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5日

自打去年6月母亲家里组织去往茅山祭奠外公外婆并撰文《茅山新四军纪念》后,一晃又一年过去了。这一年里,《最忆江南》系列几乎停滞。愈发觉得随着年龄渐长,人生真是愈加庸俗。

今年母亲家里组织去沙洲(今张家港市),原因是外公的祖籍便是沙洲鹿苑(现区划为张家港市塘桥镇鹿苑社区),以前我对沙洲没有什么概念,只知道他在那闹革命,这次与大部队一同去寻根。另外也去看望久未走动的远房表舅。表舅曾任张家港农商行行长,今年70多了,退休多年依旧精神矍铄,风采熠然。

一日流水账开始……


沙洲(张家港)

从无锡至张家港的高速很是方便,40多分钟便抵达了表舅所在的小区。建设得很是不错,还有游泳池和花园,真是颐享天年的好屋企。

张家港高档小区

张家港高档小区

张家港高档小区

张家港高档小区

二十多人在表舅家侃大山,聊得不亦乐乎。时光飞逝,不一会儿就到了午宴时分。驱车来到不远处的江州饭店。这里曾是某税务局的御用饭堂。

江州饭店

江州饭店

江州饭店门口的月季

江州饭店门口的月季

边吃边聊,与亲戚们相见甚欢,不赘述。


暨阳湖

饭后,出发。

沙洲宾馆

路过沙洲宾馆,应该是张家港市中心所在

半路上才得知是去张家港市内暨阳湖观光。这是一处城市生态园,是利用集中取土之废基,经人工开挖而成。中心湖区1.56平方公里,湖广0.7平方公里,2004年7月注水,2005年10月1日局部对游客开放。

正是周末,小小的暨阳湖公园被车堵爆了,好容易找到车位,集合起来,往公园内走去。

暨阳湖公园欢乐世界

暨阳湖公园欢乐世界

暨阳湖公园雅趣园

暨阳湖公园雅趣园

可能是生怕游客不知道这里的名字,每隔几块砖就会提醒一下。 :D

暨阳湖

暨阳湖刻字

来这里晒太阳的人真是多到爆!相比之下,俺们无锡渤公岛如此良辰美景之地,周末都没什么人搭帐篷,果不愧是又馋又懒的“外卖之都”。 :!:

草地上的帐篷

草地上的帐篷

滑板女青年

滑板女青年

暨阳湖公园最大的广场是假日广场,直接通向湖边。

假日广场

假日广场

儿童

儿童

玩沙子

玩沙子

大道

大道

假日广场直接通向的湖边,唤作湖滨广场。

湖滨广场

湖滨广场

这里除了晒太阳,最流行的活动是放风筝。

放风筝

放风筝

放风筝

放风筝

巨大的飞机风筝

巨大的飞机风筝

父子兵

父子兵

湖边,波光粼粼。

暨阳湖

暨阳湖

暨阳湖

暨阳湖

暨阳湖

暨阳湖

暨阳湖

暨阳湖

湖边

湖边

湿地

湿地

有一条赭红色的步道绕着湖边半圈,步道外围向中央放射出两条湖中步道,设计得不错。

步道

步道

步道

步道

步道

步道

刚过冬季,这里的浮萍处于枯黄状态。忽然就想起了2013年一个人在渤公岛写《似水流年闲寻遍》那千愁百结时看见的浮萍。世易时移,心境大不同。

浮萍

浮萍

浮萍

浮萍

浮萍

浮萍

步道

步道

沙滩

沙滩

大道

大道

几棵红枫,吸引了一群拍客。

红枫

红枫


鹿苑钱氏名人馆

一小时后往鹿苑社区而去。鹿苑位于张家港市的东南部,为塘桥镇所属。顾名思义,春秋时代鹿苑原为吴王夫差豢鹿之地,又名绿()苑。至宋元时,鹿苑已形成集镇,明清以后,市井繁荣,商贾云集,成为滨江大镇。

