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16日

南博在去年11月27日,“进口”了意大利巨匠达 · 芬奇的《美丽公主》、米开朗基罗的《倚靠十字架的基督》、拉斐尔的《圣家庭》等68件“文艺复兴三杰”及其追随者的作品,举行了“世界巨匠——意大利文艺复兴三杰”特展,2月是展出的最后一个月。

意大利文艺复兴三杰展
意大利文艺复兴三杰展

该特展需提前一天在微信上预约,并支付50元门票。进展馆前还需要领取牌号和讲解器。纵使如此,抵挡不住各地民众蜂拥而至。

意大利文艺复兴三杰展
意大利文艺复兴三杰展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米开朗基罗最具代表性的“倚靠十字架的基督”。如此近距离观看这件五百年前的雕塑作品,仍然为米开朗基罗精湛的雕塑功底所折服,尤其是人物皮肤的光滑与十字架近似原木的质感的对比,让人叹服。

米开朗基罗“倚靠十字架的基督”
米开朗基罗“倚靠十字架的基督”

达·芬奇《美丽公主》,1495-1496年,私人收藏,今日最重要的展品之一。面前围着几十个人久久不愿离去,有些女士的鼻子恨不能贴到画上去……好容易挤进去拍得两张。

达·芬奇《美丽公主》
达·芬奇《美丽公主》

达·芬奇《自画像》(复制品),1515-1516年,都灵皇家图书馆藏。

达·芬奇《自画像》(复制品)
达·芬奇《自画像》(复制品)

达·芬奇《天使习作》(传),15世纪70年代晚期,都灵皇家图书馆藏。

达·芬奇《天使习作》(传)
达·芬奇《天使习作》(传)

达·芬奇《青年男子半身像》(传),约1495年,都灵皇家图书馆藏。

达·芬奇《青年男子半身像》(传)
达·芬奇《青年男子半身像》(传)

奥雷利奥·卢伊尼《老妇人侧面头像》(传),16世纪,都灵皇家图书馆藏。

奥雷利奥·卢伊尼《老妇人侧面头像》(传)
奥雷利奥·卢伊尼《老妇人侧面头像》(传)

达·芬奇《长有胡须的男子肖像》,约1502年,都灵皇家图书馆藏。

达·芬奇《长有胡须的男子肖像》
达·芬奇《长有胡须的男子肖像》

达·芬奇《赫拉克勒斯与尼米亚猛狮》,约1506-1508年,都灵皇家图书馆藏。

达·芬奇《赫拉克勒斯与尼米亚猛狮》
达·芬奇《赫拉克勒斯与尼米亚猛狮》

达·芬奇及其助手《圣婴赐福》,约1510年,都灵皇家图书馆藏。

达·芬奇及其助手《圣婴赐福》
达·芬奇及其助手《圣婴赐福》

达·芬奇《女孩头部像》(传),约1500-1510年,都灵皇家图书馆藏。

达·芬奇《女孩头部像》(传)
达·芬奇《女孩头部像》(传)

达·芬奇《老者坐姿侧面像》,约1495年,都灵皇家图书馆藏。

达·芬奇《老者坐姿侧面像》
达·芬奇《老者坐姿侧面像》

个人认为本日展出最精美的作品之一:弗朗切斯科·梅尔兹《丽达与天鹅》(传),约1505-1510年,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藏。

弗朗切斯科·梅尔兹《丽达与天鹅》
弗朗切斯科·梅尔兹《丽达与天鹅》

达·芬奇的追随者《樱桃圣母》,16世纪末,私人藏品。

达·芬奇的追随者《樱桃圣母》
达·芬奇的追随者《樱桃圣母》

吉安·贾科莫·卡普洛蒂《圣母子、圣安娜与羔羊》,约1520-1525年,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藏。

吉安·贾科莫·卡普洛蒂《圣母子、圣安娜与羔羊》
吉安·贾科莫·卡普洛蒂《圣母子、圣安娜与羔羊》

达·芬奇《面部比例习作》,约1489-1490年,都灵皇家图书馆藏。

达·芬奇《面部比例习作》
达·芬奇《面部比例习作》

达·芬奇《鸟类飞行手稿》(复制品),约1505-1506年,都灵皇家图书馆藏。

达·芬奇《鸟类飞行手稿》(复制品)
达·芬奇《鸟类飞行手稿》(复制品)

