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 8 月 4 日

从泰伯墓到严家桥村并不算远,十多公里的路而已。

严家桥村地处无锡、江阴、常熟三地交界处,隶属锡山区羊尖镇,为江苏省历史文化名村,入选无锡仅有的两个中国传统古村落名录(另一处是无锡市惠山区玉祁镇礼社村,有机会定当前往)。虽然很偏僻,名气也不响,要不是看了网上的攻略,压根也不会来到这里,但严家桥村在历史上却是处赫赫有名的地儿——它曾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无锡著名的米码头、布码头、书码头和医药码头;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曾被誉为“教授村”,平均每十人中就有一个教授级知识分子;也是“华东三大剧种”之锡剧的发源地,至今保留着锡剧史上的几个“第一”:

锡剧初名滩簧,由吴歌小调演变成为滩簧,最早就发源于严家桥一带农村。锡剧由民间自娱自乐形式逐渐转化为商业性演出,也是从严家桥发端。锡剧史上第一个剧作家严廷初是严家桥的落第秀才;出生在严家桥巷门头舍上的袁仁仪,被称作“锡剧进上海第一人”;锡剧史上最早的滩簧女艺人青宝姑娘也是严家桥人。

严家桥村还是无锡民族工商业四大家族之一的唐氏家族发祥之地:

唐氏祖籍常州武进,明末清初因避兵祸,第十一世中的一支来无锡定居,称无锡东门支。至十六世祖唐懋勋,为人温良敦厚,人称景溪公。当过商店学徒,曾在无锡北塘街江阴巷口开设恒升布庄,经营得法,生意兴隆,是当时无锡著名的四大布庄之一。清咸丰年间,为避太平军战乱,唐懋勋携妻儿老小迁居至无锡东北乡严家桥镇,和跟随他一起经商的两个儿子以经营土布起家,先是开设春源布庄,积累大量资金后,大量置田达六千多亩,建造仓厅宅院,并陆续开办同济典当、德兴仁茧行、同行木行等店铺,逐步成为无锡东北乡首富。

第二代培字辈,代表人物有唐洪培(子良)、唐福培(竹山),其继承父业,人财两旺,为唐氏家族的发展打下坚实基础。

第三代镇字辈,都在严家桥出生成长,从小受到良好教育和培养,人才辈出,有的历任政府要职,有的成为商界红人。代表人物有:唐浩镇——子良长子,曾任清政府农工商部郎中,邮政司司长,民国后任总统府秘书长;唐滋镇(保谦)——子良次子,与蔡缄三(文鑫)等(即著名的唐蔡集团)在无锡创办九丰面粉厂、庆丰纺织厂、锦丰丝厂、益源堆栈等,是无锡的著名实业家;唐殿镇(骧廷)——竹山四子,与程敬堂等(唐程集团)等创建无锡、上海丽新纺织染整厂、协新毛纺织厂,名闻遐迩。

第四代源字辈,有一大半达到了大学毕业或到外国留学水平,大多和父辈一起创业,后来很多成了海内外著名厂长、专家、学者,教授或企业家、实业家。

第五代千字辈,多在海外读书工作,更是将唐世家族的势力范围扩张到海外各地,如香港,台湾,巴西等。

第六代年字辈,代表人物有香港财长唐英年等。

从锡虞路转向东鹅线——一条仅可双向行驶的乡间路,便望见了严家桥牌坊。严家桥牌坊上的“严家桥”三字,由唐英年于丁亥(2007 年)八月所题。

严家桥牌坊

严家桥牌坊

停车拍照的当儿,看到右侧有一大片稻田,几十只白身、黄头、黄嘴、黑脚的水鸟在田中觅食、飞舞。太壮观了!没想到此地的生态如此之佳,出乎意料!只可惜没带长焦镜。

田间水鸟

田间水鸟

田间水鸟

田间水鸟

顺着东鹅线向北开,开着开着竟然就开出了村子,可想而知这村子有多小。网上攻略也说不是很好找,往回开的时候仔细琢磨了一下卫星地图,选在严家桥小学北面几十米的小广场附近停了车,这里才是观赏严家桥村江南水乡景致的隐藏入口。

掩映草丛中的“吴地古韵”

掩映草丛中的“吴地古韵”

