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Journal

北京一夜秋风起

2009 年 9 月 4 日-6 日

时光荏苒。仍忆去年,因为工作关系从澳洲来到北京,在奥运前戒严的漩涡中奔忙了一周。一眨眼一年已过去,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回国了,换了新的工作,也有了新的客户,此次又因工作关系从江苏来到北京,在国庆 60 年大庆前戒严的漩涡中奔忙了两天。忙完正事,得以抽空,故地重游,心境迥然。我不知道人生有多少个这样的一年可以让人这样感慨!

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北京一夜,多少魂牵梦绕……


胶片北京

北京街头的他们
北京街头的他们

北京街头的他们
北京街头的他们
人大校园
人大校园
人大校园
人大校园
北京街头
北京街头
北京街头
北京街头
北京一夜
北京一夜
北京街头
北京街头
北京街头
北京街头
旅店前的蔷薇
旅店前的蔷薇

不愧是首都——电视台十多个,有八个在放革命老片。

北京电视台
北京电视台
水木年华
水木年华

一种生存。

卖唱
卖唱

另一种生存。

卖唱
卖唱
铁笼
铁笼
颐和园
颐和园
颐和园
颐和园
颐和园
颐和园
昆明湖
昆明湖
昆明湖
昆明湖
颐和园
颐和园
颐和园文昌阁
颐和园文昌阁
颐和园
颐和园
颐和园
颐和园
小桥浮萍
小桥浮萍
昆明湖
昆明湖
颐和园泉香界
颐和园泉香界
颐和园泉香界
颐和园泉香界
颐和园泉香界
颐和园泉香界
颐和园泉香界
颐和园泉香界
颐和园泉香界
颐和园泉香界
颐和园瑞兽
颐和园瑞兽
颐和园长廊
颐和园长廊
老车站
老车站
正阳门
正阳门
正阳门
正阳门
前门
前门
前门
前门
前门德驭龙
前门德驭龙
北京前门
北京前门
北京后海
北京后海
北京后海
北京后海
北京后海
北京后海
北京后海
北京后海
北京后海
北京后海
北京后海
北京后海
北京后海
北京后海
北京后海
北京后海
北京后海
北京后海
北京后海
北京后海
北京后海广福观
北京后海广福观

数码相机中的北京

某酒店
某酒店
花儿
花儿
中关村附近
中关村附近
囧字的由来
“囧” 字的由来
八月金桂,香满四溢
八月金桂,香满四溢
颐和园
颐和园
泉香界
泉香界
泉香界
泉香界
前门
前门
前门
前门
天安门夜色
天安门夜色
前门饭店
前门饭店
羊杂碎
羊杂碎
令行禁止——首都规矩很多
令行禁止——首都规矩很多
前门大街的时装店
前门大街的时装店
布鞋店
布鞋店
建国大业
建国大业
后海
后海
后海酒吧表演
后海酒吧表演
后海酒吧表演
后海酒吧表演
后海酒吧表演
后海酒吧表演
后海酒吧
后海酒吧
后海
后海

儿时记忆的糖葫芦,如今也成了高级的品种。

糖葫芦
糖葫芦

戒严了,撤!

熙熙攘攘的北京站
熙熙攘攘的北京站
熙熙攘攘的北京站
熙熙攘攘的北京站
CRH
CRH

迟来的胶片

买菜的一家
买菜的一家
戒严
戒严
北京站
北京站

10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

Nemo:是吗?我不知道哦,对天津没有了解……真是遗憾啊。不过还记得十多年前,认识的建筑系天津朋友在画天津的老街,那时候就心存想往……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哈哈。今年冬天一点都不冷。还期待着说是有去年那样的大雪呢。。我的 hometown 可不经常下雪。但是看来越是期待越是不来啊。。。~~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Lareina:对的,北方暴雪的时候一般南方不太可能
暴雪飞扬:真的很有意思,两个人因为机缘走到了一个城市,却又因为机缘而彼此擦肩而过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 快门按下,我很难过。我一向也是这些新人类中的一员,在北京上海慕尼黑或是乌镇的酒吧中挥洒着自己的青春而自鸣得意不以为然。但是曾几何时,渐渐发觉自己正在远离这些酒精和荷尔蒙的污秽,以茶为乐以水为香。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原以为这里会被保护性的开发成一座安静美丽的古典绿洲,让老人们在这里安居乐业享受现代旅游带来的便利和福利,年轻人们能思古而为自己所居之地自豪万分。然而事实是为了暴利这里成了一块金钱的圈地,踏上这块土地买下第一个冰激淋的时候我们和新的一代正在和已经改变了这繁华都市中最后一块心灵和生活的绿洲,那已经保护了六十多年的一块城中土地和老式而悠闲的生活方式从此将覆灭永不存在,金钱保护了老建筑的画皮却撞坏使它失去了生活的本质,随着这些老人最后的消失在啼笑皆非的 “文化” 幌子下我们渐渐远离儿时的记忆趟水过街的乐趣和外婆的蒲扇,在酒精和白花花大腿的刺激下坐着时速三百公里的动车摔下古老文明的轨道终结在电闪雷鸣的荒野,生的计划却死的随机。 […]

WordPress WordPress

你这去颐和园是背了俩相机?怪不得妹子要问啊。
我喜欢胶片长廊那一张。

Firefox 62 Firefox 62 Windows 7 Windows 7

其实是挎了一个相机 Agfa Silette,因为旁轴都很小,哪怕是早期的,也只有一个半手掌大,且镜头是固定的,只有药瓶盖大小,整机也就手包那么大吧。另外揣了一个数码相机,是当年很火的随身机器松下 LX3,可以揣在口袋里当 “匕首” 用,拥有超广镜和大光圈。

感谢垂爱,长廊那张其实没拍好,当时催着走,一着急手抖,所以有点糊……胶片就是这样,刹那成了永恒,没有后悔余地。

Safari 12 Safari 12 Mac OS X 10.14 Mac OS X 10.1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