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 8 月 4 日

台风天,蓝天白云,刚好有闲。偶然找到一篇《记家门口听说过但鲜能前往的景点》,所写三个地儿也都没去过,于是无人机相机手机纷纷充上电,冒着酷热出发了。

第一站:鸿山泰伯墓。泰伯的事迹早在 2012 年拙作《梅里古都泰伯庙》中便已详细记述,不再赘述。只是我一直存了一个疑惑:泰伯墓真的在无锡的鸿山吗?

车行至鸿山镇至贤路与至德大道三岔路口——连路名都把泰伯捧得那么高——便是泰伯墓所在了。当地政府把当年破落的小地方修得如此宏伟,倒也没有出乎意料。

无锡鸿山国际新城吴文化广场

无锡鸿山国际新城吴文化广场

阔叶马齿苋

阔叶马齿苋

只是稀稀拉拉,没什么人,诺大的停车场杂草丛生。沿着广场狭长的吴韵大道向北走去,一路上雕塑一个接着一个。这里想要吐槽一下,广场设计得那么敞亮,太阳快把人烤化了。

这组雕像好像是一只铁凤凰展翅高飞,不知象征了什么。

凤凰

凤凰

这组就接地气多了,讲的是泰伯奔吴。

泰伯奔吴

泰伯奔吴

这座有点奇怪,那样式分明是秦始皇,手里竟然拿着大臣面上的笏板,真是太可笑了!做这个塑像的没脑厂家不怕看见秦始皇棺材板掀开?

皇帝拿笏板

皇帝拿笏板

吐槽结束,进入正题。过香花桥,有一座宏伟的 “第一世家” 牌坊,进了牌坊就是泰伯陵寝了。第一世家,听着非常牛掰。牌坊前有一座香炉,上刻 “泰伯陵” 三个金字。其实我觉得还是低调一点叫 “泰伯墓” 比较好,因为这些组成所谓陵的附属建筑都是今人修的。

香花桥与“第一世家”牌坊

香花桥与 “第一世家” 牌坊

过牌坊下面检票处的时候瞅了一下,没人管,也就没买门票——天气那么热,那收两元门票钱的大爷都躲不知哪里去了。

进门,前甬道东侧有一块石碑,上书: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泰 伯 墓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
二〇〇六年五月二十五日公布
江苏省人民政府立

看到这里我要吐槽一下 2011 年央视的一档子纪录片《回望勾吴》,用 “勾” 通假 “句” 也就算了,不知是预算有限还是被苏州官员的名酒灌倒了,纪录片从泰伯仲雍季子最后讲到阖闾夫差,转来转去都在苏州拍,通篇不提 “无锡” 二字,搞得观众还以为苏州才是正统。我是越看越气,藐视泰伯建都地不说,连带阖闾城也含沙射影的糊弄过去了。摄制组你们看清楚了,全国文保碑在鸿山镇场呢。

西侧也有一块石碑,介绍了泰伯墓的历史沿革。

泰 伯 墓

泰伯墓是江南始祖泰伯的归藏之地。

殷商之末,周太王长子泰伯秉承父意,让王于季历,借采药为名偕弟仲雍从陕西岐山经齐鲁而至荆蛮江南梅里,入乡随俗,断发纹身,率当地先民修水利,授蚕桑,兴农耕,传周礼;筑泰伯城,建句吴国,创吴文化,荆蛮之地从此由原始走向文明。

泰伯墓俗称吴王墩、至德墓、皇坟。东汉永兴二年(公元 154 年)汉桓帝敕令规模兴建;宋哲宗元祐七年(公元 1092 年)御书 “至德墓道”;清乾隆御书 “三让高踪” 匾。据史载,泰伯墓经历代帝王修葺,至唐盛世时最为宏伟壮观,堪称江南第一古墓。后历经沧桑,屡遭损毁。公元 1999 年原锡山市鸿声镇人民政府全面整修、扩建泰伯墓。公元 2006 年鸿山镇人民政府又对古墓全面修葺,再现了江南第一古墓之历史风貌。

呜呼:三让天下,坦坦荡荡;铜鼎流芳,至德宽广。唱高义,一脉长。

前甬道两侧有两座御碑亭,东御碑亭篆刻明建文帝因叔父篡位,出逃京城,在泰伯墓前所题诗句。

题泰伯墓东壁
[明] 建文帝
远隐停马泰伯乡,仰瞻墓宇法先王;
避荆不为君臣义,采药能全父子纲。
八百周基无足贵,千秋俎豆有余香;
深惭今日争天下,遗笑句吴至德邦。

最后一句 “深惭今日争天下,遗笑句吴至德邦”,可真像是建文帝无奈之句啊!不过建文帝这题句,是否后人伪托也未可知,放在这里权当欣赏吧!

