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Journal

南博文物展其二

2019 年 2 月 16 日

二楼 3 号展厅展出的是两汉至三国时期的文物。

汉家故里

秦灭,楚汉兴,历史围绕着两个江苏老乡展开……

江苏宿迁的项羽对阵江苏丰县的刘邦
江苏宿迁的项羽对阵江苏丰县的刘邦

不久,楚汉相争盖棺定论,西楚霸王自刎乌江,泗水亭长建立西汉王朝。

两汉时期,江苏境内封国众多。两汉诸侯王一般都有宏大的王陵,集中于今徐州、扬州地区。

徐州北洞山楚王陵位于徐州市北十公里的大运河北岸、津浦铁路西侧的铜山区茅村镇洞山村,俗称北洞山。村中有三座山头,东南一山称桓山,山中有一石室墓,早年遭盗,墓道两壁上有不少后人题记,为一汉墓。出土有五六十片金缕玉衣的玉片,还出有 “楚宫司丞”、“虹之左尉” 等铜印。

[西汉] 徐州北洞山汉墓模型
[西汉] 徐州北洞山汉墓模型
[西汉] “楚宫司丞”铜印,徐州北洞山出土
[西汉] “楚宫司丞” 铜印,徐州北洞山出土

汉代最著名的帝王丧葬形式便是 “黄肠题凑”。之前在央视纪录片频道看过一些,但远没有南博这具模型形象生动的揭示了黄肠题凑的结构。“黄肠”,指的是堆垒在棺椁外的方形黄心柏木,“题凑”,指的是木头一端均向内排列、层层平铺、叠垒成框形,所垒筑的的柏木与同侧椁室壁板呈垂直方向。目前江苏发现的盱眙大云山江都王刘非墓、扬州高邮天山广陵王刘胥墓即采用此种埋葬形式。

[西汉] 黄肠题凑模型
[西汉] 黄肠题凑模型

扬州高邮寒江县甘泉山甘泉二号墓为天山广陵王刘胥之陵寝。1980 年,南京博物院对甘泉山汉墓进行了抢救性发掘,收获了大量文物。

[东汉] 鎏金铜薰炉,扬州甘泉二号墓出土
[东汉] 鎏金铜薰炉,扬州甘泉二号墓出土
[东汉] 错银铜牛灯,扬州甘泉二号墓出土
[东汉] 错银铜牛灯,扬州甘泉二号墓出土
[东汉] 玛瑙印材,扬州甘泉二号墓出土
[东汉] 玛瑙印材,扬州甘泉二号墓出土

不凑巧的是,考古队员堆土时漏掉了一个宝贝。所幸老天开眼,第二年公社社员铺路时竟然发现了一枚金玺,并送至南京博物院,经考证,为广陵王玺金印,成为南博镇馆之宝之一。印由高纯度黄金制成,重 122.87 克,面长 2.375 厘米,宽 2.372 厘米,龟钮,钮高 2.121 厘米,台高 0.945 厘米。印的底部印刻了篆书 “广陵王玺” 四个字,布局疏密有致,行笔直中有曲。据考证,印主人是东汉光武帝刘秀的第九个儿子广陵王刘荆。

[西汉] 广陵王玺,扬州甘泉二号墓出土
[东汉] 广陵王玺,扬州甘泉二号墓出土

不出意外,南博也有一具金缕玉衣呈现在面前。这件玉衣是 1970 年在江苏徐州后山汉墓出土的,距今已有一千八百多年的历史,墓主人是东汉彭城王刘恭后裔。另外出土有一件银缕玉衣,据说留在徐州博物馆展出,有空去参观一下。

这件金缕玉衣共用玉片两千四百四十七片,连接玉片的金丝两千二百六十六个,每一块玉片的大小和形状都经过严密设计和精细加工,反映了汉代工匠杰出的技艺和贵族奢华的生活。

[西汉] 金缕玉衣,徐州后山汉墓出土
[西汉] 金缕玉衣,徐州后山汉墓出土

由于在河南博物院国家博物馆以及上海震旦博物馆都见过金缕玉衣,形制都不一样,尤其对上海震旦博物馆的金缕玉衣是否为真存着很大的怀疑,因此特地绕到南京博物院金缕玉衣的头部观察是否有孔洞?

