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部清史恭王府

从蝠厅往回走,穿过梧桐院前巨石垒成的葡萄架,就来到听雨轩、怡神院。这些假山,说实话垒得并不高明,仿佛粗制滥造,毫无美感可言,充斥着王公贵族模仿的低趣味,与江南园林的俊秀完全不能相比。

假山
假山

回廊极尽奢华,能涂上颜色的地方一点不拉全涂上了。

回廊
回廊
回廊
回廊

听雨轩本是一处雅地,但前面的回廊涂了太多颜料,我看怎么也雅不起来。

回廊雕梁
回廊雕梁

走在回廊里,对面走来一对夫妻,妻子问丈夫:“你说和珅养了几个老婆?” 丈夫一时语塞。不禁哑然失笑:天下所有女人的心思都是一样一样的。

听雨轩南有所谓怡神所,即俗称大戏台,建于同治年间(1862-1874 年),建筑面积达 685 平米,可容纳 200 人,为恭亲王全家老小听戏之大厅。大门虽紧锁,透过玻璃向内望去,还是能感受到昔日家族的兴盛。

大戏楼
大戏楼
大戏楼
大戏楼
竹园
竹园
苗圃
苗圃
雕梁画栋
雕梁画栋

路过一处角落,很好奇的走过去,其实什么也没有,只有一扇玻璃窗户,可以望见安善堂后院内。我常常喜欢这样别出心裁的建筑设计,想象当年家眷在这里驻足听雨望园的情景。

角落
角落

绕出东侧花园,走入安善堂后的院落。安善堂是一座宏伟庄重的五开间厅堂,也是萃锦园中路最主要的建筑。安善堂前出抱厦,后带平台,两侧有游廊通向东西两庑。它在园中蝠池、邀月台、水榭、大戏楼等建筑的簇拥下,显得富贵堂皇,景致优美。这里原是主人游园时吟诗、作画的地方,也曾是恭亲王奕訢宴请重要宾客的处所。

安善堂后
安善堂后

正对安善堂的是刚才走过的滴翠岩,邀月台高居其上。

滴翠岩
滴翠岩

滴翠岩内其实别有洞天,在秘云洞内有一座恭王府内镇馆之宝的石碑 “福字碑”。山脚下有个秘云洞,洞府正中央石壁上有一座康熙亲笔福字碑。

福字碑位于秘云洞内,是由清圣祖康熙皇帝的御笔刻成。这块碑石长 7.9 米,贯穿整座假山,距今已有近 400 年历史。碑前的地上有一副用碎石子摆成的中国象棋棋盘,方方正正,清晰可见。

康熙帝书法造诣颇深,但很少题字,所以此 “福” 字极其珍贵。而且此福字苍劲有力、颇具气势,可分解为多田多子多才多寿,构思巧妙,堪称天下第一 “福”。

此碑为康熙御笔,作 “请福续寿” 之解,一直是大清国宝,珍藏于紫禁城内。乾隆时期,此碑神秘失踪。乾隆皇帝一生最为叹服的人就是祖父康熙。因此,乾隆对 “康熙御福” 的失踪始终无法释怀。可是,当嘉庆即位后,向乾隆询问 “康熙御福” 之事时,乾隆沉默良久后只说了八个字:“布衣之相,福泽万民”。另外一种说法是乾隆将 “天下第一长寿福” 赐给自己的宠臣和珅,和珅命人运来几千块太湖石,在后花园砌成京城一条巨龙,这条龙的位置正好在北京的龙脉上,他将 “天下第一长寿福” 藏在龙穴悉心供奉,称之为 “洞天福地”。和绅从此洪福齐天,官运亨通,荣臻三朝重臣,而且财源广进,一时富可敌国。

和珅把龙脉和龙尾设计在滴翠岩下的山洞里,而龙脉的正中央即为福字碑。当年嘉庆抄家时,本欲拿走福字碑,可是那样就断了龙脉,折了福气,这可是古人最忌讳的,于是就命人用石头把福字碑全部封起来,不许外人看见沾了福气。1962 年在周恩来总理的批示下重修恭王府,考古人员意外的在王府后花园的秘云洞内发现了这珍贵的福字碑。总理得知后欣然将其命名为 “中华第一福”,又称 “天下第一福”。

这些传说看看就罢了,倒是赶紧入洞观看究竟。洞并不大,对我们这样自小在江南长大的人来讲,做得也不精致,不过那块石碑倒是处在一个非常核心的位置上。因为太珍贵,所以用了钢化玻璃保护了起来,还有个年轻工作人员沙哑着嗓子反复背诵福字的由来,如同和尚念经一般。本来想拍一下,但小伙子不让,说什么 “开过光”,只能作罢了,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在官网上欣赏这块福字碑