东御碑亭

东御碑亭

西御碑亭篆刻乾隆十六年南巡时,遣敬秩大臣诚毅乌木泰祭奠吴泰伯之祭文。

西御碑亭

西御碑亭

前甬道末,有前门厅,门厅上 “泰伯庙” 三字为中国国民党荣誉主席吴伯雄于 “庚寅年十月”(2010 年)所题。

前门厅

前门厅

门厅内有乾隆帝御赐 “三让高踪” 匾,黑漆为底,饰有金花龙纹。可惜当年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把落款和印章给抹去了。

乾隆帝“三让高踪”匾

乾隆帝 “三让高踪” 匾

门厅后有仰止阁,由吴天赐先生捐建,高 19.99 米,象征着 1999 年建成。

仰止阁

仰止阁

东侧有怀德堂,西侧有宗会堂。怀德堂供奉仲雍和季札,宗会堂则有很多姬姓衍生姓氏的牌位。

怀德堂

怀德堂

怀德堂

怀德堂

宗会堂

宗会堂

宗会堂

宗会堂

仰止阁

仰止阁

两侧长廊为碑廊,篆刻历朝历代名家诗篇和今人所题部分诗词。摘录部分如下:

泰伯井
[唐] 李绅
至德今何在,平墟井有泉;
梁鸿重浚后,又历几千年。

泰伯庙
[唐] 皮日休
蛮荆古服属南荒,大圣开基辟草堂;
载造文明追二帝。尚余揖让补三王。


一庙争祠两让君,几千年后转清芬;
当时尽解称高义,谁敢教他莽卓闻。

和皮日休泰伯庙
[唐] 陆龟蒙
故国城荒德未荒,年年椒奠湿中堂;
近来父子争天下,不信人间有让王。

泰伯庙
[宋] 范仲淹
至德本无名,宣尼以此评;
能将天下让,知有圣人生。
南国奔方远,西山道始亨,
英灵岂不在,千古碧江横。

访泰伯城
[宋] 杨时
泰伯城三里,未寻梅里畏,
当年建雉堞,今日剩莓苔。
仁让高风古,文明旧德培;
平墟惆怅望,惟同月徘徊。

春日登望虞亭有感
[元] 倪瓒
何处春光最可怜,望虞亭上望虞山,
梨花林下多莺语,柳树堤边少鹊缘。
王墓乞灵香腊社,泉酣留客绮罗筵,
迄今风景俱非旧,想到句吴一怆然。

  泰伯城
[明] 高攀龙
泰伯城荒德未荒,至今遗址尚流芳;
试观霸业今何在,不比句吴让国香。

题泰伯新祠
[明] 邵宝
泰伯新祠古让乡,老梅根畔水流长;
十年梦寐三间屋,万古纲常一瓣香。
扁榜大书原自孔,衣冠遗制尚存商;
向来曾拟荆蛮曲,许作迎神第几章。

 泰伯墓
[明] 方孝儒
句吴三让王,采药扶纲常;
忠孝一身殉,皇山土也香。

 谒至德祠
[清] 高世泰
稻香岸岸一祠牧,荆巷蛮村在两头;
百世三吴开日月,万家合祀肃春秋,
黄冠精舍琴声出,苍藓残碑露气流;
谒罢让王私洒泪,几时龙战息神州。

泰伯墓
[清] 李崧
三让成周业,东南文教开;
句吴冠中夏,陵寝仰崇台。
古道不复见,斯民良可哀;
空山闻落木,清响自天来。

过后门厅,豁然有月牙池和石牌坊。月牙池,原名照池,形如弯月,面积约三亩,池深六米,为明代花岗岩建筑。池周围有五十七根栏柱,与坡上泰伯墓封墩相对,昭示日月同辉。

月牙池

月牙池

月牙池

月牙池

石牌坊,上书 “至德墓道”,乃宋哲宗元祐七年(1092 年)御书。左右有楹联 “人间天上唱高义 古往今来歌至德”。横梁上有一太阳状小石牌,阳刻 “古皇山”。左右四枚云纹立柱,中间两枚与横梁连接处书 “日”、“月” 二字。