沿小广场有一排商铺,不过看着基本都关了,只剩下头一家有位老太太在黑漆漆的店里踩电动缝纫机。沿河向西走,能望见一座亭子、一处河塘、一座九曲桥。亭子唤作景溪亭,名源于始祖唐世勋的字“景溪”。亭于 2007 年 8 月由羊尖镇人民政府筑。

景溪亭

景溪亭

景溪亭东侧有一处水塘,从前人们在此停泊舟船。西侧是永兴河道,一侧有沿河长廊。

景溪亭

景溪亭

景溪亭碑记

景溪亭碑记

过景溪亭,有一座小石桥横跨永兴河两岸,即有名的梓良桥。桥建于清光绪三十年(1904 年),由唐懋勋第三代孙唐子良所建。桥未建成,唐子良便去世。为纪念唐子良,乡人将之命名“梓良桥”。1993 年 10 月,香港唐宏源先生回乡探亲,出资重修,并亲笔题写“纪念先人 怀念乡亲”,刻在桥头石柱上。唐宏源先生还是咱无锡辅仁中学的 38 届校友,任香港佳联有限公司董事长、香港新南企业有限公司常务理事,曾先后在无锡投资和创办无锡中萃食品有限公司、南洋彩印包装有限公司、太平针织有限公司、佳福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是香港著名企业家。2006 年 5 月,羊尖镇人民政府再次重修。

梓良桥“纪念先人,怀念乡亲”题字

梓良桥“纪念先人 怀念乡亲”题字

景溪亭与梓良桥

景溪亭与梓良桥

沿岸长廊

沿岸长廊

永兴河向南流去

永兴河向南流去

沿河长廊,是唐家为方便来往搭建的,用于遮风避雨。直至解放前,这里仍是严家桥最为热闹的水上客运码头。在唐家门口,有专门的唐家码头,是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和唐氏仓厅同期建造的。唐家码头濒永兴河而建,有南北两个码头,为船只上下粮食和家庭人员外出乘船之用。

沿河长廊与唐家码头

沿河长廊与唐家码头

透过紧锁的大门拍的严家桥文化教育活动中心,唐英年题,看着已经很多年没有启用了。

严家桥文化教育活动中心

严家桥文化教育活动中心

唐氏工商业博物馆,也是紧锁大门,不得而入。这里保存了唐氏仓厅与唐氏宅院,始建于十九世纪七十年代,面河朝东,九开间门面,前后三造。头造是柜台、账房及仓库;二造是唐德忠堂大厅,居中三间,两侧为厢房,是接待宾客及议事之地;三造是内眷住宅,上下七间为转盘楼房,两旁另有陪弄通往厨房和后园,后园还有仓库、廒间。后院与唐氏产业同济栈房相连,中间大片空地用作晒场。唐氏宅院三面环水,仅由南北两侧护庄河上的石桥和外面相通,设有巷门楼关锁,气势壮观。

唐氏工商业博物馆

唐氏工商业博物馆

永兴桥,建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因建在永兴河上而得名。先前这里架有木板结构的“三川桥”,因年代久远,木材腐朽,1930 年秋突然坍塌,后有地方绅士发起筹资,并由朱文沅请上海南洋同学、无锡著名桥梁工程师江应麟设计,采用现代钢筋混凝土结构,重建此桥。当时总造价 2100 银元,其中 1400 余元由热心地方公益事业的唐氏“镇”字辈兄弟提供。现桥上“永兴桥”三字,为严家桥前辈名人汪仁寿手笔。

永兴桥

永兴桥

永兴河

永兴河

站在桥上,可以看到唐家码头,当年一定是船来船往,热闹非凡。

永兴河与唐家码头

永兴河与唐家码头

走过永兴桥,信步回到河东边的长街上。桥边,一只黄咪懒洋洋的躺在地上。

猫咪

猫咪

古街正在修路,沿街各户,门窗紧闭。

古街

古街

再往前走,有万善桥,也是横跨永兴河两岸的主要桥梁。原是双板木桥,人称“双板桥”。1860 年唐氏先祖唐懋勋举家搬迁到严家桥后,在西桥堍下开设了“春源布庄”。后木桥坍塌,为重建此桥,唐家父子就在来布庄交土布的客户中,每次提取一枚铜钱,准备积聚三年建造石桥。后仅积累了一年多,就由唐家出资补足费用,建造此桥。因是众人善举集资建桥,取名为“万善桥”,但人们仍习惯称为“双板桥”。据史载,当时国内做花、纱、布的客商都知道无锡东北乡严家桥双板桥堍下有个春源布庄,可说春源布庄与双板桥一齐享誉在外。

