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Journal

休宁溪口木梨硔

2019 年 6 月 15 日-16 日

别过石潭村,上车向西南,往本次旅摄的最后一站——木梨硔而去。

木梨硔,在黄山市休宁县溪口镇海拔近千米的苦竹尖山腰,是徽州古镇中海拔最高的村落。始建于明万历十五年,据传族人原姓环,因家族犯案,迁逃于此,改姓詹。现有村民 52 户、166 人,以林、茶为业,有少许梯田油菜和水稻。村落由南向北,依山势呈阶梯状延伸。

路过昨天去过的深渡镇,午饭仍然是那户人家,只是换了个地儿,去到渡口景点附近的新店,条件较昨天好一些。

饭毕本应先往歙县富堨村的老榨油坊拍摄,但工人师傅都休息,于是这趟算是黄了。不过六月有些炎热的天气,一行人也颇为懈怠,坐在饭店里,电扇呼啦啦的吹,喝着冰可乐玩着扑克,颇为惬意。

休息了两个时辰,继续出发。100km 的路,在大巴车上晃得七荤八素,腰酸背痛。

至溪口镇,大巴继续往山上开。山腰处,土路仅容一车通过,大巴司机使尽全力,终于堵在了一条小路上。一行人只能下车徒步,负重前行,爬往山顶。

器材、衣物、用品,哪一件东西在此时都多余,恨不能扔之而后快。尤其是三脚架,痛骂自己脑抽又带上了它。山其实并不高,但是缺乏锻炼的我们走得面无人色,阳光也毫不犹豫的 “烤验” 着我们的毅力。

讲真,不得不佩服如今手机的摄像头,新款 iPhone 的表现终于符合了十多年来对随身 “匕首” 型相机的要求——掏之能战,战无不胜。

木梨硔上山路
木梨硔上山路

木梨硔半山草亭
木梨硔半山草亭
木梨硔竹林山路
木梨硔竹林山路

二十分钟后,终于到了村子里。

木梨硔山顶
木梨硔山顶

山顶的村落,虽然简陋,但却与山脚的徽派建筑一脉相承。

木梨硔
木梨硔

老法师联系的农家乐给了我们一间刚造好的、散发着桐油松木气味的新房,我要了二楼,推开窗,山风徐徐,瞬间就不想动了。

木梨硔民居
木梨硔民居

换个角度用相机拍两张。发到朋友圈后,引来一片嫉妒。

木梨硔民居
木梨硔民居
窗外群山
窗外群山

休息了半个多小时,满不情愿的出发去山腰上的平台拍日落。

木梨硔民居
木梨硔民居

路过村民家,在引水的山泉旁,老板正在杀鸡,貌似过几个时辰便会进入我们的腹中……

杀鸡
杀鸡
民居
民居
后山山路
后山山路

石阶路,不少条石有字。这是界碑,还是墓碑?

条石
条石
至观景台的山路
至观景台的山路

约三十分钟,来到观景台。从这里,可以在夕阳映照下拍摄木梨硔古村落。观景台上挤满了人,还有个似曾相识的外国大妈也占着一个位置。好容易等走了个人,钻了进去,占好第一排,冒着酷热等待黄金时刻的到来。

眺望木梨硔
眺望木梨硔

旁边来自南京的小伙端出了最新款的 Nikon Z6,配上 Nikkor 50mm/f1.4G,貌似很牛掰。羡慕之余,默默的换了一个一直没拿出来的 XF 35mm/f1.4 R 定焦镜。

眺望木梨硔
眺望木梨硔

等效 50mm 视角下,原本平淡的景色也变得生动起来。

木梨硔夕阳
木梨硔夕阳
木梨硔夕阳
木梨硔夕阳

手机也来一张,感觉大不同。

手机中的木梨硔夕阳
手机中的木梨硔夕阳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太阳便落下了山头。大多数法师还在原地等着拍村庄亮灯笼,作为摄影界酱油神,我已下山往回走。

木梨硔傍晚
木梨硔傍晚
木梨硔傍晚
木梨硔傍晚
木梨硔傍晚
木梨硔傍晚

等他们下山才能开饭,实在无聊,拍拍小景。

路边植物
路边植物
村中盆景
村中盆景
做菜的村民
做菜的村民

月上梢头,对面山腰的建筑便是刚才所在的观景台。

月上梢头
月上梢头
华灯初上
华灯初上

小奶狗眼巴巴的看着正在吃饭的一家人。路过的 90 后小美女忍不住喂它吃肉松。

一家人与狗儿
一家人与狗儿

忽然走过神情慌乱的三个男子,原来玩过了火,把 Spark 飞进了竹林——炸机了……

作为飞友,还是很不厚道的笑了。😝

虽说天黑了,炸机风险是相当存在的,但不作就不会死。于是我也取出了飞机,飞到天上看一眼,应该不算作吧。

看,我坐在长椅上,吹吹风动动手就拍到夜景,不比那些扛着大炮在对面山头喂蚊子的老法师高明吗?

