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Journal

歙县霞坑石潭村

2019 年 6 月 15 日

下汰村看完云海,退房往山下的霞坑镇石潭村。

昨天曾路过石潭,但未曾细看。今日带队老法师特意让大家体验黄山脚下古村落的魅力。

石潭村桥头古亭
石潭村桥头古亭

安乐桥横跨华源河两岸。河水并不多。

石潭老街安乐桥
石潭老街安乐桥
石潭老街安乐桥
石潭老街安乐桥
华源河
华源河
华源河
华源河

走过古石桥,进入石潭村内。这里多的是深宅大院。一只骄傲的公鸡堵在路口,赶也赶不走,仿佛责怪我们的到来侵犯了它的领地。

堵路的公鸡
堵路的公鸡
一线天
一线天

一座漆黑的大宅,矗立在小巷的终端。据说这里曾是一个祠堂。

深宅大院
深宅大院

走进大院,呵,好浮夸的黄粱木雕!

黄粱木雕
黄粱木雕
黄粱木雕
黄粱木雕
黄粱木雕
黄粱木雕

手脚并用的爬上陡峭的木楼梯,来到二楼。各间屋子里,一派年久失修的景象。老家什却还放在这里。

二楼储物间
二楼储物间
二楼储物间
二楼储物间
二楼储物间
二楼储物间
二楼储物间
二楼储物间

三楼屋外,是一条狭长的廊道。廊道靠外一侧,是长长的座椅和木栏。当年,想必在祭祀之后,有不少人坐在木栏上聊天、休憩。

三楼长廊
三楼长廊

回到一楼,广角无法展现这座大宅的宏伟。

深宅大院
深宅大院

出门时瞥见门口高高贴着一张发黄的残破海报,仔细一瞧,呵,竟是晚清时的捷报!遥想当年这家人将此捷报贴在入口正壁上,应是欣喜得狠。

捷报!贵府老爷方□□宝銓恭□。光绪丁酉正科江南乡试中式第□四名举人。省报□□。

捷报
捷报

而出门,便是一个小小的菜园。读书与耕樵,是旧时乡间最质朴的生活。

小院
小院

坐落在村庄正街并排而立的 “叙伦堂” 和 “春晖堂”,系石潭村吴氏兄弟祠,是明代徽派建筑的典型代表。特别是叙伦堂,始建于明朝嘉靖甲寅年(1554 年),门面阔 16 米、进深 38 米,前后有三进两天井,雄伟高大、气势恢弘。砖墙围护,梁柱皆巨木,有二十四根粗大银杏通天柱矗立于天井四周,大小木梁共有一百根,故名 “百梁厅”。其 “百子闹元宵”、“八仙过海” 的精湛木雕被认为是稀世珍宝。   

叙伦堂
叙伦堂
叙伦堂
叙伦堂

叙伦堂内,柱子上挂满了牌匾,非常有气势。

叙伦堂
叙伦堂

咦,怎么会有 “延陵世泽” 这样的字样?难道这石潭村的始祖,竟来自俺们江苏常州?

叙伦堂
叙伦堂
叙伦堂
叙伦堂

四周转了一圈,墙上的各种字画牌匾写着,石潭吴氏宗祠供奉始祖是宋代大儒吴用清之子吴启。吴启长子吴延硕自歙县迁居宣城,其后世又迁居肥东六家畈,形成皖北的著名 “肥东六家畈吴氏”,而其弟吴唯就近南迁石潭村。吴氏自认泰伯后裔,因此自觉与泰伯挂钩也不稀奇。泰伯故在延陵(常州府无锡县),因此有此 “延陵世泽” 字样。

叙伦堂
叙伦堂
叙伦堂
叙伦堂

隔壁是春晖堂,虽然没有叙伦堂这般壮阔雄浑,却也非常气派。

春晖堂
春晖堂
春晖堂
春晖堂
春晖堂
春晖堂

毛主席语录还保留在两侧。五十多年过去,语录本身也与老去的小将们一起,成为了历史永恒的印记。

毛主席语录
毛主席语录
毛主席语录
毛主席语录
春晖堂
春晖堂
春晖堂
春晖堂

春晖堂里虽然没有叙伦堂中那么多的牌匾字画,却有一些农具,还有一条草龙。

春晖堂草龙
春晖堂草龙
春晖堂
春晖堂
春晖堂
春晖堂
斗私批修
斗私批修

春晖堂隔壁有至善堂,现已成为村委会所在。

至善堂
至善堂
至善堂
至善堂
至善堂
至善堂

沿着正街随便走走,到处都是古宅,高大的马头墙与阔面的正门,无时不刻彰显着这里曾有的辉煌。

古宅
古宅

而今天的石潭村民,却在远离这种辉煌,留下了遍体鳞伤的老宅。

倒塌的房屋
倒塌的房屋

曲曲折折的小巷子里,仍然生活着不少人家。正是午饭时分,袅袅的炊烟从四处升起,混杂着无法辨识的乡音,一派远方田园的气息。

小巷
小巷
忠远堂
忠远堂
屋檐上的草
屋檐上的草

据说,这石潭村的墙基,都是别有特色,有像这样用叠石法垒砌的,有像远处那样用石块垒砌的。各不相同。

叠石
叠石

迎面走来一只小狗、一个漂亮的小女孩儿和一位抱着孙子的年轻的奶奶。如果不是太近来不及抓拍全身,该是多完美的一张照片啊!

完美的家人
完美的家人

顺着小巷,绕出村口。一位美丽的少女,站在路边,凝视着桥外的世界。

眺望外面的世界
眺望外面的世界

石潭村,就像这位少女,怀着一颗不安的心,从古代走向了今天。

1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

发表评论

2004-2019 © Travel Jour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