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年 5 月 25 日-31 日

慕尼黑,它曾被称为是僧侣的城市,因此城市的徽标是一个手持经书的僧人。从欧洲同事那里得知,从前的修道士,是很强悍的一群人,他们不仅掌握了知识,更掌握了酿酒的技巧,因此曾经是城市的发源者、建造者。我想从黑暗世纪开始,慕尼黑便是如此的一个城市吧!

时光如梭,想不到这么快又要前往欧洲。这次的主要目的地是巴伐利亚首府慕尼黑。在 wikipedia 找到了这张慕尼黑天际线照片,是一位摄影师用专业胶片所拍,不禁让人心生向往……

5 月 25 日,浦东二号机场内空空荡荡,唯独去往德国的班机济济一堂,全是去做生意的国人。令人欣慰的是,我们这次终于可以坐汉莎航空了,舒适、安全、干净,12 个小时也显得不那么漫长……更令人欣慰的是,满飞机的国人。看来国人也开始不计较价格,选择优质的航空公司。

浦东机场高速

旖旎的夜色和思念中前往浦东机场

48° 8′ 0″ N, 11° 34′ 0″ E——5 月 26 日清晨,汉莎航空 SHA-MUC LH727 轻巧的降落在这个坐标,我甚至根本没有感觉到它的降落……

在工作以前,我们来到这个名为 Ottobrunn 的小镇,住进了宾馆。因为来得太早,连房间都没有打扫干净,只好先四个人挤在一个房间里凑活半天。

10 点出发去镇中心逛了逛。这座小镇(甚至不能算是小镇,只能算是慕尼黑的一个区)非常的幽静,偶尔走过两个颤颤巍巍的老人……

Ottobrunn

Ottobrunn

旅店附近的大众店,车都是很便宜的。

Ottobrunn Volkswagon

Ottobrunn Volkswagon

Ottobrunn 镇上唯一的一个水果摊,死贵。

Ottobrunn fruit shop

Ottobrunn fruit shop

我们走了一圈,感到了无比的 boring……后来找了一家越南中餐馆,吃了中饭。这是一个不会说中文的 “中、越、泰餐馆”,里面的兰花倒都是真的。

越南中餐馆

越南中餐馆

下午工作遭遇了暴雨,幸好有欧洲的同事,开车安全的回到了家。傍晚欧洲同事带领我们去吃另一家稍大的中餐,算是给我们接风。环境很是不错,菜单也看上去很好,但是味道实在是不能恭维……

Ottobrunn Golden City Chinese restaurant

Ottobrunn Golden City Chinese restaurant

喝了点啤酒,飘着回家了。

Ottobrunn Golden City Chinese restaurant

Ottobrunn Golden City Chinese restaurant


第二日,大雨倾盆后的早晨,清冷。人们有穿 T 恤的,也有穿出了冬衣的。我们一行坐上德国的巴士,辗转来到火车站。这里的中转站叫 Innsbruck Ring,让我误认为来到了 Innsbruck(很美丽的阿尔卑斯山区),又想起了 Richard Wagner 的 Ring cycle。我想这些要归功于之前的老板 Noreen,虽然脾气很臭,但那份工作让我开阔了眼界,知道了大多数同龄人都不知道的风土人情。

慕尼黑城铁

慕尼黑城铁

目的地 Messe Wst 有着一个美丽人工湖,还有莲花和鸳鸯。

Messe Wst

Messe Wst

富裕的欧洲工薪阶层,拿 Audi A8L 做出租车,让刚斥巨资买了一辆 A8 的某位老总非常郁闷。

Audi A8L做出租车

Audi A8L 做出租车

中午去吃饭。仗着第二次来欧洲,带两个同事摸去了一家意大利餐厅,结果侍者听岔了上了两种口味的两份披萨  😀 。主食都没上,多了的一份打包了只好……

德国披萨

德国披萨

第一天吃得还挺带劲儿,后面几天连吃牛排就彻底不行鸟。吃多了……

羊肋条

羊肋条

忙碌的工作,拥挤的人群,居然也顾不上担心猪流感。

Munich Intersolar 2009

Munich Intersolar 2009

晚上应欧洲同事之邀在宾馆附近的一个越南人开的日本餐厅吃饭,原因是这些欧洲人喜欢 sushi。

Asahi Sushi

Asahi Sushi

整齐明亮的街道

整齐明亮的街道

Asahi Sushi

Asahi Sushi

虽然是日本餐厅,但啤酒一样是不少的。欧洲同事说,来慕尼黑不喝啤酒,就是他们招待不周……盛情难却木有办法,就用这种大杯子使劲儿灌吧!于是便又飘着回家了。

Asahi Sushi beer

Asahi Sushi beer

店家不顾有女士在场,还坏坏的拿出几杯德国果酒(Schnäpse)——我最怕的东西,尝起来跟加了李子味的伏特加一样烈得要死。对着光仔细一看杯中自有奥秘:在栗色酒液中荡漾的,是杯底的裸女图,喝完,便神秘消失了……劝酒利器啊!大家都只好喝完了……

Schnäpse

Schnäpse

因不胜酒力,后面的片子全都作废……


第三日……工作了一天,累趴下了。终于熬到 6 点。

美丽的湖景

美丽的湖景

展馆

展馆

火辣的展妹

火辣的展妹

助兴的乐队

助兴的乐队

电动汽车

电动汽车

今天终于有机会前往慕尼黑市中心一逛。

通往春天的地铁

通往春天的地铁

地铁里拥挤的人群

地铁里拥挤的人群

午饭

午饭

土豆烧牛肉?

