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达耶夫啤酒厂

2019 年 9 月 22 日

莫斯科最后一日。

早起收拾屋子。莫斯科航空之星宾馆墙上挂着的素描画,值得记录。

航空之星宾馆墙上素描
航空之星宾馆墙上素描

昨晚上洗澡差点发生 “惨剧”。要说俄国人的脑回路奇特呢,浴室里的开关与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都不同,把冷热水和水量集中在一个圆形装置上,虽然仔细琢磨后发觉很精巧,但需要每个客人都要在浴室面对墙上的说明书开动脑子琢磨怎么使,这样的装置是不是太工程师了。特此记录。

航空之星宾馆的淋浴设备
航空之星宾馆的淋浴设备

其实还有一桩惨案是入住时我们发现屋子里充满了狐臭气,大约是前一个客人来自南亚某国(去俄罗斯做生意的南亚人只有哪国你们都懂的)。后来喊了前台,派了一个俄国大妈拿着空气清新剂连喷了两遍,开窗半天才有所缓解。而隔壁客人的房间门干脆掉了下来,叫了俄国修理工修了半天才弄好。

航空之星旅馆走道
航空之星宾馆走道
航空之星旅馆休息室
航空之星宾馆休息室

早餐倒是与昨日一样丰盛。

航天之星宾馆早餐
航天之星宾馆早餐

饭毕出发,去库图佐夫大街与莫斯科河交界处的一个纪念品店帮地陪赚点外快

纪念品店坐落在一座老红房子内,整个建筑四周布满了枪眼,可能是在二战中被钢铁的狂风暴雨扫过。

这个区域原来是一个啤酒厂,唤作巴达耶夫啤酒厂([俄] Бадаевский пивоваренный завод),建于 1910 年,由建筑师 A.P. 伊万拉诺夫([俄] А. П. Евланова)建造。

纪念品店
纪念品店在原巴达耶夫啤酒厂的建筑中

店门口有一个花店,很是可爱。

花店

店内装饰的挺堂皇。

纪念品店
纪念品店

看到摆在厅堂里的矿石,我瞬间想起了巴西的萨奥宝石店

矿石
矿石

作为俄罗斯的民族英雄,尤里·加加林的头像摆放在显要位置。

加加林画像
加加林画像

另外两个著名人物叶卡捷琳娜女皇和朱可夫元帅画像也在醒目处张挂。

叶卡捷琳娜女皇与朱可夫元帅画像
叶卡捷琳娜女皇与朱可夫元帅画像

纪念品店内琳琅满目都是奢侈品,琥珀、手表是最热门的当地产品。中国游客在这里不怕手中的卢布花不出去,有矿的话刷爆信用卡也是可能的。就连普京大帝也为俄国货站台(不知道收不收代言费)。

普京代言的手表
普京代言的手表

大概是为了进一步掏空中国游客,纪念品店还雇了一个身材高挑、面容姣好的蒙古族小姐接待。她穿着黑色羊毛紧身短裙、半高跟翻毛皮靴,braless,杀伤指数爆表,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因为我赶紧走开了,以免钱包兄阵亡此地。

纪念品店外,云开霁朗。

纪念品店
纪念品店
纪念品店破损的塔楼
纪念品店破损的塔楼
纪念品店
纪念品店
1890年建造的老屋与大众T型车
1890 年建造的老屋与大众 T 型车
纪念品店
纪念品店
院墙红门
院墙红门

看到一群无事可做的老阿姨往旁边一处学校前的空地走去,也好奇的跟过去,原来这里有一台老式苏联蒸汽火车头 “苏 215-80 蒸汽机车”([俄] Паровоз Су215-80),1939 年由科洛门斯基重型机器制造厂([俄] Коломенским завод тяжёлого станкостроения)制造。

苏215-80蒸汽机车
苏 215-80 蒸汽机车
苏215-80蒸汽机车
苏 215-80 蒸汽机车
苏215-80蒸汽机车
苏 215-80 蒸汽机车
苏215-80蒸汽机车
苏 215-80 蒸汽机车
苏215-80蒸汽机车
苏 215-80 蒸汽机车

老阿姨中不乏摄影高手,利用水塘反映火车头的雄姿。果然,从这个角度拍摄照片,手机的效果竟远超上面使用相机的几张。

苏215-80蒸汽机车
苏 215-80 蒸汽机车

好运气持续了十几分钟,不一会儿云层遮盖了上空,冷风中赶紧躲到大巴上,等着疯狂购物的团员上车,发往下一处景点。

共有 5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