秘云洞
秘云洞

出秘云洞,其另一侧出口即在方湖东侧。沿着长廊走到安善堂院内。院前有一方池子,唤作蝠池,形如蝙蝠,寓意 “福”——话说当年设计建造这北京数一数二豪宅大院的和珅怎么如此之庸俗,连个池子也要搞成蝙蝠……这放在江南,绝对是清美的月池啊!蝠池周围,种满了榆钱树,每当榆钱叶飘落池中,便像极了铜钱掉落在聚宝盆内——感情这家人想钱想疯了啊!

蝠池
蝠池

正对蝠池的便是安善堂。

安善堂
安善堂

安善堂西侧偏殿是棣华轩,意含兄弟情谊。奕訢与咸丰皇帝儿时曾共创刀法和枪法,道光皇帝为此命名 “棣华协力”、“宝锷宣威”,喻意兄弟协力同心。

棣华轩
棣华轩

安善堂东侧偏殿是明道斋,与大戏楼南端相连,加上曲径通幽、垂青樾、吟香醉月、流杯亭等五景,构成了园中之园。

明道斋的廊檐和木构也雕满了蝙蝠。这和珅是多希望求福啊? 😀

明道斋
明道斋

明道斋内有展出京城各王府的旧照。

明道斋内展览
明道斋内展览

其中一些晚清王爷贝勒的照片倒是第一次见。这些帅气的大头照都刊登于清末《陆军贵胄学堂同学录》——听名字还挺洋气的。

爱新觉罗·载洵(1885-1949 年),字仲泉,号痴云,满洲镶白旗人,醇亲王奕譞第六子,光绪帝之弟,之后出继为瑞郡王奕志的后人。光绪十三年(1887 年)封不入八分辅国公。光绪十五年(1889 年)晋辅国公,次年又晋镇国公。 光绪二十八年(1902 年)袭贝勒,光绪三十四年(1908 年)加郡王衔。宣统元年(1909 年)筹办海军大臣,并赴欧美考察海军。次年授海军部大臣。民国元年(1912 年)1 月,与载涛等组织宗社党。辛亥革命后在北京、天津闲居。日军侵华期间,载洵坚持气节,拒绝到伪满州国任职。1949 年逝世于天津。

载洵
载洵

爱新觉罗·载涛(1887 年 6 月 23 日-1970 年 9 月 2 日),字叔源,号野云(一说夜云),满洲正黄旗人,清末宗室,晚清重要政治人物,清宣宗爱新觉罗·旻宁之孙,醇贤亲王爱新觉罗·奕譞第七子,清德宗爱新觉罗·载湉异母弟,清宣统帝爱新觉罗·溥仪的叔叔。最初过继为钟郡王奕诒嗣子,曾留学法国索米骑兵学校,专修骑兵作战科目,一生爱马,善画马。京剧票友,武功扎实,即能长靠又能短打,更擅猴戏,与杨小楼均为张淇林亲授,李万春曾随他学戏三年。

光绪十六年(1890 年),载涛封二等镇国将军,不久晋升辅国公。二十八年(1902 年),袭贝勒。三十四年(1908 年)12 月,加郡王衔,与铁良等任总司稽察。清廷新设禁卫军后,任专司训练禁卫军大臣。宣统元年(1909 年)6 月,奉命管理军咨处事务。二年(1910 年)2 月,赴日、美、英、法、德、意、奥、俄八国考察陆军;5 月,派任赴英国专使大臣。三年(1911 年)5 月,任军咨大臣并掌管禁卫军,后任蒙古镶黄旗都统。1912 年 1 月,与载洵等组织宗社党;3 月,宗社党解散。1917 年 7 月,张勋复辟,任为禁卫军司令。1918 年,徐世昌任为将军。1927 年 6 月,任翊卫使。1929 年,迫于生计将贝勒府卖给当时的辅仁大学。1931 年 1 月,被国民政府聘为国难会议会员。日军侵华期间,拒绝到伪满洲国任职。建国后,被毛泽东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司令部马政局顾问。还历任总后勤部民政局顾问、国家民委委员、北京市民委副主任、民革中央委员。是第一至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二、三届全国政协委员。1970 年 9 月 2 日,在北京逝世,终年 83 岁,骨灰安放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