俯瞰木梨硔夜色
俯瞰木梨硔夜色

等到八点,这帮人才姗姗来迟的坐了下来。开饭!

油炸溪鱼
油炸溪鱼
笋干香干青椒肉片
笋干香干青椒肉片
油爆包菜
油爆包菜
韭菜炒鸡蛋
韭菜炒鸡蛋
咸肉炖豆腐
咸肉炖豆腐
土鸡汤
土鸡汤

这里要强调一下,傍晚明明看到老板在杀两只鸡,怎么到我们的锅里就剩四分之一只了……

酒足饭饱,几个人又吹了会儿牛,九点半回到房内。

法师通知说明日四点半起床去占山头。话说每次出行都搞得这么疲劳,加上同舍各个鼾声震天,我对这样的早起已丧失了热情,明天能不能起来就听天由命吧!


凌晨四点,天还黑着,第一次参加摄影活动的这位同舍就乒乒乓乓的穿戴整齐出发了。昨晚我看过日出时间,还在两个小时以后,于是嘟囔了一声你先去,便继续睡下。这一个小时睡得还特香,等闹钟响起已是五点半了。

按部就班穿戴整齐,往昨晚路过的三岔路口而去。虽然起得晚了,但天依然阴着,好像太阳也不怎么给力,云海更是没戏,于是更是定心。

早晨的山路
早晨的山路
早晨的山路
早晨的山路
山上蓄水池
山上蓄水池
山路盘石
山路盘石
山间小路
山间小路

因为是一个人走,因此没什么方向,只知道是往后山而去。路上遇到好几个下山的人,问了一下路,知道就在不远处有个山包,可以看山前山后的风景。

爬上这个山包,全是土路,好在虽然湿润,但并不是烂泥。

山顶的灵芝
山顶的灵芝

上山一看,风景,可以说是没有;云海,可以说有,但稀稀拉拉的飘着几朵。

手机中的木梨硔之晨
手机拍的木梨硔之晨
手机中的木梨硔之晨
手机拍的木梨硔之晨

山顶只看见三个人,在玩飞机,一问,就是昨天晚上炸机后慌乱的找飞机的三个湖北男子。笑着聊了一会儿,他们是跟着年长的那位老师专程拍云海的,很不好意思的说昨天飞机挂在竹子上,没办法找了……不过这些有钱人脖子上挂着的都是价格不低的 A7RIII,说还带了一架 Marvic Pro 主机,昨晚那架炸掉的 Spark 是备机……

不作就不会死,我很淡然的取出我的小飞机,悠然飞了上去。

航拍木梨硔之晨
航拍木梨硔之晨
航拍木梨硔之晨
航拍木梨硔之晨
航拍木梨硔之晨
航拍木梨硔之晨
航拍木梨硔之晨
航拍木梨硔之晨

今日的天气也只能这样了。

不知是不是穿着荧光黄的冲锋衣刺激了山顶的野蜂,这些害虫疯狂的围着我打转,不一会儿手臂上便莫名其妙一阵剧痛,是被野蜂扎了。

赶紧撤退。一路打电话找队友,他们纷纷表示在冻了一早上又没拍到日出云海后,已经撤到了观景平台,并对我这种睡到天亮的先知先觉感到由衷敬佩……

下山路
下山路
下山路
下山路
蓄水池
蓄水池
下山路
下山路

三岔路口,有做生意头脑的村民摆出早点摊,金黄的面饼香气扑鼻。

下山路
下山路

回到旅舍,桌旁吃早餐,白粥+白馒头+鸡蛋+咸菜。咸菜都是山民新做的,很新鲜。

酸角
酸角
酸黄瓜
酸黄瓜
萝卜干
萝卜干

昨晚活蹦乱跳的小奶狗今天是这个姿势……

酣睡的小奶狗
酣睡的小奶狗

经过早起的摧残,一些人竟然还有精力去拍农家。作为死不要好的伪摄影师,我独自回到木屋收拾东西,完毕后躺在床上刷着手机喝喝茶看看风景……

木屋中的清晨
木屋中的清晨

一个小时后集合出发。下山路明显比上山惬意得多。

木梨硔村口
木梨硔村口
木梨硔下山路
木梨硔下山路

山路旁的植物中,处处是生机,有两根手指粗的黑金色毛虫,有伪装成枝条的绿色毛虫,还有诡异如此的绿色蜘蛛。

绿色小蜘蛛
绿色小蜘蛛

有几位同行者明显是伤到了,走了大半个时辰才走下来。

回程历时九小时,含服务区休息一小时。年纪大了,浑身散架……

啊,回家真好!

26 条评论

发表评论 →

发表评论

2004-2019 © Travel Jour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