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忆江南(10):龙蟠金陵旧王都

2010年1月1日-2日

金陵怀古
[唐] 许浑
玉树歌残王气终,景阳兵合戍楼空。
松楸远近千官冢,禾黍高低六代宫。
石燕拂云晴亦雨,江豚吹浪夜还风。
英雄一去豪华尽,惟有青山似洛中。

金陵,南京旧称。写这首《金陵怀古》的作者,正是写“清明时节雨纷纷”的那个许浑。唐朝的他,已经看到了作为孙吴、东晋、宋、齐、梁、陈六朝旧都的金陵那残破与沧桑。一千年转瞬即逝,这座被诸葛亮评为“钟阜龙蟠,石头虎踞”的城市又经历了南唐、明、太平天国、中华民国四朝更替,早已丧失了往日的繁华与王气。那“隔江犹唱后庭花”的陈后主们导演的一串串历史悲剧,都带给了一个城市太多的历史负担。而她最大的悲剧,莫过于1937年的南京大屠杀,如果算上早年太平军攻陷南京屠杀数十万,清军攻陷太平军南京屠杀二十万,又怎能责怪当今世人只要一提起南京,便会联想起大屠杀,甚或无意或有意小心翼翼的说“阴气太重”。这是怎样的一种无奈的奥斯维辛式的标签?

对南京的印象,始自1988年,年幼的我数次与母亲前往南京。那时候的南京,是经历过大起大落后朴素无华的一位女子,却又充满了与酥软江南完全不同的凛冽气概。许是千年来的反复屠城易都,许是百年来的外省移民风潮,这座城已经彻底成为说着形迹可疑“南京话”的新移民的都城,连南京人自己也说,他们“祖籍并非此地,那从前的那么些南京人去哪里了?——实在难以启齿,一次次的亡国城陷,太多的灾难降临在这座城市。”这座城的气质和方言是如此与苏南三重镇——苏、锡、常格格不入,以至于提到省城,三市的人民往往觉得“为什么省城不是上海呢?”于我,因父母早年在南京工作、亲戚曾是省行一把手的缘故,于南京熟悉却又陌生,而在南京屡次不好的经历,使我对这座城的印象,是既爱且恨,爱恨交加,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却居然也慢慢淡去,到如今已是默然,只留下些许模糊的印象。但这模糊残破的印象,十多年后在看老照片时却被唤起神秘的憧憬和老式的回忆,如同夹杂着期待新天鹅堡幻境和乌镇水乡情怀般复杂的情愫,在不可遏抑的对这座城市古老历史的巨大兴趣中于新年第一天前往南京一走,并期冀这段久违的短期旅行能带来与记忆不一样的惊喜。

一切回忆戛然而止,新的记忆从傍晚开始。过度拥挤的地铁“一号线”让我领悟了酒店小姑娘电话中“一号线?我们这里只有一条线”的真正含义。黑白的凝重新街口的繁华,变形的城市昏暗的光线,悉悉索索躲在街角的商贩,野蛮的公交车司机,当街吵架的妇女,脆生生的小女孩,安静的夜晚街道。


新街口

新街口

新街口

新街口

新街口

18路车

18路车

南京公交

南京公交

谋生

谋生


夫子庙、秦淮河

让我们忘却过去,享受这靡靡夜晚的美色。

车到夫子庙,人声鼎沸,一派繁华景象……

夫子庙

夫子庙

小吃街

小吃街

小吃

小吃

老街

老街

这座城市的灵魂,是这样的清扫工。

清扫工

清扫工

她的繁华,也是出众的。

老街

老街

老街

老街

大观园

大观园

老街

老街

晚晴楼

晚晴楼

晚晴楼上望夫子庙

晚晴楼上望夫子庙

晚晴楼上望夫子庙

晚晴楼上望夫子庙

晚晴楼上望夫子庙

晚晴楼上望夫子庙

夫子庙

夫子庙

夫子庙夜色

夫子庙夜色

夫子庙小吃

夫子庙小吃

夫子庙小吃——鸭血汤和小馄饨

夫子庙小吃——鸭血汤和小馄饨

荷香猪手~

荷香猪手~

烧鹅

烧鹅

小吃广场

小吃广场

芝麻糕

芝麻糕

秦淮两岸,美景如画

秦淮两岸,美景如画

秦淮两岸,美景如画

秦淮两岸,美景如画

秦淮两岸,美景如画

秦淮两岸,美景如画

金陵十二钗

金陵十二钗

古街

古街

宠物街小仓鼠

宠物街小仓鼠

江南贡院明远楼

江南贡院明远楼


中山陵、孝陵

清晨的南京,有着80年代的气味。

清晨

清晨

明故宫

明故宫

中山陵

中山陵

中山陵

中山陵

中山陵

中山陵

中山陵

中山陵

国父坐像

国父坐像

孝陵,是江苏唯一两处世界文化遗产之一,也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皇家陵墓之一。

孝陵

孝陵

孝陵

孝陵

孝陵

孝陵

孝陵

孝陵

孝陵

孝陵

甬道

甬道

孝陵

孝陵

开国皇帝泉下有知,是否也应该感谢你的工作?

