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卡捷琳娜皇宫

2019年9月16日

第二日,圣彼得堡一早的阳光一扫心中阴霾,表明这座城市还是很给我们面子的。

酒店的回廊弯弯绕绕,每个回廊之间还有厚重的充当防火门的玻璃门,这是在其他国家没有遇见过的。

丽柏·波罗的海酒店的拐角
丽柏·波罗的海酒店的拐角

下楼用餐。自助餐厅设在地下一层,像极了中国的老式饭店。这种布局不禁让我觉得这座饭店是为战时而设计的。

酒店自助餐厅
酒店自助餐厅

鸡蛋壳桶……若不是走来走去的中亚面孔的俄罗斯侍者,安能分辨此处的属国?

鸡蛋壳桶
鸡蛋壳桶

对我来说,从前在德、奥早餐吃伤的经历印象深刻,于是,类似粥、橙、鸡蛋之类较为light之食物成为我的选择,而深谙中国游客胃口的俄罗斯人,也乐得只提供简单的早餐。

早餐
早餐

大堂,金光灿灿。

阳光
阳光

等人的功夫,拿着相机到酒店外拍点小品。苏联式的审美观,在建筑物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丽柏·波罗的海酒店
丽柏·波罗的海酒店

天气挺冷,仿佛国内的深秋。

丽柏·波罗的海酒店外
丽柏·波罗的海酒店外
丽柏·波罗的海酒店外广场
丽柏·波罗的海酒店外广场
丽柏·波罗的海酒店外广场地面
丽柏·波罗的海酒店外广场地面

今天上午本是先去冬宫,但地陪根据天气临时调整了行程,去往圣彼得堡南方30公里外的普希金市叶卡捷琳娜宫。

车外,波罗的海跨海大桥映入眼帘。

波罗的海跨海大桥
波罗的海跨海大桥

普希金市(Pushkin),旧称“沙皇村”(Tsarskoye Selo)。建于1708年,1808年设市,1917年十月革命前为历代沙皇的离宫。1811年,该市曾设高等政治学校,著名诗人普希金在此学习,为纪念他而改今名。

普希金市最著名的景点便是1990年被列入联合国世界遗产名录的叶卡捷琳娜宫([俄] Екатерининский дворец;[英] Ekaterina Palace)。1741年,彼得大帝之女伊丽莎白·彼得罗夫娜([俄] Елизаве́та I Петро́вна;[英] Elizabeth I Petrovna)登上皇位后,授权彼得堡最优秀的建筑师对略显简朴的庄园进行扩建,由意大利建筑设计师弗朗西斯科·巴托罗密欧·拉斯特雷利(Francesco Bartolomeo Rastrelli)操刀,新建了宫殿,扩展了花园和园中建筑,以其宏大的建筑规格、奢靡的内部装潢而著称于世。其儿媳、彼得三世([俄] Петр III Федорович;[英] Peter III Fedorovich)之妻、女沙皇叶卡捷琳娜二世([俄] Екатерина II Алексеевна;[英] Catherine the Great)登基后,将原来呈几何形布局的花园改建成时髦的英国式园林。

叶卡捷琳娜二世原名索菲·费里德里克·奥古斯特(Sophie Friederike Auguste),本是一个无忧无虑的普鲁士没落贵族的小女孩儿,为了政治联姻而远嫁沙皇俄国,改名叶卡捷琳娜·阿列克谢耶芙娜([俄] Елизавета Алексеевна;[英] Ekaterina Alexeievna),又因为生存而被迫弑君、爬上了权力的宝座。这与百年前的武媚娘何等相似!唯一不同的是叶卡捷琳娜在世时文治武功,为沙皇俄国今日博大的版图立下了汗马功劳,也因此被俄罗斯人尊称为叶卡捷琳娜大帝,与彼得大帝并驾齐驱。

大巴车停在德沃尔佐瓦亚大街(Dvortsovaya Ulitsa),下车步行。路边,俄国乐队看到中国游客,齐奏《歌唱祖国》,以换取小费,让人啼笑皆非。

参观叶卡捷琳娜宫分为两个部分:花园、宫殿,其中花园门票成人150卢布(约15元),宫殿门票成人1000卢布(约100元),而且购票后需一小时内进入宫殿参观,否则作废。