先参观鹿苑镇钱氏名人馆(鹿苑文化中心),位于鹿苑镇北东渡路与鑫苑路交汇处。

鹿苑文化中心钱氏纪念馆

鹿苑文化中心钱氏纪念馆

鹿苑文化中心

鹿苑文化中心

鹿苑文化中心停车场

鹿苑文化中心停车场

鹿苑文化中心

鹿苑文化中心

钱氏纪念馆

钱氏纪念馆

钱氏纪念馆大门

钱氏纪念馆大门

钱氏纪念馆主要纪念鹿苑名人钱昌照。钱昌照(1899-1988年),字乙藜,鹿苑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七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副主席、爱国民主人士。小学时就读鹿苑私塾,1918年毕业于上海浦东中学,1919年赴英留学就读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1922年进牛津大学深造。曾与国民党合作,1928年起任国民政府外交部秘书,国民政府秘书,教育部常务次长,国防设计委员会及资源委员会副委员长、委员长,民革中央副主席。1947年4月脱党回国。1949年9月起,任新中国政务院财政经济委员会委员兼计划局副局长,政协全国委员会财经组副组长,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委员会委员,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中华诗词学会会长。1988年10月14日在北京逝世,终年90岁。

钱昌照

钱昌照

钱昌照童年

钱昌照童年

钱昌照少年

钱昌照少年

钱昌照青年

钱昌照青年

钱昌照工业报国

钱昌照工业报国

钱昌照读史

钱昌照读史

钱昌照藏书

钱昌照藏书

钱昌照在外交部

钱昌照在外交部

钱昌照在国防设计委员会

钱昌照在国防设计委员会

钱昌照投奔新中国

钱昌照投奔新中国

钱昌照在抗战时的资源委员会(中为钱昌照曾用过的四十年代、五十年代至八十年代的几组瓷器)

钱昌照在抗战时的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中为钱昌照曾用过的四十年代、五十年代至八十年代的几组瓷器)

钱昌照曾用过的一组瓷器

钱昌照曾用过的一组瓷器

钱昌照编制五年计划

钱昌照编制五年计划

钱昌照立言献策、爱国在心

钱昌照立言献策、爱国在心

钱昌照投身教育,发展海南

钱昌照投身教育,发展海南

钱昌照文革时与改革开放时立言献策

钱昌照文革时与改革开放时立言献策(右上照片有彭真、习仲勋、刘国涛)

老年钱昌照照片

老年钱昌照照片

鹿苑钱氏精英还有钱昌祚、钱用和、钱人元与钱卓升等人。

钱昌祚(1901-1988年),抗战期间中国航空机械学校校长、世界航空协会七名理事之一,曾任国民政府中央航空学校教育长、航空机械学校校长、航空委员会技术厅副厅长,领导仿制苏军伊尔-16双座驱逐机。

钱用和(1897-1990年),字韵荷,抗战期间任宋美龄秘书,协助宋美龄办理救济难童、遗族女校、慰劳将士等工作,为常务理事,1949年后去台湾,任“监察院监察委员”等职。

钱人元(1917-2003年),为我国著名物理化学专家,1980年11月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化学部学部委员(院士),1981年任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所长,1985年当选为国际纯粹与应用化学联合会高分子部聚合物表征和性能委员会委员,1990年当选为太平洋高分子协会理事。

钱卓升(1925-1992年),号竹声,毕业于国立北京大学历史系及金陵大学国学研究所,后留学美国,获加州大学教育硕士学位。回国后任台湾省立师范学院教育系主任,并担任妇联总会会长、台北教育学会、女童军总会等团体理监事多年。

