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年 5 月 9 日

没有想到第三次来欧洲,会有空到莱茵河储水库、德语区最大的淡水湖博登湖(德:Bodensee,英:Lake Constance 康斯坦茨湖)旁走一走,更没有想到的是,博登湖旁有座城市会叫罗夏城(Rorschach)。我曾经写过,罗夏,这个卡通漫画《守望者》(Watchmen)中以暴制暴的超人,从来坚持着自己的信念,因为纯白的圣洁理由而在黑夜中做着纯黑的锄奸举动,正如他的面具一样在纯白的底子里偶尔纯黑。他不是为了崇高理想而用核武轰炸上百万人的众王之王如奥西曼蒂亚斯(Ozymandias),他也不是参透爱情参透宇宙奥义的佛祖如曼哈顿博士(Dr.Manhattan),他更不是唯唯诺诺的夜鹰侠(Nite Owl),或者美国西部牛仔般的勇士喜剧演员(The Comedian),他是冷酷的杀手却又火焰般执着清除城市寄生虫的清道夫,在夜幕下用冷峻的刀编织着自己的传奇,最终以最弱小的力量反抗了最强大的曼哈顿博士完成了自己的涅磐……

在车停下的一刹那,我从彼罗夏的思绪中回到了此罗夏。这里的罗夏,是瑞士边境一座建于公元 850 年的腼腆幽静的中世纪小城,城东有着碧波荡漾的博登湖,闲暇时分,人们或牵着狗儿来这里散步,或驾船出游。

博登湖畔
博登湖畔
博登湖码头
博登湖码头
湖滨别墅
湖滨别墅
湖滨别墅
湖滨别墅
院落中的盆景
院落中的盆景
戏水的狗儿
戏水的狗儿
湖畔
湖畔
湖边小路
湖边小路
树墙
树墙
盛开的花
盛开的花
繁茂的叶
繁茂的叶

共有 28 条评论

  1. 23:29 接近子夜,读了这篇小文。Watchman 的音乐出来时,被吓了一跳。因为 Paul Simon 和 Gar funkel 的音乐是十二年前去香港的尖东广东道的 HMV 的二楼为自己挑的最心仪的礼物。十二年了。音乐没有变,而人已非。再看触目惊心的干干净净的画面,美丽得好心痛。心也要有那么干净、那么美丽就好了,这个世界会好得不得了,像 The Garden of Eden 了。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2. 郑毅:非常美丽的评论,读完后我想说,你的心,一定和这一片景致一样干净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3. 您这几天游,不过看照片也算得上是深度游了。不是我不爱国,是真觉得国内和国外的差异太多,纯净的地儿越来越少了,虽然我们以地大物博号称来着。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