[西汉] 金缕玉衣,徐州后山汉墓出土
[西汉] 金缕玉衣,徐州后山汉墓出土

贵族死后,除了金缕玉衣,还要将七窍塞起。

[西汉] 玉衣片、玉琀、玉眼盖、玉棺片、玉塞、琉璃塞,盱眙等地汉墓出土
[西汉] 玉衣片、玉琀、玉眼盖、玉棺片、玉塞、琉璃塞,盱眙等地汉墓出土
[西汉] 玉塞、滑石塞、玉棺片
[西汉] 玉塞、滑石塞、玉棺片

罕见的琉璃制品,也用在丧葬中。

[西汉] 琉璃璧,淮安出土
[西汉] 琉璃璧,淮安出土

盱眙大云山汉墓,位于盱眙县马坝镇云山村的大云山顶。2009 年底,由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进行考古勘探与发掘,取得了重大考古发现。最终确认,大云山顶部是汉代的一座规模宏大的陵园,总面积达 25 万平方米,考古显示周边曾有 500 米见方的围墙,里面曾经有密集的建筑群,陵园东门尚有道路、阙基等遗迹存在。经鉴定,这是一处西汉早期规格极高的夫妻同冢异穴合葬墓,墓主人是江都王刘非。

[西汉] 铜雁足灯,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铜雁足灯,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铜行灯,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铜行灯,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玉棺盖,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玉棺盖,盱眙大云山出土

大云山汉墓出土有编钟一组。

[西汉] 编钟,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编钟,盱眙大云山出土

以及一大批精美的文物。

[西汉] 错金银铜虎镇,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错金银铜虎镇,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错金银铜尊立虎,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错金银铜尊立虎,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错金银铜尊立虎,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错金银铜尊立虎,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鎏金银铜人俑镇,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鎏金银铜人俑镇,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嵌宝石银饰,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嵌宝石银饰,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金饰,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金饰,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错金银铜虎镇,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错金银铜虎镇,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银盘,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银盘,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银璧,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银璧,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铜灯,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铜灯,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铜虎帐座,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铜虎帐座,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鎏金铜鹿灯,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鎏金铜鹿灯,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铜灯,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铜灯,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带钩一组,盱眙大云山、徐州小龟山出土
[西汉] 带钩一组,盱眙大云山、徐州小龟山出土
[西汉] 玉瑟枘,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玉瑟枘,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玉剑璏,仪征、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玉剑璏,仪征、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玉圭,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玉圭,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鎏金铜弩机,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鎏金铜弩机,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铜镞,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铜镞,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铜戈,盱眙大云山出土;铜镦,涟水三里墩遗址出土
[西汉] 铜戈,盱眙大云山出土;铜镦,涟水三里墩遗址出土
[西汉] 铜矛,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铜矛,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鎏金铜刷,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鎏金铜刷,盱眙大云山出土
[西汉] 铜戟,盱眙大云山、徐州狮子山出土
[西汉] 铜戟,盱眙大云山、徐州狮子山出土

盱眙大云山出土器物不可谓不丰富啊!

徐州狮子山汉墓,是西汉早期分封在徐州的第三代楚王刘戊的陵墓,位于徐州市三环路狮子山,出土了四千余件兵马俑。汉墓位于徐州东郊狮子山南麓,凿石为室,穿山为藏,墓室嵌入山腹内深达百余米。