达·芬奇《马臀部及后腿习作》,约1508年,都灵皇家图书馆藏。

达·芬奇《马臀部及后腿习作》
达·芬奇《马臀部及后腿习作》

作为一代雕塑大师,米开朗基罗的雕塑作品竟然充满了现代气息——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河神》,约1525年,佛罗伦萨米开朗基罗故居博物馆藏。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河神》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河神》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维纳斯雕像背部、臀部习作》,1520-1530年,佛罗伦萨米开朗基罗故居博物馆藏。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维纳斯雕像背部、臀部习作》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维纳斯雕像背部、臀部习作》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男子腿部习作》,1505-1506年,佛罗伦萨米开朗基罗故居博物馆藏。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男子腿部习作》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男子腿部习作》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裸体习作》,1513-1516年,佛罗伦萨米开朗基罗故居博物馆藏。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裸体习作》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裸体习作》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青年女子侧面习作》,1520年,佛罗伦萨米开朗基罗故居博物馆藏。

v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青年女子侧面习作》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腿部习作》,1524-1525年,佛罗伦萨米开朗基罗故居博物馆藏。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腿部习作》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腿部习作》

马塞洛·韦努斯蒂《米开朗基罗肖像》,1535年后,佛罗伦萨米开朗基罗故居博物馆藏。

马塞洛·韦努斯蒂《米开朗基罗肖像》
马塞洛·韦努斯蒂《米开朗基罗肖像》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的追随者《坐姿裸体习作》,16世纪,佛罗伦萨米开朗基罗故居博物馆藏。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的追随者《坐姿裸体习作》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的追随者《坐姿裸体习作》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坐姿人体习作》,1524-1525年,佛罗伦萨米开朗基罗故居博物馆藏。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坐姿人体习作》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坐姿人体习作》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最后的审判习作》(复制品),约1534年,佛罗伦萨米开朗基罗故居博物馆藏。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最后的审判习作》(复制品)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最后的审判习作》(复制品)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的追随者《最后的审判》局部临摹,16世纪,佛罗伦萨米开朗基罗故居博物馆藏。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的追随者《最后的审判》局部临摹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的追随者《最后的审判》局部临摹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的追随者《最后的审判》局部临摹,16世纪,佛罗伦萨米开朗基罗故居博物馆藏。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的追随者《最后的审判》局部临摹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的追随者《最后的审判》局部临摹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人体、建筑习作》,1544-1545年,佛罗伦萨米开朗基罗故居博物馆藏。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人体、建筑习作》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人体、建筑习作》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及其追随者《防御工事设计及人体习作》,1530年,佛罗伦萨米开朗基罗故居博物馆藏。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及其追随者《防御工事设计及人体习作》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及其追随者《防御工事设计及人体习作》

安东尼奥·米尼《男子裸体习作》(传),16世纪,佛罗伦萨米开朗基罗故居博物馆藏。

安东尼奥·米尼《男子裸体习作》(传)
安东尼奥·米尼《男子裸体习作》(传)

安东尼奥·米尼《男子头部习作》(传),16世纪,佛罗伦萨米开朗基罗故居博物馆藏。

安东尼奥·米尼《男子头部习作》(传)
安东尼奥·米尼《男子头部习作》(传)

安东尼奥·米尼《人物习作》(传),16世纪,佛罗伦萨米开朗基罗故居博物馆藏。

安东尼奥·米尼《人物习作》(传)
安东尼奥·米尼《人物习作》(传)

巴蒂斯塔·弗兰科《带翼人像习作》,16世纪,佛罗伦萨米开朗基罗故居博物馆藏。

巴蒂斯塔·弗兰科《带翼人像习作》
巴蒂斯塔·弗兰科《带翼人像习作》

尼科洛·特里博洛《圣母子》,16世纪,佛罗伦萨米开朗基罗故居博物馆藏。

尼科洛·特里博洛《圣母子》
尼科洛·特里博洛《圣母子》

弗朗西斯科·布里那《丽达与天鹅》临摹,约1575年,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藏。

弗朗西斯科·布里那《丽达与天鹅》临摹
弗朗西斯科·布里那《丽达与天鹅》临摹

乔治·吉斯所作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最后的审判》组画,创作者曾师从拉斐尔的学生朱利奥·罗马诺。

乔治·吉斯《最后的审判》组画之一:基督受难
乔治·吉斯《最后的审判》组画之二:基督受难
乔治·吉斯《最后的审判》组画之二:基督受难
乔治·吉斯《最后的审判》组画之三:殉道者与圣人群像
乔治·吉斯《最后的审判》组画之三:殉道者与圣人群像
乔治·吉斯《最后的审判》组画之四:审判者基督、圣母与圣人
乔治·吉斯《最后的审判》组画之四:审判者基督、圣母与圣人
乔治·吉斯《最后的审判》组画之五:被保佑者群像
乔治·吉斯《最后的审判》组画之五:被保佑者群像
乔治·吉斯《最后的审判》组画之六:天使与被罚入地狱的罪人战斗
乔治·吉斯《最后的审判》组画之六:天使与被罚入地狱的罪人战斗
乔治·吉斯《最后的审判》组画之七:吹奏号角的天使
乔治·吉斯《最后的审判》组画之七:吹奏号角的天使
乔治·吉斯《最后的审判》组画之八:被保佑者与天使
乔治·吉斯《最后的审判》组画之八:被保佑者与天使
乔治·吉斯《最后的审判》组画之九:艄公卡戎的小船
乔治·吉斯《最后的审判》组画之九:艄公卡戎的小船
乔治·吉斯《最后的审判》组画之十:复活的灵魂群像
乔治·吉斯《最后的审判》组画之十:复活的灵魂群像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哀悼基督》(石膏复制品),约1497-1499年,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藏。虽然是石膏复制品,但精准的还原了原作的精妙。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哀悼基督》(石膏复制品)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哀悼基督》(石膏复制品)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哀悼基督》局部(石膏复制品)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哀悼基督》局部(石膏复制品)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哀悼基督》侧面(石膏复制品)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哀悼基督》侧面(石膏复制品)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哀悼基督》侧面(石膏复制品)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哀悼基督》侧面(石膏复制品)