钱氏精英钱昌祚、钱用和、钱人元、钱卓升简介

钱氏精英钱昌祚、钱用和、钱人元、钱卓升简介

钱昌祚、钱用和、钱卓升诗作

钱昌祚、钱用和、钱卓升诗作

钱昌祚、钱用和照片

钱昌祚、钱用和照片

钱卓升照片

钱卓升照片

古代钱氏名人

古代钱氏名人

钱氏渊源

钱氏渊源

鹿苑镇代表家庭合影

鹿苑镇代表家庭合影

鹿苑文化中心图书馆

鹿苑文化中心图书馆

鹿苑文化中心图书馆

鹿苑文化中心图书馆

鹿苑文化中心中庭

鹿苑文化中心中庭


塘桥镇鹿苑办事处

看完文化中心,往塘桥镇鹿苑办事处。虽说是办事处,其建筑规模相当于是鹿苑社区中心,抵得上普通的镇政府了。

塘桥镇鹿苑办事处

塘桥镇鹿苑办事处

塘桥镇鹿苑办事处

塘桥镇鹿苑办事处

塘桥镇鹿苑办事处

塘桥镇鹿苑办事处

塘桥镇鹿苑办事处后花园

塘桥镇鹿苑办事处后花园

塘桥镇鹿苑办事处二楼

塘桥镇鹿苑办事处二楼

塘桥镇鹿苑镇上

塘桥镇鹿苑镇上


鹿苑古镇

接着往古老的鹿苑古镇而去。古镇隐藏在银苑中路福满楼大酒店南边的弘济路两侧。这条路,曾被当地人称为“老街”,如今两侧的商店基本上已关闭,如同无锡的荣巷古街

鹿苑弘济路

鹿苑弘济路

鹿苑弘济路

鹿苑弘济路

欢快的儿童

欢快的儿童

曾经的祖屋就在这里,如今已消失不见、无处寻觅。

鹿苑弘济路旁民居

鹿苑弘济路旁民居

鹿苑弘济路旁民居里跑出来的狗儿

鹿苑弘济路旁民居里跑出来的狗儿

鹿苑小河

鹿苑小河

竖着的弘济路路牌,昭示着曾经辉煌的历史。

鹿苑弘济路路牌

鹿苑弘济路路牌

鹿苑弘济路老房

鹿苑弘济路老房

鹿苑弘济路老房

鹿苑弘济路老房

鹿苑弘济路老房

鹿苑弘济路老房

红色砖房,据说曾是有名的饭店。

鹿苑弘济路老房

鹿苑弘济路老房

鹿苑弘济路老房

鹿苑弘济路老房

很多老屋早已无人居住。

鹿苑弘济路老房

鹿苑弘济路老房

一些大屋得到了政府的关注,已整饬一新。

鹿苑弘济路老房整修一新

鹿苑弘济路老房整修一新

然而更多未加修缮的屋子等待的是倒塌的命运。

鹿苑弘济路老房

鹿苑弘济路老房

鹿苑弘济路老房

鹿苑弘济路老房

古桥弘济桥就这样毫无预兆的出现在眼前,让我眼放光芒。桥建于明天启五年(1625年),由钱汝贤及子枋植与里人秦时震、谭永瑞等捐银建造,民国十八年(1929年)重修。桥为青石三孔拱桥,拱圈由花岗石砌成,全长33.5米,桥面宽3.55米,中孔净跨11.5米,矢高6.25米,东西走向,东有石阶27级,西有石阶20级,南侧栏杆以青石砌成,北侧栏杆用花岗石砌成,券石北侧镌有明代尚书钱谦益所写的“弘济桥”三个字。