我们的地陪自称小商,23岁,是个初中就跟父母来到俄罗斯混涩会的黑黑的东北壮汉,走在街上很有气势。叶卡捷琳娜宫参观入口,几个外国团已经在排队了,小商脑子活络,说毛熊国人死板,不到十点不开门,不妨先去后花园游览,到时候他再想办法(开后门)。

叶卡捷琳娜宫入口
叶卡捷琳娜宫入口

于是绕过叶卡捷琳娜宫的入口,往花园而去。

叶卡捷琳娜宫
叶卡捷琳娜宫
叶卡捷琳娜宫著名的金顶
叶卡捷琳娜宫著名的金顶
叶卡捷琳娜宫金顶
叶卡捷琳娜宫金顶

因为叶卡捷琳娜女皇金发碧眼白皮肤,因此整座宫殿配色以蓝白金为主,体现了女皇个人的口味。

随手一拍,回来才发现宫殿上方有一轮淡淡的彩虹……

叶卡捷琳娜宫
叶卡捷琳娜宫

叶卡捷琳娜宫面向西北圣彼得港而背东南,面前花园中轴线的走向便是自西北到东南,体现了俄国崇拜彼得大帝、贯彻建设沙俄海军的意志。宫殿刚建成时,这种中轴线加上直来直去的草坪大道和修剪整齐如卫兵的常绿树木成了花园的标志风格,但随着叶卡捷琳娜二世即位后效仿英国,英式庭院建筑在宫殿西北方落成,蜿蜒小径代替了笔直的林荫路,修剪整齐的草坪变成了厚密茂盛的草地,方圆规矩的池塘改为轮廓曲折的湖面,自由生长的团团树林仿佛天然。也因此,可以把花园人为的分为东南花园和西北花园两个部分,它们在西南连为一体。

叶卡捷琳娜宫花园中轴线
叶卡捷琳娜宫花园中轴线
叶卡捷琳娜宫上浴室(Upper bath)
叶卡捷琳娜宫上浴室(Upper bath)
叶卡捷琳娜宫鲜花
叶卡捷琳娜宫鲜花

东南花园,树木修剪极其整齐。道路整体走向呈十字形,网格状。

花园大道
花园大道
花园大道
花园大道
小桥
小桥

大道的终点,是一座雄伟的修道院(Hermitage Pavilion),收藏有珍贵的文物。据说,这里还会定期举办一些音乐会,不过今天大门紧锁,只能在外面瞄一眼了。

修道院
修道院

从此折向西边,有一座人工湖。湖水碧蓝。湖中心有一座小岛,岛上有饭店,名“岛上大厅”(The Hall on Island)。

人工湖
人工湖

湖边有一座建筑,名“石楼”(Grotto Pavilion)。这么大一座建筑放在湖边,除了是供达官贵族欣赏湖景外,也没什么用处了吧,真不如我天朝士大夫家后院的石船舫来得有意境。

石楼
石楼

湖边有一些青铜雕塑,让人联想起丹麦的美人鱼雕塑,仿佛是用来欢迎从对岸游船归来的皇帝。远方,是一座土耳其清真浴室(Mosque & Turkish bath pavilion)。

湖边雕塑
湖边雕塑

湖中还有一座天鹅雕塑……不知是前人所放还是后人所造,觉得山寨感略强了一些。

湖中天鹅雕塑
湖中天鹅雕塑

沿着湖边,卡梅罗诺娃画廊博物馆(Kameronova Gallery Museum)映入眼帘。

卡梅罗诺娃画廊博物馆
卡梅罗诺娃画廊博物馆

东侧,一座小型的花园里,工作人员正在辛勤的修剪植物。

花园
花园

沿着博物馆往北走,罗马式的建筑鳞次栉比。

卡梅罗诺娃画廊博物馆
卡梅罗诺娃画廊博物馆
喷泉花园
喷泉花园

找了一圈才找到隐藏在通道内的一座公共厕所。推门进去,里面长这样……真想不到是公共厕所。另外现在才明白中国满大街的“WC”是哪里来的了,因为毛熊国的公厕也叫WC……

