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Journal

悠悠古村坑根村

2018 年 5 月 5 日

沿 G25 高速从大港头镇向西南,过崇头镇,渐渐开上山路。这里的山路路窄弯多,很是考验司机水平,我们大巴车司机虽然路不熟,一路上山,竟然也如履平地。

最后来到赵善村上方山坡上的田园牧歌旅店落脚。

田园牧歌旅店外
田园牧歌旅店外

田园牧歌旅店外
田园牧歌旅店外

太阳火辣辣的,山风一吹,躺在大床上太舒服了,我瞬间没有了再出门拍照的想法。

田园牧歌旅店
田园牧歌旅店

何况,在床上便能看到风景,何苦要出门受罪呢?

窗外
窗外

当然,协会可不会这么想,休息了一个多小时后,整队出发,往山上坑根村而去。

坑根村位于云和梯田景区的核心区块,距今有 800 多年了。明朝时浙南山区银矿资源丰富,朝廷在这里开矿炼银,设立银官局,因此也有白银谷之称。

通向白银谷的公路修得不错,大巴车进入毫无困难,这几年政府为村民办的实事不少。

睡着的商贩
睡着的商贩

村口有一片空地,有几个人迫不及待的把飞机拿了出来。我环顾了一下四周,除了几百米高的山顶上有十二座巨大的风力发电机,好像拍不到什么。但我依旧跟风拿了出来飞了一小会儿,然而啥也没拍到,只好降落,白白浪费了十几分钟时间和电量。

坑根村无聊的老妇
坑根村无聊的老妇

收起飞机前行,一条卵石路通向村里核心地段。长廊遮风挡雨,搭得有水平。

坑根村
坑根村

看得出来,村里花了不少钱在整修上,至少黄泥屋看着 “屋舍俨然”,没有倾覆颓祀的迹象。

坑根村
坑根村
坑根村
坑根村
坑根村
坑根村

村子正中,有一处空地,老人们在此聚集聊天。空地前方竖着一块水泥牌,上书 “坑根学堂”,想必是从前的私塾。

坑根学堂
坑根学堂

一旁有老茶坊。所谓老茶,指的是与新茶相对比较老的茶叶。据记载,明朝因此地开采银矿,矿工聚集,为增加茶叶供给量,银官要求将采茶时节推迟到端午前后,并连杆制作,由此这种不吃新茶吃老茶的独特习惯,就在当地流传开来。

老茶坊
老茶坊

能坐在正中的,一定是村里有权势的人物。

老茶坊
老茶坊
老茶坊的天井地面
老茶坊的天井地面

一侧有一隔间,放着一张四方桌,想来想去,有可能是私密的议事厅,当然更有可能是麻将桌。

老茶坊麻将桌
老茶坊麻将桌

正对老茶坊的是个戏台。

戏台
戏台
鹅卵石图案
鹅卵石图案

更多的老房子,沿山而建,藤葛纠缠,颇给人一种 “霍比特人” 的遐想。

坑根村
坑根村

连下坡路,都那么有韵味。

坑根村
坑根村
坑根村
坑根村

偶然碰见一个拿着镰刀的老者,仙风道骨。

老者
老者

再往上走,近十栋民居沿溪而建。有些已经修缮成了现代农屋,有些还保留着百年前的模样。

坑根村
坑根村
坑根村
坑根村

太阳冒了出来,瞬间晒得人汗流浃背。黄土色的泥屋,显得别有风味。

坑根村
坑根村
坑根村
坑根村
坑根村
坑根村

在这里最适合拍的,莫过于流水。

溪流
溪流
溪流
溪流
溪流
溪流

手持微单毕竟有难度,把我的小黑卡拿出来,它内建 ND 镜,让流水的拍摄不再困难。

溪流
溪流
溪流
溪流
溪流
溪流
溪流
溪流
溪流
溪流

拍了这些后,我已经飘飘然了,手持慢门拍流水,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如此出片。

其它的小景儿,也一道拍一点。

石墙
石墙
油菜花
油菜花

感觉以后不拿微单只拿着一个小黑卡行摄应该也毫无压力。

由于其它人都懒得挪步,因此我与一位同伴打算爬到山顶去放个飞机啥的,爬了十几分钟后路遇一对游客小夫妻,告诉我们爬上去还要五十多分钟,心想算了,万一被困山头实在不划算。

于是往下走。虽然没有上山顶,不过山间空气清新,多吸了那么多氧气,觉得也不枉此行。

坑根村
坑根村
坑根村
坑根村
景区外长廊
景区外长廊

虽然天阴了下来不一定有落日大片可拍,下山小夫妻的手机里我看梯田也没有水,但难得来一次不能留下遗憾。于是怂恿导游收集人马开车去山顶。得逞。

下一站:梅竹村。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

墙上【听党话 跟党走】很有趣
藤葛纠缠的老房子好像游戏里才有的场景,很有感觉

Google Chrome 66 Google Chrome 66 Windows 10 Windows 10

贫苦老区这是必刷的。老房子嘛,确实很有意思。可惜大城市里很难看见。

Wordpress App 9 Wordpress App 9 iPhone iOS 11.3 iPhone iOS 11.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