载涛
载涛

爱新觉罗·载沣(1883 年 2 月 12 日-1951 年 2 月 3 日),字伯涵,号静云,晚年自号书癖,改名载静云,清宣宗道光帝之孙,醇亲王爱新觉罗·奕譞第五子,光绪帝载湉异母弟,宣统帝溥仪生父,清朝宗室,于宣统年间任监国摄政王。

生于北京太平湖醇亲王府内。光绪十六年(1890 年)袭王爵,成为第二代醇亲王。因义和团运动中德国公使克林德在北京被杀,他于光绪二十七年(1901 年)被委派充任头等专使大臣赴德国道歉谢罪,拒绝德皇跪拜要求,坚持大义。光绪三十四年(1908 年)任军机大臣。同年 11 月其子溥仪入承大统,载沣任监国摄政王。次年代理陆海军大元帅。因此,在清朝的最后三年中(1909 年—1911 年),他是中国实际的统治者。宣统三年八月(1911 年 10 月),辛亥革命爆发,被迫辞去摄政王职,闭门家居,次年他被迫同意儿子溥仪退位。民国十七年(1928 年),迁往天津幽居,后又去东北,拒绝日本人劝降之要求,并怒斥其子溥仪投靠日本,之后返回关内居住。解放后,载沣将醇王府贡献给人民政府以作公用。1951 年初,因多年老病感染风寒,于 2 月 3 日病故。

载沣
载沣

爱新觉罗·毓朗(1864 年 8 月 27 日-1922 年 12 月 14 日),即多罗敏达贝勒,同治三年七月廿六日(1864 年 8 月 27 日)生。字月华,号余痴,别号余痴生。晚清宗室、大臣。清高宗爱新觉罗·弘历六世孙,定安亲王爱新觉罗·永璜五世孙,定慎郡王爱新觉罗·溥煦之子。光绪十二年(1886 年)封三等镇国将军,三十三年(1907 年)袭多罗贝勒。历任宗人府左宗正,军机大臣上行走、巡警部(民政部)侍郎、步军统领、训练禁卫军大臣。宣统二年(1910 年)七月,授军机大臣。三年(1911 年)四月,改授军谘大臣。辛亥革命事起,积极参与宗社党活动。民国十一年(1922 年)壬午十月廿六(12 月 14 日)溘逝,年五十九岁,谥曰敏达。

毓朗
毓朗
爱新觉罗·讷勒赫,生于光绪七年辛巳五月初八日(1881 年 6 月 4 日)寅时,属于恒字辈。于光绪七年(1881 年)承袭顺承郡王。光绪三十二年(1906 年)毕业于陆军贵胄学堂。先后任鸟枪管理大臣、阅兵大臣。宣统三年(1911 年)任正白旗满洲都统。他还曾任禁烟大臣。民国六年(1917 年)农历正月二十三日,讷勒赫病逝。无子。各方选定其堂兄常福之子、时年 6 岁的爱新觉罗·文葵过继为讷勒赫之子。逊帝溥仪封文葵为顺承郡王。
讷勒赫
讷勒赫

爱新觉罗·溥伦(1874 年 11 月 10 日-1927 年 1 月 21 日),字彝庵,隶属满洲镶红旗。清高宗爱新觉罗·弘历五世孙,成哲亲王爱新觉罗·永瑆玄孙,贝勒爱新觉罗·载治第四子。过继给道光帝长子隐志郡王爱新觉罗·奕纬为嗣孙,袭封 “贝子” 爵位,时称 “伦贝子”。1904 年 3 月 4 日,贝子溥伦率清帝国代表团离京出席美国圣路易斯世界博览会,在回国后受到重用,任资政院总裁、农工商大臣,是宣统年间皇族内阁重要成员之一。

溥伦
溥伦

爱新觉罗·载漪(1856 年 8 月 26 日-1922 年 11 月 24 日),清朝宗室,道光帝旻宁之孙,惇亲王奕誴之子,后过继瑞敏郡王奕志(嘉庆帝四子瑞亲王绵忻子)为嗣,三十八岁袭封端郡王。义和团事变祸首之一。载漪是光绪帝的堂兄弟。嫡福晋是员外郎绍昌之女伊尔根觉罗氏,生长子溥僎;继福晋为和硕阿拉善亲王贡桑朱尔默特之女博尔济吉特氏,生次子溥俊。1899 年,慈禧册立载漪的十五岁儿子溥儁为大阿哥,计划废黜光绪帝,但溥儁不获外国公使承认,慈禧被迫停止废立计划。义和团事变后,载漪在八国联军的祸首名单上。1902 年,清政府下令将载漪、溥儁父子流放新疆。1917 年,借张勋复辟之机,载漪才重获自由,直至 1922 年去世。

载漪
载漪

因为照片质量不佳,本不想把下面这位的照片放上来,但好歹人家是恭王府的一园之主不是?