[西汉] 铜钫,徐州狮子山出土
[西汉] 铜钫,徐州狮子山出土

大青墩汉墓,位于江苏省泗阳县三庄乡。2003 年 1 月 8 日,南京博物院考古队正式发掘大青墩汉墓。它是西汉泗水国的王室墓穴,距今有二千年左右的历史。该墓为土坑木椁墓,墓穴 21 米见方,座北朝南,其中心部分为 “凸” 字型木椁,分南外长椁、东外长椁、西外长椁、主墓室等部分,从封土顶部到底端的高度超过 13 米。木椁大部分为金丝楠木,规格相当高。据文献记载,汉武帝元鼎四年(前 113 年)秋,立常山宪王子商为泗水王,《汉书》诸侯王表详细记载。泗水王自刘商起,相继六王,前后经历 125 年之久。

[西汉] 错金银铜弩机,泗阳大青墩出土
[西汉] 错金银铜弩机,泗阳大青墩出土

其它重要考古发现包括盐城三羊墩、仪征石碑村、睢宁刘楼、徐州小龟山、铜山、邳州汉墓,等等。

[汉] 铜铺首,徐州小龟山、扬州邗江甘泉山出土
[汉] 铜铺首,徐州小龟山、扬州邗江甘泉山出土
[东汉] 铜灯,盐城三羊墩出土
[东汉] 铜灯,盐城三羊墩出土
[东汉] 铜圭表,仪征石碑村出土
[东汉] 铜圭表,仪征石碑村出土
[东汉] 铜牛灯,睢宁刘楼出土
[东汉] 铜牛灯,睢宁刘楼出土

汉代的陪葬陶器、陶俑也是别具特色,非常具有时代特征的器物。

【上左二】[东汉] 陶男佣,徐州十里铺姑墩出土;【上右】[西汉] 陶坐俑一组,徐州小龟山出土;【下】陶宴乐俑一组,徐州铜山出土
【上左二】[东汉] 陶男佣,徐州十里铺姑墩出土;【上右】[西汉] 陶坐俑一组,徐州小龟山出土;【下】陶宴乐俑一组,徐州铜山出土
[东汉] 灰陶九枝灯,徐州十里铺姑墩出土
[东汉] 灰陶九枝灯,徐州十里铺姑墩出土

还有一些漆器,挑了一个有代表性的发在本文。

[汉] 木胎漆虎子
[汉] 木胎漆虎子

汉代文物标本室中央展示的这群陶俑,由一位伸展右臂舞蹈的舞女领头。这位舞女,提前两千年展示了奥特曼的招牌动作……

汉代文物标本室
汉代文物标本室
汉代陶俑
汉代陶俑

3 号展厅的最后,以一座整体搬迁复原陈列的宏大而精美的邳州山头汉画像石墓,向观众揭示了汉代墓葬文化之兴盛。石墓发现于邳州戴庄镇梁王城遗址,是一座东汉晚期砖石混合结构的墓葬,由墓道、前室、后室及迩室组成,庭室保存完整。前后室的山墙和门柱、后室的厚壁、迩室的门楣门柱上都刻有画像,分上中下三层:下层刻墓主人的现实生活场景,上中层刻祥禽瑞兽等升天时的虚幻场景。

从某种角度看,石墓还真有一些西亚文化的感觉啊!

[东汉] 邳州山头汉画像石墓
[东汉] 邳州山头汉画像石墓
[东汉] 邳州山头汉画像石墓
[东汉] 邳州山头汉画像石墓
[东汉] 邳州山头汉画像石墓
[东汉] 邳州山头汉画像石墓

门旁孤零零立着一座东汉时期的 “纺织图” 画像石。内容从上至下分四层来表现:第一、三、四层分别表现迎宾、烹饪、祭祀等内容,第二层即 “纺织图”,是汉代纺织图中具有代表性的一幅。

[东汉] “纺织图”画像石,泗洪出土
[东汉] “纺织图” 画像石,泗洪出土

至此结束了二楼的参观。

14 条评论

发表评论 →
Wordpress App 11 Wordpress App 11 iPhone iOS 12.0 iPhone iOS 12.0

话说你是怎么做到拍了这么多照还记得每件都是啥名的,莫不是一张原物照一张标签照… 加上在博里加标签.. 工作量惊人! 😀

发表评论

2004-2019 © Travel Jour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