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基米尔之夜

2019 年 9 月 19 日

参观完谢尔盖耶夫,本以为会回莫斯科,但下一站的行程却是前往更东部的弗拉基米尔([俄] Владимир;[英] Vladimir)——这处 “莫斯科郊外” 的小镇行前没有做功课,其实也是金环城市中的一环,位于克利亚齐马河左岸、莫斯科东部 180 公里处,建于十二世纪初,曾为弗拉基米尔-苏兹达尔公国的首都。

由于众所周知的俄罗斯道路年久失修,大巴车在路上不停的遭遇堵车,车速提不上去,这让只要四个多小时的车程开了足足有六个多小时,一直到晚上七点才抵达小镇,也因此,原本计划的晚上的行程全部作废了……

波克罗夫([俄] Покро́в;[英] Pokrov)附近休息站,跟表弟各买了一瓶百事可乐。按照他的说法,口味比国内好多了。(国内掺水比例高、小苏打加得少?)

波克罗夫附近休息站
波克罗夫附近休息站

E22 高速公路,黄昏时分,夕阳照在俄式的红房子上。

E22高速公路黄昏
E22 高速公路黄昏
E22高速公路黄昏
E22 高速公路黄昏
E22高速公路黄昏
E22 高速公路黄昏
一轮彩虹
一轮彩虹
踯躅的母女
踯躅的母女

夕阳西下,在黑暗中开了许久,终于到了弗拉基米尔,下车吃晚餐。

弗拉基米尔镇
弗拉基米尔镇
弗拉基米尔镇
弗拉基米尔镇

不知导游是怎么开发出这个躲藏一隅的俄国餐馆的,反正很有意思的是需要沿着楼梯 “潜行” 到地下室。

弗拉基米尔镇餐厅
弗拉基米尔镇餐厅

这座俄餐厅还保留着原汁原味的特色。

弗拉基米尔俄餐厅
弗拉基米尔俄餐厅

吧台上多了不少中国的白酒,表明它经常接待中国团的事实。

弗拉基米尔俄餐厅
弗拉基米尔俄餐厅

但其实设施已经非常的古旧,比如标明它曾经辉煌身份的古老的东芝影像系统,大概是用来唱卡拉 OK 之用。

偏色的东芝影像系统
偏色的东芝影像系统

所有人都又累又冻,没有心情活跃气氛,赶紧上菜才是正经。店主是一对体型硕大的俄国老夫妇。

餐前沙拉和面包还算正常。

餐前面包
餐前面包
餐前沙拉
餐前沙拉

端上来的热菜简直是糊糊一般的存在。不过炖菜面汤相当可口,平复了我因旅途劳累和天气寒冷而顿感不适的肠胃。虽然卖相很不好,但作为香料,飘在汤上的罗勒叶起了很大作用。

炖菜面汤
炖菜面汤

然而炖得稀烂的通心粉的配菜竟然是西红柿和猪肉,味道很奇怪。我想起老板夫妇的体型后瞬间没了胃口。

猪肉通心粉
猪肉通心粉

出门在外要求不能多,吃完出门去拍两张夜景才不枉此行之苦。

弗拉基米尔之夜
弗拉基米尔之夜

大巴车司机一定是去吃饭吃得没了时间感,我们在寒风的路边等了许久,时间长得让路边药店的职员纷纷出门来看这群奇怪的异乡人。

等车时,一对路过的俄国小年轻用英语与表弟搭话,表弟不谙外语自然无从回答,我插话问他们说啥,男青年用俄语说了句什么,完全听不懂,于是他俩私语着什么离开了……

弗拉基米尔之夜
弗拉基米尔之夜

十几分钟过后,上车往镇子西边的阿马克斯金环旅馆(Amaks Golden Ring Hotel)而去。这是一个所谓三星级的蹩脚旅馆,但是在俄罗斯的乡下,价廉物美必定是不存在的,因为根本没得选啊。

阿马克斯金环旅馆门房
阿马克斯金环旅馆门房

俄式的简单粗糙在旅馆电梯上再一次的体现了——四座电梯只有三座是客梯,每座客梯只能容纳至多四个人,而且客梯按钮互不连通,判断先后全靠乘坐者自己。设计者所不知的后果是,无脑游客们一股脑儿的全按,让坐上电梯也成了种人生的随机。

阿马克斯金环旅馆奇怪的电梯
阿马克斯金环旅馆奇怪的电梯

旅馆房间也是不可能超过如家水准的。

阿马克斯金环旅馆房间
阿马克斯金环旅馆房间

可是这个旅馆显然不是此行住得最差的,因为没有最差,只有更差嘛!

共有 2 条评论

  1. Google Chrome 78 Google Chrome 78 Windows 10 Windows 10

    看那房子看那天空看那树木,真好。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了解到当地的风土人情呢?俄罗斯人的生活如何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