爱新觉罗·奕訢(1833 年 1 月 11 日-1898 年 5 月 29 日),号乐道堂主人,清末政治家、洋务运动主要领导者,清朝十二家铁帽子王之一。道光帝第六子,咸丰帝异母弟,生母为孝静成皇后博尔济吉特氏,道光帝遗诏封 “恭亲王”。咸丰年间,奕訢于咸丰三年(1853 年)到咸丰五年(1855 年)之间担任领班军机大臣。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奕訢授命为全权钦差大臣,负责与英、法、俄谈判,并且签订了《北京条约》。咸丰十一年(1861 年),咸丰帝驾崩,奕訢与两宫太后联合发动辛酉政变,成功夺取了政权,被授予议政王之衔。从咸丰十一年(1861 年)到光绪十年(1884 年),奕訢任领班军机大臣与领班总理衙门大臣,期间虽在同治四年(1865 年)遭慈禧太后猜忌被革除议政王头衔,但依旧身处权力中心。光绪十年(1884 年)终于因中法战争失利被罢黜,史称 “甲申易枢”。一直到光绪二十年(1894 年)以善后中日甲午战争失败,才再度被起用。从光绪二十年(1894 年)到光绪二十四年(1898 年)任领班军机大臣与领班总理衙门大臣。光绪二十四年(1898 年)四月初十日(5 月 29 日)逝世,谥号为 “忠”。其孙溥伟袭封恭亲王爵位。

本张照片摄于 1860 年 11 月 2 日,奕訢与英法联军谈判时,由意大利摄影师贝阿托所拍。奕訢时年 27 岁,这是他第一次面对照相机时的留影。

奕訢
奕訢

一对路人夫妻的对话又让我笑了一下——妻子对丈夫说:“我发觉清朝皇子都长得很帅,公主都好丑……”

还有很多照片,篇幅有限就不一一发表了。最后贴一张可爱的——载湉与载沣儿时合影,1901 年由史密斯摄。左为载湉,右为载沣。

载湉和载沣
载湉和载沣

明道斋东侧出口外有竹子院。竹子院据说是恭亲王的福晋喜欢翠竹摇曳的姿态,按照《红楼梦》潇湘馆的描述所建,并居住于此。

竹子院
竹子院

院的那面是香雪坞,是王府女眷听戏时休憩的场所。

香雪坞
香雪坞

香雪坞内,清爽淡雅,像是读书人家的模样。

香雪坞
香雪坞
香雪坞
香雪坞

竹子院北侧院内有牡丹和紫藤,亦称牡丹园。话说我觉得整个王府里,就这一片最有人味儿了。

牡丹园
牡丹园
长廊
长廊

回到方塘南侧,登上妙香亭旁的假山石阶,最顶上有一座小小的山神庙。山神庙用于祭祀 “四仙”,即狐狸、刺猬、黄鼠狼和蛇——是不是想起了《天书奇谭》?据说这几种动物在园内时有出没,府中为求除病去灾,常在庙前烧香供奉。

山神庙
山神庙

从假山上,可以望见巍峨的后罩楼。

望后罩楼
望后罩楼

沿着假山上曲曲折折的小路往东走,有一块牌子写着樵香径,意思是这一片南山坡树荫罩地、迂回盘旋,有樵径鸟道的山野气息。

樵香径的终点在西洋门处。西洋门位于花园中路最南端,连接蝠池与后罩楼,是园子的正门,称 “静含太古”,为奕訢所建。门由汉白玉石雕砌,形制仿圆明园中大法海园门所建,西洋拱式风格,十分气派。门额外刻 “静含太古”,内刻 “秀挹恒春”,其中的静和秀是园主人希望达到的两个境界。此外,造园者以此喻代仙境,与门内山谷的一派大自然的风貌相结合,将 “静” 和 “古” 的概念融合在一起,更增添了园林的历史感和时空感。西洋门也是园内唯一的西式建筑,体现出主人希望通过学习西方文化和技术来挽救清朝统治之意。据说在当时西式门在北京只有三个。

西洋门北侧
西洋门北侧(内侧)
西洋门南侧
西洋门南侧(外侧)
西洋门侧雕塑
西洋门侧雕塑

看着这西洋门,我忽然想起了八年前去南浔,参观被誉为 “江南第一巨宅” 的富豪张石铭故居。豪宅建于清光绪年间,其宅院前面是中国传统厅堂,而后院却藏有西欧式洋楼——其实当时中国已经西学东渐,连王爷府都这么干了,由此得见江南人实在过分小心。

