。

江分
江分

刚才还在台上蹦蹦跳跳的老爷爷忽然出现在身后……

北海道馆
北海道馆

不知不觉我们已经走了十二个小时。晚九点,乘上去往浦西的免费渡轮。

渡轮
渡轮
渡轮
渡轮
黄浦江
黄浦江
黄浦江
黄浦江

诸位在海外的童子们,你们傻了吧,没见过天朝 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 这万佛来朝的景象吧?别涕泗横流了,记得早日归来,投身肉搏,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顺便说一下,肉搏十二小时以上不建议穿夹拖,否则可能会像我一样大脚趾发麻直到两天后才恢复知觉。

88 条评论

发表评论 →
WordPress WordPress

[…] 敦煌旧为丝绸之路要道,以敦煌石窟闻名天下。十年前,我在西安读大学时曾欲往敦煌朝圣,却未成行,至今留为一憾。今甘肃省敦煌研究院于沪上旧世博会城市足迹馆举办甘肃省文化周敦煌艺术展,展出三个复制洞窟、五十件彩塑和壁画,皆为敦煌壁画和雕塑的名家摹品之精品,另有少量藏经洞出土文献真迹,足不出户便能领略西域风情,实乃快事。更可贵之处在于,即使亲往敦煌亦不一定能近距离接触真品,故本展览愈显超值。 […]

WordPress WordPress

[…] 汹涌的人流一直排到西门口外 50 米处。我们不知就里,便排在队伍中。有一个印度黄牛拼命的说,给他钱就带我们走捷径。我对他笑笑,这话对白人说也许有效,但是对我们这些排过上海世博会、挤过春运的从 13 亿人口大国来的中国人来说,这点队算得了什么! […]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世博会我倒没有去,倒是在这个期间见了一下认识了多年的博友,然后一见如故啊

发现从博客认识的网友相对都会比较亲切,或许都是因为从各自生活里了解到一个人吧

巧的是,还都给对方准备了礼物

发表评论

2004-2019 © Travel Jour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