石牌坊

石牌坊

江苏省1982年文保碑

江苏省 1982 年文保碑

月牙池边有让泉古井。所谓让泉,乃传说泰伯为族人上山找泉,在山脚找到一方泉眼。后人为纪念泰伯,将泉命名为让泉。

让泉古井

让泉古井

石牌坊后方,沿后甬道,至享堂。享堂建于清嘉庆二十三年(1818 年),单檐硬山式顶,砖木结构,覆盖简瓦,吻兽屋脊,上悬 “千秋殂豆” 匾额。每年三月初三(上巳节)为泰伯忌日,四方乡民前来祭奠,络绎不绝。享堂柱上镌刻清嘉庆金匮知县齐彦槐所撰楹联 “志异征诛三让两家天下 功同开辟一抔万古江南”,歌咏泰伯至德高风。

享堂

享堂

享堂牌位

享堂牌位

享堂回望月牙池和石牌坊

享堂回望月牙池和石牌坊

穿过享堂,见到一条颇为陡峭的步道。步道尽头,便是泰伯墓。步道中,有一块长青石,想必是为了方便跪拜之人。

泰伯墓

泰伯墓

正中央,有一四棱碑,为明代所建,碑正面刻阴线双钩 “泰伯墓” 篆文三字,周饰双龙戏珠边纹,上盖帽顶。墓碑东侧有明代弘治十四年(1501 年)邑人国子监丞杨文所撰《泰伯墓记》,北侧有明代天启三年(1623 年)高攀龙所撰《泰伯墓碑阴记》。可惜的是高攀龙的题字已经很不清楚了,另外还有些可恶的家伙在上面乱刻乱画。 :twisted:

四棱碑

四棱碑

四棱碑高攀龙题字

四棱碑高攀龙题字

四棱碑杨文题字

四棱碑杨文题字

四棱碑帽顶

四棱碑帽顶

四棱碑后便是泰伯墓坟冢。墓为青石砌封土墓冢,明代修建,传 “墓高一丈四尺,周三十五步”,但今人已修缮。墓前立装饰云龙纹、火珠线雕图案青石碑一座,阴文楷书 “泰伯墓”。墓前立望柱一对,柱顶刻护陵蹲狮。

泰伯墓

泰伯墓

泰伯墓青石碑

泰伯墓青石碑

泰伯墓望柱一对

泰伯墓望柱一对

西侧望柱上蹲狮

西侧望柱上蹲狮

东侧望柱上蹲狮

东侧望柱上蹲狮

拜谒过泰伯墓冢后,小心翼翼的顺着人字青砖墓道下到享堂。享堂外,有两块青石,上有云纹,仿佛曾经也有碑记,可惜如今什么都看不清了。

泰伯墓地上青石

泰伯墓地上青石

享堂背面东侧,杂草中矗立着一块石碑,石碑后仿佛用石头圈出一方小花园。仔细观之,乃清嘉庆二十四年(1819 年)五月金匮知县齐彦槐重修碑记。保护不佳,文字难以分辨。

齐彦槐重修碑记

齐彦槐重修碑记

陵园东侧,小门通往归宗碑林,收集了旁系姓氏所捐助的认祖归宗的碑刻。

归宗碑林

归宗碑林

其中最有意思的应该是一方现代碑刻很大方的刻着 “孔子赞至德 皇帝颂无名 至德无名 清皇帝康熙御笔”——我觉得也不用偷懒成这样吧。

归宗碑林

归宗碑林

见来时仰止阁可登梯远望,不顾大汗淋漓坚持爬到顶楼——窗户紧闭,只能看个大概。有意思的是大约看护之人很有点道行,每扇窗户上都在不起眼的边角贴着透明的神秘圆形符咒和 “南无地藏王菩萨” 字样。天气实在太热,我的汗已如豆珠纷纷冒出了身体。走下一层,发现窗户可以打开,于是向着北边和南边各拍一张以资纪念。

仰止阁北望墓道

仰止阁北望墓道

仰止阁南望出口

仰止阁南望出口

不多时便出了泰伯墓最外侧的牌坊,瞥见牌坊检票处一位老者已端坐于内——今天我算是混了一次。

牌坊外,几个乡人在钓鱼。

泰伯墓外钓鱼者

泰伯墓外钓鱼者

钓鱼之溪,便是香花桥下之引水。溪内栽有红莲几抔。

红莲

红莲

最后不得不提失败的无人机起飞经历——在广场上找了一处树荫,擦干满头汗,卸下所有装备。本想来个大圆满,无人机上天拍泰伯墓大全景,大约太久没飞了,app 提示要升级机身和遥控器固件,捣鼓了半小时重启四次后终于进入操控视角,然后弹出个对话框说禁飞区严禁起飞。禁飞区?啊……天上飞过那么多航班竟然也没想起机场这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