清洁工

清洁工

孝陵

孝陵

孝陵神道,中国帝王陵中唯一不呈直线的神道,环绕梅花山形如北斗七星。

孝陵神道

孝陵神道

孝陵神道

孝陵神道

孝陵神道

孝陵神道

孝陵神道

孝陵神道

南京的玻璃制品,还记得小时在中山陵买的那个玻璃小公鸡。

孝陵神道卖玻璃制品的小摊

孝陵神道卖玻璃制品的小摊

孝陵神道贩卖草制品的商贩

孝陵神道贩卖草制品的商贩

孝陵神道石骆驼

孝陵神道石骆驼

四方城神圣功德碑

四方城神圣功德碑

四方城神圣功德碑

四方城神圣功德碑

虽然不能理解在大明孝陵神圣功德碑前婚纱的意义,但仍然祝福这对新人。

四方城神圣功德碑前拍婚纱的新人

四方城神圣功德碑前拍婚纱的新人

孝陵外

孝陵外


总统府

这里是几个王朝的见证。在这里,从明朝的熙园,到清朝的两江总督府,再到太平天国的天王府,最后是中华民国的总统府。如今,高高飘扬在门口的,是我们的五星红旗。

总统府

总统府

天下为公的理想,何时才能完全实现?

天下为公

天下为公

让人不免想起《建国大业》的总统府大堂。

总统府大堂

总统府大堂

孙先生终于实现了他的夙愿——满地“红”。 :idea:

青天白日满地红

青天白日满地红

简朴却很有味道的会客室

简朴却很有味道的会客室

总统府

总统府

子超楼

子超楼

太平湖忘飞阁和漪澜阁

太平湖忘飞阁和漪澜阁

太平湖忘飞阁和漪澜阁

太平湖忘飞阁和漪澜阁

太平湖忘飞阁和漪澜阁

太平湖忘飞阁和漪澜阁

太平湖忘飞阁和漪澜阁

太平湖忘飞阁和漪澜阁

太平湖忘飞阁和漪澜阁

太平湖忘飞阁和漪澜阁

走出总统府,一旁有古色古香的我国人民政府。

南京市政府

南京市政府


鸡鸣寺、玄武湖、明城墙

鸡鸣寺,不是一个非去不可的景点。此地清静无为,游人甚少,门票只有5元,大概很多年没有变过。但数年前那次赴京考试前在鸡鸣寺的信步游玩,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因此此次我执意前往重游。对我来说,这座寺庙是南京最美丽的地方,不仅仅因为寺号始于西晋,乃南朝四百八十寺之一;也不仅仅因为虽是1987年重建,但却建得很有古色,层层叠叠一如旧制;还有进山乃从寺左绕山而上,寺后有天桥连通城墙,很是别致。从这里放眼望去,南京城尽收眼底。

鸡鸣寺

鸡鸣寺

门口蹲着非常漂亮的一只咪。

鸡鸣寺猫咪

鸡鸣寺猫咪

饥肠辘辘的我们在鸡鸣寺斋房吃了三碗面!

鸡鸣寺斋房

鸡鸣寺斋房

如果哪里的素鸭面都有这么好吃,我想做和尚也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

素鸭面

素鸭面

从斋房眺望城墙、紫金山和玄武湖,天地广阔。

眺望城墙

眺望城墙

眺望城墙

眺望城墙

远处金光闪闪的建筑,便是玄武湖那头的南京新火车站。五十年以来,南京火车站以脏乱破闻名沪宁线,我也有过无数次不爽的经历。这次来到南京发现南京人一不做二不休,硬把南京新火车站整饬一新豪华得超过周边城市各大机场。

眺望城墙

眺望城墙

正因为有玄武湖,从古至今南京城破,大都在城南城东。只有无畏的解放军,在北面的解放门破城而入。

解放门

解放门

鸡鸣寺曾经是南京最高点,如今很遗憾,有了一些突兀丑陋的建筑……我想这是全体南京人的悲哀。

鸡鸣寺玄武湖附近

鸡鸣寺玄武湖附近

肃杀的冬日寒气逼人,傍晚玄武湖雾气缭绕,湖中心曲曲绕绕的八卦迷宫,为此城平添了一分神秘莫测与阴冷刺骨

玄武湖

玄武湖

苍茫

苍茫

夜了,是时候离开南京。我们步行在冷清的道路上,左侧是静悄悄的民居,右侧是绵延的城墙和湖泊,所幸有些霓虹灯光,让这里不那么让人害怕,否则,真不知道从哪里会跑出来一个冤魂呢!