西洋门门后是一片仿若石门的假山,假山后豁然开朗,便是蝠池前的院落。院内中央竖着一块五米多高的太湖石,名独乐峰。从正面看,石头像是一尾跃升的鲤鱼,从背面看,石头像是一位抱子的观音。

据解说人员讲,这是和珅当年为求子而从江南专门拉来的。和珅对此石爱不释手,将其立于门中,也起到了影壁的作用。

其实我想说,这样的石头在江南真的遍地都是。反正我去过的留园里的冠云峰静思园里的庆云峰都可以把它秒得不要不要的。

独乐峰
独乐峰正面
独乐峰
独乐峰背面
独乐峰
独乐峰顶
独乐峰
独乐峰顶

独乐峰顶,有 “独乐峰” 三字,其中 “独” 字隐于峰顶。下图这个角度能勉强看到 “乐峰” 两字在顶端。

独乐峰顶“乐峰”二字
独乐峰顶 “乐峰” 二字

看完独乐峰,开始往回走。过渡鹤桥,不少锦鲤鱼游其中。渡鹊桥是架在蝠池与月河之间的小石桥,早年府中豢养仙鹤,冬季鹤常漫游园中,踱步桥上。

渡鹤桥观锦鲤
渡鹤桥观锦鲤

整个花园走了个遍,确切体验到这个王府是多么的奢华,把一栋楼建得这么大,走得我腿已经酸了。花园最后一处人迹罕至之处是偏居东侧的曲径通幽,与西侧的榆关和居中的西洋门对应。因为当年和珅住在西厢房,因此这里平时应该不怎么走人,所以设计得如此充满野趣。

曲径通幽
曲径通幽

据我猜测,这里可能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典故:《红楼梦》中,贾宝玉为大观园所题的第一题词处便是 “曲径通幽处”,而传说曹雪芹参照了恭王府写就了《红楼梦》。

既来之,则往之。曲径通幽入口有一块 1994 年爱新觉罗·启骧(著名书法家爱新觉罗·启功之堂弟)所书之 “曲径通幽” 碑。

曲径通幽
曲径通幽

出口处则有爱新觉罗·启骧所题的爱新觉罗·载滢诗一首:

行:入園路 山樹青葱籠 曲折數十步 豁然蹊徑通 野花間芳草 馥鬱含香風 松鶴避生人 啼鳥戀深叢 客休畏迷誤 不與桃源同 勿謂地幽辟 真趣在其中

清載瀅詩一首

一九九四年春於京華

愛新觉羅啟驤書

曲径通幽题字
曲径通幽题字
曲径通幽观院内
曲径通幽观院内

共有 23 条评论

  1. Google Chrome 63 Google Chrome 63 Windows 10 Windows 10

    我们这每个月都有几次去北京的出差,而我完美的错过了所有去北京出差的机会··· 😳 至今对北京的印象还停留在 8 岁的时候···

  2. Google Chrome 69 Google Chrome 69 Windows 7 Windows 7

    好长啊,服……听说北京已经很冷了,还没去过 😅
    你这个分页,其实可以采用 Ajax 并 pushState() 更新 history 的方式。
    刚我想评论的时候想翻前页去看,一切页草稿没了=。=

  3. Google Chrome 69 Google Chrome 69 Windows 7 Windows 7

    此文篇幅过长,深秋夜读,不知东方之既白。
    第一次看到启骧的字,单 “曲径通幽” 四个字不说还真会以为是启功的字迹。下面题的那首诗,说明了启骧受启功的影响颇深,不过模仿终究只能得其形,而传不了神。

      1. Google Chrome 69 Google Chrome 69 Windows 7 Windows 7

        @Yan 谈不上研究哈,只是小小的爱好而已,单纯的喜欢看写得好的字。
        世上的大家之多,有自封的,有互捧的,也有老百姓心里默认的。正所谓,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自己喜欢的,才是最好的。 😥

  4. Google Chrome 70 Google Chrome 70 Windows 8.1 Windows 8.1

    啊!!也想去北京,还想去成都,话说你每张照片点上就能出参数是怎么做到的?手动加的??

  5. Google Chrome 71 Google Chrome 71 Windows 7 Windows 7

    竟然没怎么拍他们家后花园,我每次去,那些字画古玩都是走马观花,最喜欢就是那个院子了,必须要逛好一会儿,比御花园强很多,当然不能跟江南园林比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