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2日

今天与父母坐车前往乡下堰桥城塘扫墓。掐指算来,自打小学爷爷去世下乡安葬到现在已经有整整二十三年没有去过乡下了,期间忙于学业,外出读书后出国留学。那记忆中的乡村听说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城塘村在惠山区堰桥街道,从城西坐车过去需要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其实我每天上班走高速都会经过那里,但是一直也没有机会下高速看一下。

城塘村还保留了很多的江南老屋。

江南老屋

江南老屋

村头的山茶花

村头的山茶花

江南乡下流行的单开间房屋便是这样的。

单开间房屋

单开间房屋

走进老伯家。

老古董方桌

老古董方桌

楼上的盆儿

楼上的盆儿

生锈的Mitsubish牌缝纫机

生锈的Mitsubish牌缝纫机

老伯家中的古井

老伯家中的古井

出发去扫墓。

今天是二月初八,赶集的第二天。说到赶集,每个村子都有不同的时间,比如陈塘是二月初七,而无锡地区赶集的第一天永远是梅村泰伯庙,用来纪念所有无锡人的先祖吴泰伯。

城塘村赶集

城塘村赶集

江南小吃荸荠,五块钱一斤。

卖荸荠的商贩

卖荸荠的商贩

走过一座桥,便来到田间地头。

收割完并烧掉的茭白

收割完并烧掉的茭白

狗狗

狗狗

池塘

池塘

池塘

池塘

小兰花

小兰花

田间爷爷与奶奶的坟头,已经长满了荒草。不久后,这些散落在田间的老坟,就都要迁到公墓里去了。

拜过坟头,沿着塘边慢慢的走回去。

铁壳船,远处是锡澄高速

铁壳船,远处是锡澄高速

田间的草草

田间的草草

菜头

菜头

田间

田间

回到老伯家,在堂口吃的一桌可口的饭菜,边吃边打望着门口来来往往的乡民,感觉非常好。

老伯家

老伯家

草莓

草莓

午饭

午饭

老伯养的肥鸡

老伯养的肥鸡

然后我们去往爷爷和老爸曾经住过的祖屋,现在这间小小的二开间祖屋由爷爷的弟弟也就是我的叔公住着。

祖屋

祖屋

这是一间仍然显现着明清时代印记的老屋,走进屋子的一刹那,仿佛时光倒流。叔公出来和我们寒暄的时候,我很强烈的感受到一种想要把这栋记载着家族历史的老屋延续下去的愿望。这,是我的祖屋啊!以前我东奔西跑参观着各地名人们的故居和老屋,而当自己的祖屋就这样呈现在面前的时候,能不感慨万千吗?

祖屋

祖屋

祖屋

祖屋

祖屋

祖屋

叔公家的咪咪

叔公家的咪咪

祖屋

祖屋

祖屋

祖屋

祖屋

祖屋

祖屋

祖屋

祖屋

祖屋

祖屋

祖屋

祖屋

祖屋

祖屋

祖屋

叔公今日见到我们,非常高兴,带着我们沿着村子走了一圈,来到塘边的老年活动园。风景很好,适合养老。

城塘村老年活动园

城塘村老年活动园

外面便是塘,

城塘外高速公路

城塘外高速公路

城塘村老年活动园

城塘村老年活动园

城塘村老年活动园

城塘村老年活动园

城塘村老年活动园太湖石

城塘村老年活动园太湖石

城塘村老年活动园

城塘村老年活动园

打盹的老人,在早春午后的长廊。

打盹的老人

打盹的老人

告别祖屋告别了叔公告别了老伯我们踏上了归途。回望祖屋,我默默的想,这是我的根,希望今生能与它常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