城墙之夜

城墙之夜


写完上面这些,仿若又有所顿悟。山水无限,风光依旧,秦淮河畔胭脂扣,一缕香魂桃花扇。此情彼景早已让人忘却了旧事,忘了那明太祖十年劳役凿胭脂河死万人,那明成祖异想天开凿阳山碑材死万人,那湘军入城后残杀的几十万骸骨一层一层码好,那城池四方两千年的累累白骨,嘲笑着没见识只知道开机枪的日本乡下人。我们笑,笑那政治logo用超大号的数字人为的印在了江东门外,笑那旗袍美女趾高气扬的怒喝着和服美女。我们在大笑后悲哀没有人记得胡虏破城,没有人想起明王残暴,因为这些想得起来的家族,早已一次次被“自己人”屠了个干干净净。

但,这座城的寂寞与悲凉早已成往事,熙熙攘攘的人群,需要的只是新生与繁华。而虽然换过几茬却仍然保留悠闲自得品质的南京人民,不需要其他城市廉价的同情。南京曾经有着无上荣光,通行天下的普通话曾以南京官话作为标准音。但那又如何呢?南京人早已看穿世事,与世无争,流利的说着早已不太标准的南京话,坦然的做着不太标准的苏“南”人,笑看下属苏南州县为了名头和彩头拼了个你死我活。南京人看过,河南司马家来了兴了又亡了,安徽朱家来了兴了又亡了,广西洪家来了兴了又亡了,湖南曾家来了兴了又亡了,浙江蒋家来了兴了又亡了,连不可一世的名古屋松井家也灰飞烟灭了;他们留下的光荣或耻辱印记,是被南京人当做纪念品展览的。南京人知道,只要人活着,这座城就能没有任何印记地永生。

十里秦淮脂粉,百年古城孤独。一切悲情戛然而止,新的一年从这里开始。

共有 9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 希琳娜:呃呵呵,这个是没办法的,老蒋把民国自己搞垮了。总统府的办公房人太多了,跟你一样我们就瞅了一眼就走了呢。不过我去过溪口,也就是老蒋的老家。那里天杰地灵,非常漂亮!其实我更喜欢夏天的南京,感觉很舒服。只不过夏天的南京有火炉之称哦!

  2. 謝謝你的長篇大論.看了你的日誌.絕對,很無敵!! 對於你對相機的見解其實我和你差不多.也許是虛榮心態吧.記得我真正想要開始攝影的時候,我是拿著那個買了3年快門數卻沒有過万的數碼相機.才600万的像素呢.我覺得器材有時候真的是次要的.我們喜歡攝影是喜歡那種紀實的感覺,把瞬間變成永恒的瞬間.與器材無關,毫無關係.最好的器材未必帶給你最好的圖片.記得之前有人跟我說過圖片從來不會説謊的.所以圖片的靈魂是出自拍照人的那份心啊..之前一直想著換器材.沒有考慮有一點汎濫的 5d mark II,倒是投身7d.原因很簡單.因爲我所有的鏡頭都不是全副的鏡頭..不過掙扎了很久之後還是放棄了這個念頭.在我還沒有能夠完全駕奴我的機子,把這個半入門半專業的40d發揮得淋漓盡致.我幹嗎浪費錢去呢…之前我是一個1點器材都不懂的白痴.所以都是1頭走天下的.不過在這個圈子泡久了難免被灌輸不少亂七八糟的理論.呵呵.我慶幸我在最後關頭清醒了.了解了攝影的初衷.找回了當初攝影的那份心情.也許我還是不夠自信,所以玩數碼相機對我來説是一個好處.曝光不足了,過爆了,可以再調整一下馬上再拍一張.儘管用手動檔拍了一年了,我還是對自己的參數這方面不是很自信.所以總是覺得膠片會讓我浪費很多膠卷吧… … 呵呵.而且我們那裏買膠卷其實並不便宜噢.要找一個曬膠卷曬得好的店也不便宜.我家裏的照片墻上面的的數碼打印1毛錢一張… 膠卷一卷要20多呢..我把打算投身器材的錢拿去旅遊了… 膠片機是下一個懸念了吧.哈哈… 不過我一直還是很好奇那種感覺的.所以在數碼的照片上我也總是有意無意的想要做成膠片的效果.滿足一下自己小小的好奇心…無錫,這次旅行也有經過.靈山大佛,沒有進去看.是我的遺憾 ><

  3. 哇,楼下都是长篇大论的。我每次去南京都会买盐水鸭,夫子庙乌衣巷旁边那家店蛮正宗的。

  4. 拍的真好。其实就像老曹说的,南京,更适合秋冬季去游走。

  5. 上次虎兄说喜欢这篇,确实不错。
    我有次从玄武湖一直沿城墙走,然后爬上紫金山。下山后去了燕子矶,黄昏的燕子矶,值得一去。不过还是今天读扬州那篇才知道史可法与燕子矶的关系,看来还要多读史啊。

    1. @语之 我从小去南京,但可惜就是没去过燕子矶。怕是如今岸边早已不堪入目了吧。记得88年第一次去南京的时候,江水就已经浊了,在长江大桥上俯瞰,金川河水还是清的,与长江交界处泾渭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