土豆烧牛肉?

圣母教堂(Dom zu unserer lieben Frau)圆顶,以及南面雄伟的哥特式政府大楼(Rathaus-Glockenspiel)

圣母教堂(Dom zu unserer lieben Frau)圆顶,以及南面雄伟的哥特式政府大楼(Rathaus-Glockenspiel)

圣母教堂(Dom zu unserer lieben Frau)圆顶,以及南面雄伟的哥特式政府大楼(Rathaus-Glockenspiel)

圣母教堂(Dom zu unserer lieben Frau)圆顶,以及南面雄伟的哥特式政府大楼(Rathaus-Glockenspiel)

圣母教堂及另一个教堂

圣母教堂及另一个教堂

街头生活

街头生活

慕尼黑 Hofbräuhaus 宫廷啤酒屋,在大瓶的啤酒中欣赏从前工人的拍腿舞。这个酒馆亦是希特勒当年发动啤酒馆政变的地方,只是一般德国人都会选择忘记、避而不谈而已。时至今日,我们也只称之为啤酒馆政变而不是 Hofbräuhaus 政变。

Hofbräuhaus宫廷啤酒屋

Hofbräuhaus 宫廷啤酒屋

Hofbräuhaus宫廷啤酒屋

Hofbräuhaus 宫廷啤酒屋

Hofbräuhaus宫廷啤酒屋

Hofbräuhaus 宫廷啤酒屋

Hofbräuhaus宫廷啤酒屋

Hofbräuhaus 宫廷啤酒屋

啤酒屋特制肉盘,因已然肥了很多,不敢多吃了。

啤酒屋特制肉盘

啤酒屋特制肉盘

但不喝啤酒是肯定过不了关的……

Hofbräuhaus宫廷啤酒屋黑啤与扎啤

Hofbräuhaus 宫廷啤酒屋黑啤与扎啤

微醺中寻找古老音乐的真谛。

慕尼黑Hofbräuhaus宫廷啤酒屋乐队

Hofbräuhaus 宫廷啤酒屋乐队

Hofbräuhaus宫廷啤酒屋乐队

Hofbräuhaus 宫廷啤酒屋乐队

Hofbräuhaus宫廷啤酒屋

Hofbräuhaus 宫廷啤酒屋

Hofbräuhaus宫廷啤酒屋

Hofbräuhaus 宫廷啤酒屋

以下这张是我本日最喜欢的作品。

Hofbräuhaus宫廷啤酒屋拍腿舞

Hofbräuhaus 宫廷啤酒屋拍腿舞

Hofbräuhaus宫廷啤酒屋拍腿舞

Hofbräuhaus 宫廷啤酒屋拍腿舞

Hofbräuhaus宫廷啤酒屋

Hofbräuhaus 宫廷啤酒屋

歌者拿着专业器材收了我们的欧元很是开心

歌者拿着专业器材收了我们的欧元很是开心

在大雨中离开啤酒馆,辗转好几趟车回旅店……

啤酒馆外小广场

啤酒馆外小广场

慕尼黑夜晚大雨

慕尼黑夜晚大雨

慕尼黑夜晚大雨

慕尼黑夜晚大雨中的街道

实在是太累太困了,明日再续吧……


第四日,一切工作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不过这种习惯将在今日结束。

5 点,国内的人们仍在欢度端午,我们拖着疲惫的步伐去城里觅食。雨后的慕尼黑,那么的美丽。

雨后的慕尼黑

雨后的慕尼黑

市中心立柱上的金像

市中心立柱上的金像

慕尼黑市中心教堂

慕尼黑市中心教堂

慕尼黑市中心

慕尼黑市中心

慕尼黑市中心

慕尼黑市中心

市中心的街头艺人

市中心的街头艺人

午餐烤三文鱼

午餐烤三文鱼

午餐烤三文鱼

午餐烤三文鱼

午餐羊排

午餐羊排

香薰品店

香薰品店

街灯

街灯

巴伐利亚将军纪念堂(Feldherrnhalle),用以纪念 19 世纪晚期两位巴伐利亚将军 Johann Tilly 和 Karl Philipp von Wrede。1923 年,在这里,巴伐利亚州警与希特勒的冲锋队发生交火,打死十几个冲锋队员,导致了希特勒和戈林的被捕。

巴伐利亚将军纪念堂(Feldherrnhalle)