弘济桥

弘济桥

弘济桥

弘济桥

弘济桥2011年江苏省文保碑屈居于西桥堍一个角落里。

弘济桥文保碑

弘济桥文保碑

无数人走过的桥面,已呈现凹型的模样。

弘济桥

弘济桥

从桥下拍摄这座古桥,实在是美极了。

弘济桥

弘济桥

这条河流地图上并未标明名字,网上搜索了好久,才从当地的一个论坛知道它的名字“三丈浦”。

弘济桥南蜿蜒流淌的三丈浦

弘济桥南蜿蜒流淌的三丈浦

桥上长满了郁郁葱葱的植被。垒桥的石块依旧紧密。

弘济桥

弘济桥

桥洞两侧的文字碑石,字迹已是漫灭。

弘济桥

弘济桥

弘济桥

弘济桥

桥洞如一轮明月。

弘济桥桥洞

弘济桥桥洞

三丈浦早已没有了从前繁忙的景象。

弘济桥南蜿蜒流淌的三丈浦

弘济桥南蜿蜒流淌的三丈浦

弘济桥古老的条石

弘济桥古老的条石

弘济桥栏杆石

弘济桥栏杆石

弘济桥东鹿苑古街

弘济桥东鹿苑古街

弘济桥夕照

弘济桥夕照

弘济桥夕照

弘济桥夕照

券石北侧镌有明代尚书钱谦益所写的“弘济桥”三个字。钱谦益这个人,虽说才高八斗且曾为东林党领袖,官至礼部尚书,然而后降清为官,为君子所不齿。不过我所欣赏的是他在战乱时分收藏了徐霞客的手稿,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弘济桥北侧

弘济桥北侧

钱谦益题字

钱谦益题字

北侧部分房屋已被政府修缮,看来是要打造新的古镇了。对此,我表示赞同,希望今后有更多的游客来此振兴当地的古镇经济。

弘济桥北三丈浦两岸

弘济桥北三丈浦两岸

扶栏石,依稀是龙尾的模样。

弘济桥东头扶栏石

弘济桥东头扶栏石

弘济桥南侧

弘济桥南侧

DJI大显身手的时候又到了。

鸟瞰鹿苑弘济桥

鸟瞰鹿苑弘济桥

鸟瞰鹿苑弘济桥

鸟瞰鹿苑弘济桥

三丈浦

航拍三丈浦

弘济桥完美的弧形桥洞

航拍弘济桥完美的弧形桥洞

鹿苑 Luyuan

加载地图中,请等待……

鹿苑 Luyuan
31.855525, 120.634754
鹿苑 Luyuan2018

沿着河东岸,走到北边鹿苑大桥。

鹿苑大桥北望

鹿苑大桥北望

鹿苑大桥南望弘济桥

鹿苑大桥南望弘济桥

鹿苑大桥南望弘济桥

鹿苑大桥南望弘济桥

就在鹿苑大桥西堍,老街牌坊已高高矗立。

新修的鹿苑老街牌坊

新修的鹿苑老街牌坊

未来的新版鹿苑古镇

未来的新版鹿苑古镇

还有一些古迹,时间关系并未涉及,一并记在这里:镇西不远处有新修东渡苑,是鉴真大师东渡日本成功的启航处。镇北盐铁塘,相传为西汉吴王濞运送盐铁所开,宋代中叶为防海水倒灌,在盐铁塘平行筑起了一条绵延数百里的海域,而垒于明嘉靖年间、用于抗倭报警的烟墩,遗址依旧清晰可辨。镇东还有植于元代成宗大德年间(1297-1307年)的银杏一株,现被列为省级文物。

鹿苑大桥两旁老建筑

鹿苑大桥两旁老建筑

银苑路两旁老建筑

银苑路两旁老建筑

银苑路两旁

银苑路两旁

早已关门的鹿苑影剧院

早已关门的鹿苑影剧院

影剧院旁便是当地人很推荐的福满楼大酒店。虽说是镇上的小饭店,然而规模却相当可以,且菜品口味出众。

福满楼大酒店的蹄髈

福满楼大酒店的蹄髈

福满楼大酒店的牛仔骨

福满楼大酒店的牛仔骨

福满楼大酒店的香芋

福满楼大酒店的香芋

福满楼大酒店的馄饨

福满楼大酒店的馄饨

福满楼大酒店的河豚鱼

福满楼大酒店的河豚鱼

福满楼大酒店的鲍鱼炖蛋

福满楼大酒店的鲍鱼炖蛋

福满楼大酒店的黄金糕

福满楼大酒店的黄金糕

由于表舅一家太热情,导致菜上得太多,大伙纷纷表示实在是吃不下了……

福满楼大酒店满满一桌美食

福满楼大酒店满满一桌美食

酒足饭饱告别了表舅一家,我们踏上了回程。这次回乡,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希望鹿苑越来越好,古街越来越美,到时回来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