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 9 月 15 日

标题可能吓人一跳,不过我也没想过会在这两年去毛熊之国。

近有新疆啊,西藏啊,云南啊,远有日本啊,台湾啊,柬埔寨啊……好多地儿都排着计划呢。

起因是早在去年,家母说一定要跟三姨去一趟俄罗斯,了却老一辈的苏联情怀。

后因家事,便耽搁了下来……

今年六月,家母又再提起,且坚持说出资让我当 “保镖”。

想想也好,既能散心,又陪着长辈,还用掉年假。

再说,也已有七年没有出国了!

这七年,真是忙得焦头烂额,不堪回首,年假都没请过。

翻翻日志,2012 年去巴西出差成了最后一次出国。

那趟还是挺值得回忆的。而且临时起意,在多哈机场买了旗舰微单 NEX-7,配着蔡司镜头,出片奇佳。

这次,提前三个月准备器材。无人机,是不能带的。翻来覆去的琢磨,最后为了轻便,只带了 X-Pro2、XF 14mm/f2.8 R、XF 23mm/f2 R 和新入的 G5 X Mark II,放在随身摄影包里。

其中,14mm 是全程挂机,G5 是塞在包里随时取用。总体而言,还算方便,只是最喜欢的 23mm 未免割舍,什么切割空气的刀锐奶化也是不存在的。

另外,还租了淘宝上人气挺旺的 “漫游超人” 随身 Wifi,280 元 10 天,用下来感觉挺一般,以后这种定点只去一个国家的应该不会再租了。


既然是度假,因此以流水账形式记录一番,想必读者应该能够谅解我无聊的闲言碎语和絮絮叨叨。😉

临行前几天,还天天在加班,连行李也没弄。好在有中秋节,拼了一天把行李收拾好。

行程是旅行社定的,圣彼得堡进,莫斯科出。

查了天气网站,目的地一直风雨交加,不禁惶惶。😳

15 日早 8 点在火车站附近集中,一辆大巴将四十人的团队送往浦东机场。

人确实太多,不过九月就这一个团,也是没办法。

上车时竟然碰到两位同事,分别送各自父母上车,只能说世界真是太小了。

中午 12 点来到浦东。跟十几年前我第一次来相比,如今机场更加现代化了,除了托运还是那么拥挤,其它环节全都是电子流,甚至过海关也是刷护照+按指纹一分钟搞定,让我这个七年没出国的老家伙惊掉了下巴。

听说近期东航国行开始推行简餐,因此决定在机场吃一顿。

曾经高不可攀的机场小餐厅,如今比以前便宜多了。

和府捞面

和府捞面

忘了在东航网站值机,于是被分配了中间排的位置,痛失俯瞰俄罗斯大地的机会。

MU259 在 15:50 准时起飞,不一会儿就开始派发飞机餐。机餐竟然比预想的好吃,顿时感到在捞面馆吃的那碗面好像是白吃了。

飞机餐

飞机餐

不一会儿便到黄昏。腼着脸蹭到机身两侧上海老阿姨的靠窗座位,拍了两张,算是交代。

飞跃夕阳

飞跃夕阳

搞不懂为啥 2019 年了,一样拍云海,相机的成像还不如十年前呢?

飞跃夕阳

飞跃夕阳

不一会儿,又开始派发飞机餐了……实在是吃不下了。简餐云云,杞人忧天。

飞机餐

飞机餐

熟练的拿出眼罩,吹起颈枕,穿上皮肤衣,披上毛毯,换上拖鞋,挂上脚垫,准备昏睡。

给家母和几个亲戚也配上了装备。瞥见隔壁的老阿姨们都羡慕的瞅着,不无得意的想,俺这个七年没出国的老江湖还是有用武之地的嘛。

十小时过去……当地时间 21:05,大雨中降落圣彼得堡机场 T1。

抵达圣彼得堡

抵达圣彼得堡

下飞机,穿上了新买的冲锋衣。走向摆渡巴士,大雨噼里啪啦的打在身上,真是让人担心啊!

雨中圣彼得堡机场

雨中圣彼得堡机场

雨中圣彼得堡机场

雨中圣彼得堡机场

机场过海关。密密麻麻全都是中国旅游团。俄罗斯海关大妈缓慢的盖着章。

拿行李又花了很久,再加上等全队出关到齐,磨磨蹭蹭的一个小时。

Welcome to Saint Petersburg

Welcome to Saint Petersburg

来接人的巴士停靠在机场外五百米远的道旁。风雨交加,秋寒料峭,沉重的行李拖着,真是一个下马威。

圣彼得堡机场

圣彼得堡机场

圣彼得堡机场

圣彼得堡机场

巴士很小,刚上车就发现这些随团的大爷大妈都 tm 是旅行专业户,各种占座动作快如闪电,真不像是上了年纪的……我直接就被挤到了最后一排,耳边还满是大爷大妈各种高分贝嘈杂抱怨之音,想起从前与同事两三个人漫游欧美的潇洒时光,真是一声感叹。

半小时后进入市区。市区整洁大方,满街前苏联时期的样板房。这些样板房其实在以前的北京也很多见。

下榻市区最西边瓦西里岛(Vasilyevsky Island)上的的丽柏·波罗的海酒店(Park Inn by Radisson Pribaltiyskaya Hotel),一个据说是圣彼得堡最佳的四星级酒店。

丽柏·波罗的海酒店外月光

丽柏·波罗的海酒店外月光

丽柏·波罗的海酒店大厅

丽柏·波罗的海酒店大厅

走进房间后感觉,嗯,四星级如家 style。毛熊国真是个渐渐落后的国度啊。

丽柏·波罗的海酒店客房

丽柏·波罗的海酒店客房

丽柏·波罗的海酒店客房窗外

丽柏·波罗的海酒店客房窗外

最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是淋浴,调节阀是左边旋钮控制温度,右边旋钮控制水量,隐藏龙头下方的拉钮切换花洒,贴在两米高的标签只有俄、日双语。

这四十年前的高级玩意我琢磨了五分钟,才避免了一场淋浴灾难。

第二天要早起,今天就到这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