巴伐利亚将军纪念堂(Feldherrnhalle)

巴伐利亚将军纪念堂(Feldherrnhalle)

巴伐利亚将军纪念堂(Feldherrnhalle)

雄狮怒视广场上的人群——又一张我喜爱的照片。

巴伐利亚将军纪念堂(Feldherrnhalle)

巴伐利亚将军纪念堂(Feldherrnhalle)

商店

商店

饥饿难耐的同事们冲进了巴伐利亚歌剧院(Bavaria Opera House)对面的一个看似冷冷清清的小饭店,里面却人满为患。仔细一看原来是 Spatenhaus,慕尼黑一个很有名的酒馆,以巴伐利亚当地菜肴和自家酿的啤酒 Spaten-Franziskaner-Bier 为名。

巴伐利亚歌剧院,左边是玛克西米利安·约塞夫(Max Joseph)铜像

巴伐利亚歌剧院,左边是玛克西米利安·约塞夫(Max Joseph)铜像

Spatenhaus

Spatenhaus

Spatenhaus

Spatenhaus

Spatenhaus

Spatenhaus

巴伐利亚当地产咸面包(Bavarian pretzel),面包硬壳上的不是芝麻而是粗盐

巴伐利亚当地产咸面包(Bavarian pretzel),面包硬壳上的不是芝麻而是粗盐

三具鹿的头骨在灯光下呈现美丽的 X 型,墙上挂的不知道是不是名画?

Spatenhaus装饰

Spatenhaus 装饰

三文鱼、黄尾鱼、金枪鱼、虾与蔬菜和特制酸甜黄瓜拌西红柿酱(Fischteller)

三文鱼、黄尾鱼、金枪鱼、虾与蔬菜和特制酸甜黄瓜拌西红柿酱(Fischteller)

牛排(Filetteller)

牛排(Filetteller)

巴伐利亚烤鸭(Kronenente)

巴伐利亚烤鸭(Kronenente)

牛排+芝士煎饼(Filetsteak S. Bea)

牛排+芝士煎饼(Filetsteak S. Bea)

其实这些都是无奈的一种选择,因为当地的中餐大体上是不堪入口的……

琳琅满目的领带

琳琅满目的领带

街头

街头

街头

街头

街头

街头

街头

街头

街头

街头

街头

街头

晃悠几个小时,我已然累得不行,还是早点回去安歇吧……


第五天。离开宾馆,出门便看到……

我想要这个——

哈雷2003

哈雷 2003

这个——

奥迪R5

奥迪 R5

以及这个(上面几辆还有希望,这辆价格就已经天文数字了)——

迈巴赫·齐柏林(Maybach Zeppelin)

迈巴赫·齐柏林(Maybach Zeppelin)

欲望无极限。还是现实点,来点儿生活片。

离开 Ottobrunn 到市中心下榻 Maritim 酒店。买了明天的车票。中午来到卡尔斯购物中心(Karlsplatz)。

Karlsplatz

Karlsplatz

我发誓这是在慕尼黑的最后一顿牛排(虽然我现在看了又相当的饿……)。

Karlsplatz steak

Karlsplatz steak

吃完去新豪瑟大街(Neuhauserstrasse)晃荡。

Neuhauserstrasse

Neuhauserstrasse

与同伴们走散了,手机又没信号。不管了,随意走走吧,抬头望见圣母教堂和环形的考芬格大街(Kaufingerstraße)。

圣母教堂和考芬格大街

圣母教堂和考芬格大街

政府大楼(Rathaus-Glockenspiel)顶部钟楼报时小人

政府大楼(Rathaus-Glockenspiel)顶部钟楼报时小人

玛克西米利安大街(Maximilianstraße)上的国家民俗博物馆(Völkerkundemuseum)

玛克西米利安大街(Maximilianstraße)上的国家民俗博物馆(Völkerkundemuseum)

玛克西米利安大街,满街名牌、名车。

Maximilianstraße

Maximilianstraße

走到了巴伐利亚歌剧院。

State Opera House of Munich

State Opera House of Munich

巴伐利亚将军纪念堂(Feldherrnhalle)与铁阿提纳教堂(Theatiner Church St. Kajetan)

巴伐利亚将军纪念堂(Feldherrnhalle)与铁阿提纳教堂(Theatiner Church St. Kajetan)

拜尔大街(Bayerstraße),北侧有豪德火车总站(Hauptbahnhof),南侧是宾馆一条街

拜尔大街(Bayerstraße),北侧有豪德火车总站(Hauptbahnhof),南侧是宾馆一条街

夜晚的欧·穆勒大街(Ohlmullerstraße)

夜晚的欧·穆勒大街(Ohlmullerstraße)

夜晚的伊萨尔河(Isar)

夜晚的伊萨尔河(Isar)

慕尼黑的行程将暂时告一段落。随后的一天是德国公共假期,将前往新天鹅堡(Schloss Neuschwanstein)。

暮色中的慕尼黑火车站

暮色中的慕尼黑火车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