万善桥

万善桥

万善桥

万善桥

万善桥南望永兴桥与长廊

万善桥南望永兴桥与长廊

万善桥北望永兴河

万善桥北望永兴河

春源布庄旧址

春源布庄旧址

桥东古街人家

桥东古街人家

桥东古街人家

桥东古街人家

桥东古街人家

桥东古街人家

古街上大部分的建筑都被羊尖镇严家桥古镇保护办公室列为了保护建筑。

桥东古街人家

桥东古街人家

桥东古街人家

桥东古街人家

潘家商楼码头,位于严家桥中市,依枕永兴河。清同治年间由潘氏先人建造。商楼临河面东,南面二间,北面一间,中间石阶码头,码头上盖有骑楼,遮风避雨,并将南北商楼联通。商楼上下开设酒楼、点心店、百货布匹等。码头为古镇居民日常生活和运送商品提供方便。目前南面商楼和石阶码头仍完好保留。

潘家商楼码头

潘家商楼码头

最后是正宗的“严家桥”,原为四孔石拱桥,因年久失修,政府于 2011 年 5 月重建,仍名“严家桥”。

严家桥

严家桥

站在严家桥上向北望,永兴河在前方农田作 90°拐弯,向东流去。

严家桥望永兴河北

严家桥望永兴河北

古街上,只有一两位颤颤巍巍的老人在踱步。这个古镇,其实已经没有太多的活力了。

古街老人

古街老人

一口标着“北村公用”的井,向下望去,深约数十米,已经淤塞,应该没有人在用了。

北村公用井

北村公用井

村子最北端,是一座现代铁桥,铁桥东侧,有一些水闸之类的小型水利设施。永兴河在此蜿蜒向东流去。

铁桥

铁桥

在这河流拐弯形成的池塘内,静静的停泊着一艘铁壳船。船上有遮阳棚,应该有年头没有使用了吧,当年一定也想作为旅游观光所用,只是在这偏远之地,发展旅游,谈何容易。

铁壳船

铁壳船

走到这里,掉头返回。烈日炎炎,蓝天之下,破旧的古村有种残破的美。

古屋

古屋

古屋

古屋

古屋

古屋

古屋

古屋

古屋

古屋

试着跨过万善桥向西边村头走去。这里的房子明显要新很多,高宅大院不少,但一样夹杂着破旧和废弃的屋子。

古屋

古屋

也有些七八十年代修的大宅,如今看来却已经破落。

民居

民居

村西道路

村西道路

万善桥头有一片空地。村子不是禁飞区,不会再重演泰伯墓的遗憾,于是在仅有的一位坐在长廊里无聊打着哈欠的老妇人注视下装好了无人机飞上天。飞了十分钟,一看她已独自走了。

在高空俯瞰村落,颇有些无锡南长街的繁华感。

航拍严家桥村永兴河

航拍严家桥村永兴河

航拍严家桥村“三桥”,由远及近:梓良桥、永兴桥、万善桥

航拍严家桥村“三桥”,由远及近:梓良桥、永兴桥、万善桥

航拍严家桥村永兴桥

航拍严家桥村永兴桥

航拍严家桥村梓良桥与景溪亭

航拍严家桥村梓良桥与景溪亭

路旁听到一声有气无力的嘶鸣,原来是一只鸣蝉从高高的树上掉了下来,在烈日下挣扎。

鸣蝉

鸣蝉

一位古稀老人,孤独的坐在梓良桥畔的长廊下,拿起一片西瓜默默的啃着,四周寂静无声。这长廊的荫庇,曾经庇护了他的童年,如今他的子孙,早已散落各地,于是长廊只能无奈的庇护他的晚年。如此寂寞,我甚至无法忍心举起相机。

想起了那几年曾走过的 皤滩南泉 古镇,与严家桥村是何等的相似——当失去了交通要地又只剩了老人,再繁华的古镇也便慢慢的没落了。

严家桥村 Yanjiaqiao Village

加载地图中,请等待……

严家桥村 Yanjiaqiao Village 31.661418, 120.540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