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 2 月 16 日

六朝迭兴

公元 211 年,孙权将治所从京城(镇江)迁至秣陵(南京),次年改名建业。西晋末,因避讳愍帝司马邺之讳,改名建康。317 年晋室南迁,又为东晋首都。而后宋、齐、梁、陈均立都建康。六朝以建康为都,前后约 330 年。

[南朝] 石辟邪

[南朝] 石辟邪

[南朝] 石辟邪

[南朝] 石辟邪

六朝时的墓室砖别具特色。有西晋时的 “议曹朱选将功吏砖”,出土自宜兴周墓墩;有西晋元康二年(292 年)时的 “元康二年砖”,出土自南京赵士岗;有东晋 “泰元八年砖”,出土自南京苜蓿园;有东吴时的 “凤凰元年砖”,出土自溧阳东王公社;有南齐时的 “莲瓣纹砖”,出土自丹阳胡桥公社;有六朝时的 “人物纹砖”,出土自南京江宁区谷里公社;还有南朝时的 “莲花纹砖”,出土自南京雨花台铁心公社;等等。

[六朝] 墓室砖

[六朝] 墓室砖

[东晋] “卞氏王夫人墓砖”,太和元年(366年),南京赵士岗出土

[东晋] “卞氏王夫人墓砖”,太和元年(366 年),南京赵士岗出土

六朝时的瓦当也很有美感。

[六朝] 莲花纹瓦当一组

[六朝] 莲花纹瓦当一组

今年是猪年,因此博物馆切合生肖,展出了与 “猪” 相关的各类文物。

[六朝] 滑石猪,南京马群、黄家圩、西善桥、童家山、东善桥出土

[六朝] 滑石猪,南京马群、黄家圩、西善桥、童家山、东善桥出土

[六朝] 滑石猪,南京幕府山、西善桥、赵士岗出土

[六朝] 滑石猪,南京幕府山、西善桥、赵士岗出土

[六朝] 滑石牛

[六朝] 滑石牛

【左】陶鸡,西晋太康四年(283年),南京江宁区秣陵镇出土;【右】陶雁,东吴凤凰二年(273年),南京赵士岗出土

【左】陶鸡,西晋太康四年(283 年),南京江宁区秣陵镇出土;【右】陶雁,东吴凤凰二年(273 年),南京赵士岗出土

[东吴] 红陶佛像,凤凰二年(273年)南京赵士岗出土

[东吴] 红陶佛像,凤凰二年(273 年)南京赵士岗出土

六朝时的陶俑制作工艺比汉代有了长足的进步。

[南朝] 执盾武士陶俑,南京富贵山出土

[南朝] 执盾武士陶俑,南京富贵山出土

[六朝] 灰陶俑

[六朝] 灰陶俑

[东晋] 陶官吏俑

[东晋] 陶官吏俑

从汉代晚期开始,青釉制品便风行于社会。至晋代,器物已颇有艺术气息。

[西晋] 青釉狮形水注,南京六郎公社出土

[西晋] 青釉狮形水注,南京六郎公社出土

[西晋] 青釉四系带盖水盂,南京西岗出土

[西晋] 青釉四系带盖水盂,南京西岗出土

门阀氏族制度是六朝时基本的社会特征。士族讲究门第,西晋末渡江士族以王、谢、袁、萧为大,称侨姓;吴国旧族以朱、张、顾、陆为大,称吴姓。东晋时,士族强盛,皇权式微,最有权势的士族控制了政权,形成了 “王与马,共天下” 的局面,并制定了 “九品中正制” 的门阀选官制度。士族生活富贵安乐,在 “越名教而任自然” 的风尚影响下,穿着崇尚宽大、舒适和飘逸,饮食追求美味,玉勒丰富多彩。这一时期出土的文物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六朝时代的特征。