WC
WC

公厕外,是叶卡捷琳娜宫西南建筑部分。

叶卡捷琳娜宫西南
叶卡捷琳娜宫西南

由于地陪通知10点要回到出发地,因此往回走到了入口处。谁知一个人也没有,一看微信,说延到11点了。

蓝天飘着乌云,这是圣彼得堡每天的日常,因此冷风飒飒,忽晴忽雨。

叶卡捷琳娜宫东南
叶卡捷琳娜宫东南
叶卡捷琳娜宫
叶卡捷琳娜宫东南

重新回到卡梅罗诺娃画廊博物馆附近花园,找上了大部队。

花园
花园

一座长长的古罗马式“天桥”从画廊博物馆的二楼伸展出来,直接深入到叶卡捷琳娜花园深处,想必当年女皇也厌倦了爬上高低,干脆造了一座“快车桥”方便通行。

天桥
天桥

三姨说种着的是海棠花,我死活不信,掏出手机一查,还真是……

花园
花园

密林深处,雕像下,俄罗斯老妇在此取水,一旁的保安像看外星人一样瞅着她。我瞬间想起了家乡一口泉水旁,每天络绎不绝取水的乡人。

取水的老妇
取水的老妇

一场大雨扑面而来……

花园
花园
雕像与湖泊
雕像与湖泊
大雨中的石屋与湖
大雨中的石屋与湖

雨下了一阵,不下了,收起伞,又开始下,反反复复的折腾了好几次,人才慢慢的走回了出发地,等待地陪把我们带到宫中正式参观。

在大门口淋雨的滋味不好受,打着伞也不顶事,觉得鞋子湿了……

叶卡捷琳娜宫入口
叶卡捷琳娜宫正门入口

在门口吹了半小时冷风淋了半小时冷雨后,终于进入到安检处等待入内。俄罗斯人有奇怪的规定,入内必须将外套寄存,说是怕把脏污带入宫殿?寄存又花了不少时间,然后排队戴鞋套,领讲解器……

不过一切的麻烦都是值得的。由于宫殿实在太大,因此每个团的进入路线各不相同,参观路线也就迥异。我们没有从主楼梯上去,而是从宫殿东南侧入口进入,穿过一楼一系列的小房间,沿着侧梯一路上到二楼,由西向东游览。

会客室
会客室
会客室
会客室
水晶吊灯
水晶吊灯

过了会客室后,映入眼帘的第一个厅是花藤蔓厅。花藤蔓厅由建筑师卡梅隆设计,装潢工作于1781-1784年完成,白色与浅蓝色是大厅的主色调,古典主义风格,天花板和墙壁上多有雅致的花纹和阿拉伯式花纹,故得名。据载,叶卡捷琳娜二世曾在花藤蔓厅举行过隆重的典礼,还常常在这里开晚会,打扑克牌。

花藤蔓厅
花藤蔓厅
展示战争场面的巨型地毯
展示战争场面的巨型地毯
花藤蔓厅
花藤蔓厅

花藤蔓厅东侧,是第三前厅。第三前厅有着镀金的立柱、花纹、雕刻、装饰,天花板上的绘画是《奥林匹斯山》。整座厅充满了洛可可式风格。

第三前厅
第三前厅
《奥林匹斯山》
《奥林匹斯山》

第二前厅,与第一前厅的风格类似,一样金碧辉煌,但藤蔓和女性的雕塑更加突出。

第二前厅
第二前厅
第二前厅天花板油画
第二前厅天花板油画

第一前厅,较前两个厅面积更大,四周由巴洛克镀金花纹装饰,配上330支蜡烛,让该厅金碧辉煌。

此厅一大特色是法式蓝色瓷砖壁炉——明代中国青花瓷风靡世界,但价格奇贵,花瓶价格等重黄金,富贵如沙皇家也仅能收藏一两个瓶子。十七世纪,法国人钻研出彩陶技术,仿造出类似青花瓷的赝品软瓷,图案则高仿中国青花瓷,但因不含高岭土,手感与产自中国的真品有着云泥之别。就这,也让整个欧洲陶瓷收藏界疯狂不已,订单纷至沓来,连沙皇也不能免俗。