今日展出的重要作品之三——拉斐尔·桑乔《圣家庭》,约1512年,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藏。

拉斐尔·桑乔《圣家庭》
拉斐尔·桑乔《圣家庭》

平托瑞丘《圣婴耶稣》,约1492-1493年,私人藏品。

平托瑞丘《圣婴耶稣》
平托瑞丘《圣婴耶稣》

拉斐尔·桑乔《弹琴者》,16世纪初,都灵皇家图书馆藏。

拉斐尔·桑乔《弹琴者》
拉斐尔·桑乔《弹琴者》

佩里诺·德尔·瓦加《弹琴者》,16世纪,都灵皇家图书馆藏。佩里诺·德尔·瓦加(1501-1547年)曾协助拉斐尔完成梵蒂冈博尔吉亚寓所的壁画绘制任务。

佩里诺·德尔·瓦加《弹琴者》
佩里诺·德尔·瓦加《弹琴者》

拉斐尔·桑乔《青年女子肖像》(传),16世纪初,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藏。画中人物可能是意大利北部城市曼托瓦的贡扎加家族的一员。

拉斐尔·桑乔《青年女子肖像》(传)
拉斐尔·桑乔《青年女子肖像》(传)

拉斐尔·桑乔《穿越红海》(传),16世纪,都灵皇家图书馆藏。在梵蒂冈宫一道凉廊(“拉斐尔凉廊”)的十三个拱廊顶棚上,拉斐尔及其助手画了52幅《圣经》壁画,被称为“拉斐尔圣经”,这幅《穿越红海》与第八个拱廊上的壁画相关。

拉斐尔·桑乔《穿越红海》(传)
拉斐尔·桑乔《穿越红海》(传)

巴尔达萨雷·佩鲁齐《锡耶纳大教堂祭坛设计方案》,16世纪,都灵皇家图书馆藏。巴尔达萨雷·佩鲁齐(1481-1536年),意大利锡耶纳著名建筑师、画家,在建造圣彼得大教堂时曾与拉斐尔共事多年。

巴尔达萨雷·佩鲁齐《锡耶纳大教堂祭坛设计方案》
巴尔达萨雷·佩鲁齐《锡耶纳大教堂祭坛设计方案》

乔凡尼·达·乌迪内《装饰画习作》,16世纪,都灵皇家图书馆藏。乔凡尼·达·乌迪内(1487-1564年),拉斐尔的学生和助手,曾协助拉斐尔设计罗马建筑项目中的装饰元素。

乔凡尼·达·乌迪内《装饰画习作》
乔凡尼·达·乌迪内《装饰画习作》

佩里诺·德尔·瓦加《装饰画习作》,16世纪,都灵皇家图书馆藏。

佩里诺·德尔·瓦加《装饰画习作》
佩里诺·德尔·瓦加《装饰画习作》

帕尔米贾尼诺《圣家族与圣约翰》,16世纪,都灵皇家图书馆藏。

帕尔米贾尼诺《圣家族与圣约翰》
帕尔米贾尼诺《圣家族与圣约翰》

帕尔米贾尼诺《奥古斯都与西比尔习作》,16世纪,都灵皇家图书馆藏。

帕尔米贾尼诺《奥古斯都与西比尔习作》
帕尔米贾尼诺《奥古斯都与西比尔习作》

波利多罗·达·卡拉瓦乔《人体局部习作》,16世纪,都灵皇家图书馆藏。

波利多罗·达·卡拉瓦乔《人体局部习作》
波利多罗·达·卡拉瓦乔《人体局部习作》

观“文艺复兴三杰”作品展,虽然油画部分不多,雕塑也只寥寥两座,但“展览策展的重心是引领观众理解艺术家创作的构思过程”[1],值回票价。

以此作2019年2月南博参观之终笔。

参考

1. ^“文艺复兴三杰”来了,68 件艺术珍品南博开展![EB/OL]. http://app.myzaker.com/news/article.php?pk=5bfd47db1bc8e007540009c5. 现代快报全媒体. 2018-11-27

共有 15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