【左】[西晋] 青釉带盖四系罐,南京卫岗出土;【中】[西晋] 青釉双系四足扁壶,南京锁金村出土;【右】[东晋] 青釉刻莲瓣纹四系罐

【左】[西晋] 青釉带盖四系罐,南京卫岗出土;【中】[西晋] 青釉双系四足扁壶,南京锁金村出土;【右】[东晋] 青釉刻莲瓣纹四系罐

青铜器并未退出历史,一些器具仍以青铜制造。

[西晋] 铜鐎斗,南京梅家山出土

[西晋] 铜鐎斗,南京梅家山出土

[南朝] 人骑兽形铜灯

[南朝] 人骑兽形铜灯

一些青瓷制品制作得相当精致,线条优美,比例适中,肌肉饱满。

[西晋] 青瓷羊,南京西岗果木场出土

[西晋] 青瓷羊,南京西岗果木场出土

[西晋] 青釉瓷神兽尊,宜兴周墓墩出土

[西晋] 青釉瓷神兽尊,宜兴周墓墩出土

这个出土自宜兴周墓墩的果盘像极了如今的巧克力盒子。 ❓

[西晋] 青釉长方果盘,宜兴周墓墩出土

[西晋] 青釉长方果盘,宜兴周墓墩出土

[西晋] 青釉耳杯盘,南京西岗出土

[西晋] 青釉耳杯盘,南京西岗出土

三国、两晋的古人不知怎么想的,特别喜欢这种堆塑罐、魂瓶之类的。

[西晋] 青瓷飞鸟人物堆塑罐,元康四年(294年),句容石狮公社出土

[西晋] 青瓷飞鸟人物堆塑罐,元康四年(294 年),句容石狮公社出土

[东吴] 红陶飞鸟人物堆塑罐,南京赵士岗出土

[东吴] 红陶飞鸟人物堆塑罐,南京赵士岗出土

当年生产力低下,作为生产力重要工具象征的陶牛是古人最重要的陪葬品之一。

[六朝] 陶牛

[六朝] 陶牛

[南朝] 陶牛,南京童家山出土

[南朝] 陶牛,南京童家山出土

[六朝] 灰陶牛车,南京石门坎出土

[六朝] 灰陶牛车,南京石门坎出土

南京博物馆藏有一些很特别的展品——砖画。目前我国发现的最早砖印壁画,就出现在南京,其中一些是全国仅有的珍品。

[南朝] 狮子砖画

[南朝] 狮子砖画

[南朝] 羽人戏龙砖画

[南朝] 羽人戏龙砖画

[南朝] 鼓吹出行砖画

[南朝] 鼓吹出行砖画

镇馆之宝——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画。1960 年 4 月,考古队在南京雨花台西善桥宫山发现了一座南朝大墓,墓内首次发现 “竹林七贤与荣启期” 砖印壁画。壁画分为两部分,各长 240 厘米、高 88 厘米,分布在墓室两侧,由近 300 块砖拼砌而成。“竹林七贤” 是指魏末晋初七位名士——嵇康、阮籍、山涛、刘伶、阮咸、向秀、王戎。而多出来的那位 “荣启期”,则是春秋时代与孔子对文的隐士,出现在竹林七贤的队列中,颇值得玩味。画面上,荣启期在树荫下席地而坐,鼓琴高歌,正是陶渊明诗中吟咏的 “荣叟老带索,欣然之弹琴” 的形象。

[南朝] 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画:荣启期、阮咸

[南朝] 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画:荣启期、阮咸

[南朝] 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画:阮咸、刘伶

[南朝] 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画:阮咸、刘伶

[南朝] 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画:刘伶、向秀

[南朝] 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画:刘伶、向秀

[南朝] 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画:嵇康、阮籍

[南朝] 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画:嵇康、阮籍

[南朝] 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画:山涛、王戎

[南朝] 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画:山涛、王戎

忽然想起儿时曾读蔡志忠漫画之《六朝的清淡》,对六朝的印象甚是美好,今日更是加深了这种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