天花板油画是《巴胡斯和阿里亚德妮》,由意大利画家完成。1765年,叶卡捷琳娜二世过生日时,曾在这里举行了戏剧演出,后来每年都会在第一前厅举行戏剧演出和小型舞会。

第一前厅
第一前厅
第一前厅
第一前厅
《巴胡斯和阿里亚德妮》
《巴胡斯和阿里亚德妮》

接下来是叶卡捷琳娜宫最负盛名的厅之一——大厅。这座大厅面积约5000平方米,在圣彼得堡所有宫殿大厅中名列前茅,包括24个大窗户、24个小窗户,窗户之间有镀金浮雕装饰的大镜子,使大厅空间显得巨大。叶卡捷琳娜二世常在这里举行庄严的皇宫仪式,也将其用于盛大的宫廷舞会。大厅的镀金椴木雕刻熠熠生辉,图案有仙女、天使、花卉等,由130名俄罗斯木匠完成。天花板有巨型油画《俄罗斯凯旋》等,地板则由俄罗斯特有的橡木、枫木、胡桃木制作,以不同颜色的木材拼成各种几何图案。

大厅
大厅
大厅
大厅

大厅内有专业与游客合影的古装帅哥美女,一旁工作人员很专业的用中文喊着“200卢布”(20元),于是拉着亲戚与他们合影一张。

大厅与游客合影的帅哥美女
大厅与游客合影的帅哥美女

阳光穿透玻璃窗,自花园射入金色大厅,映衬得愈加奢华。

金色大厅
金色大厅
名贵的Steinway & Sons钢琴
名贵的Steinway & Sons钢琴

穿过大厅、授勋者餐厅,来到主楼梯。

主楼梯
主楼梯

由于部分区域正在修缮,因此一些展品移到了小的展厅,以展示沙皇时期皇室的风采。

叶卡捷琳娜二世塑像
叶卡捷琳娜二世塑像
精美的柜子
精美的柜子
女皇的长袍
女皇的长袍
梳妆台
梳妆台
皇室肖像
皇室肖像
皇室肖像
皇室肖像
沙皇着装
沙皇着装
沙皇使用的武器
沙皇使用的武器
女皇举行庆典油画
女皇举行庆典油画
沙皇尼古拉二世与他的小木马
沙皇尼古拉二世与他的小木马
尼古拉二世肖像(1914年)
尼古拉二世肖像(1914年)

叶卡捷琳娜宫最负盛名的厅是琥珀宫,它是叶卡捷琳娜宫的镇馆之宝,被誉为世界奇观之一。最早于1701年,以追求豪华生活而著称的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一世(1657-1713年)心血来潮,建造了一个主要由琥珀为材料装饰的琥珀宫。这个琥珀宫面积约55平方米,共有12块护壁镶板和12个柱脚,全都由当时比黄金价格贵12倍的琥珀制成。这些琥珀、黄金和宝石的总数量高达10万片,总重量超过6吨。整个工程花费了大约10年的时间。建成后的琥珀宫被腓特烈一世称为“世界第八奇观”。两年后,腓特烈一世去世,他的儿子继位,称腓特烈·威廉一世。1716年,穷兵黩武的腓特烈·威廉一世为与俄国结盟,将这稀世之宝作为礼物送给了彼得大帝,琥珀宫被从普鲁士运到俄罗斯,后安装在叶卡捷琳娜宫。这事儿当然让后世的德国人一直耿耿于怀,于是1941年,纳粹德国趁入侵苏联之际,将琥珀宫拆卸下来,装满27个箱子运到柯尼斯堡(旧普鲁士首都,战后划归苏联,改名加里宁格勒,现为俄罗斯在波兰与立陶宛之间的一块飞地)。这是世人所知古琥珀宫最后的去处,从此后,琥珀宫便从人们的视线中彻底消失了。二战结束后,苏联政府及对琥珀宫抱有兴趣的组织和个人对琥珀宫的下落进行了长时间的追踪,都以失败告终,许多人还为此离奇死亡,产生“琥珀宫诅咒”的传说,与“纳粹黄金”、“希特勒遗骸”等一起成了二战后最大的未解之谜之一。

1979年,为迎接2003年圣彼得堡建城300周年,苏联政府征调能工巧匠,依据历史照片和相关文献对琥珀宫开展复制工作。经过长达24年的艰苦努力,终于在2003年复原展出,成为轰动世界的重大事件。据说这一修复工程耗资总计2亿5千万美元。

正因如此珍贵,因此琥珀宫严格不许拍照。感叹其奢华,无法将高清图片展现给读者,只得于国外网站盗琥珀宫图一张。

过琥珀宫,来到叶卡捷琳娜宫又一著名的厅——绘画厅。里面放满了女皇长期搜罗来的上百幅欧洲名画。

绘画厅
绘画厅
绘画厅
绘画厅
绘画厅
绘画厅
绘画厅
绘画厅
绘画厅天花板油画
绘画厅天花板油画《诸神的战争》

亚历山大一世(1777-1825年),全名亚历山大一世·帕夫洛维奇([俄] Александр I Павлович;[英] Alexander I Pavlovich),罗曼诺夫王朝第十四任沙皇,保罗一世之子,叶卡捷琳娜二世之孙。他在任最大的政绩是在俄法战争中击败了拿破仑。

亚历山大一世
亚历山大一世

亚历山大一世的书桌(非正式)。据说亚历山大一世喜欢在这里办公,工作效率高。他曾说过:“在沙皇村的一天比在圣彼得堡的一周还要有效率。”这位工作狂沙皇难怪早早的就谢了顶……

亚历山大一世的书桌
亚历山大一世的书桌
亚历山大一世的书桌
亚历山大一世的书桌
亚历山大一世签署的文件
亚历山大一世签署的文件
俄法战争绘画
俄法战争绘画
展厅一角
展厅一角

另一侧还有亚历山大一世正式的大理石桌工作室,于1974年复原。

亚历山大一世工作室(1974年复原)
亚历山大一世工作室(1974年复原)
战斧纹拼木地板
战斧纹拼木地板
拱形屋顶
拱形屋顶

随后到绿色餐厅,这里是沙皇夫妇进餐之所,也是小范围聚会用餐的地方。之所以桌子上只展示了盘子而没有刀叉,是因为那时候的贵宾跟现在飞机上的游客差不多,受邀到贵宾家做客不仅吃饱喝足还要偷银质餐具当纪念品,且蔚然成风,所以偷到沙皇家里,也只能法不责众,一笑而过,听之任之了。

绿色餐厅
绿色餐厅
摆桌房
摆桌房

时间有限,像中国浅蓝色客厅、上敞廊前厅、宫廷女侍室、寝室、绘画书房、雕刻书房……等便没有再去。

大红天鹅绒窗帘
大红天鹅绒窗帘

从墙上镶嵌许多油画的大理石楼梯下楼,回到一楼长廊。长廊两侧挂了不少历史作品。以下两幅,右边是刚建成时的叶卡捷琳娜宫,左边是被纳粹烧毁后的叶卡捷琳娜宫。

走廊
走廊
纳粹烧毁的叶卡捷琳娜宫
纳粹烧毁的叶卡捷琳娜宫

几组照片展示了博物馆24年来修复琥珀宫,以及工作人员接待国内外政要的经历,有戈尔巴乔夫、叶利钦、普京、梅德韦杰夫、英皇伊丽莎白……等。

接待国内外政要
接待国内外政要
主楼梯
主楼梯

出宫殿,天气不错。

叶卡捷琳娜宫西侧
叶卡捷琳娜宫西侧

宫殿的建造者,意大利人弗朗西斯科·巴托罗密欧·拉斯特雷利铜像矗立在宫外的区域。

弗朗西斯科·巴托罗密欧·拉斯特雷利铜像
弗朗西斯科·巴托罗密欧·拉斯特雷利铜像

宫外,一个小小的圣母显灵教堂孤单的矗立在路边。教堂外,矗立着一块硕大的中文说明,说明它是沙皇村最古老的建筑,也是第一座石头建筑,由伊丽莎白一世于1736-1747年造。包括普希金、瓦西里·朱可夫斯基元帅、约翰·施特劳斯等无数名人曾在此祈祷。时至今日,该建筑仍旧保持了普希金时代的外观。

圣母显灵教堂
圣母显灵教堂

由于是团餐,因此大巴车将我们拉到普希金市内的一处中餐馆吃饭。这里的中餐馆维持了俄式的外观,但是提供的饭菜简直难以入口。

普希金市中餐馆
普希金市中餐馆
普希金市中餐馆
普希金市中餐馆

草草饭毕,在街上溜达溜达。俄罗斯的民居,基本上家家户户的后院都有这些儿童娱乐设施,刚开始我还以为是幼儿园,后来走来一个俄罗斯大妈用俄语示意不能拍,才明白过来。

普希金市民居
普希金市民居
普希金市街道
普希金市街道

一位老人,从远处颤颤巍巍的走来,走到破旧的筒子楼前,忽然低头看自己的皮鞋。

普希金市低头的老人
普希金市低头的老人

这也许便是普希金这座小城的缩影吧!

共有 7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