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熟翁同龢故居

2019年10月3日

翁同龢,同治、光绪帝之师。其名远播华夏,乃近代戊戌变法之始祖。

生1830年,卒1904年。字叔平,号松禅, 别署均斋、瓶笙、瓶庐居士、并眉居士等,别号天放闲人,晚号瓶庵居士,江苏常熟人,中国近代史上著名政治家、书法艺术家。体仁阁大学士翁心存第三子,咸丰六年(1856年)状元,历任户部、工部尚书、军机大臣兼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先后担任清同治、光绪两代帝师。卒后追谥文恭。

翁同龢[EB/OL]. https://baike.baidu.com/item/翁同龢/415985. 百度百科. 2018-7-20

其纪念馆坐落在常熟市城区翁家巷门2号,是一座具有典型江南建筑风格的明代宅邸。

这里存疑的是,这座纪念馆究竟是翁同龢故居,还是翁同龢纪念馆,抑或确如官方命名,是翁氏故居?

据我调查,翁同龢晚年隐居在常熟虞山西南的农家别墅里(后文详叙),而城里的这处祖宅,就让给了子孙。如今政府把此宅称为翁氏纪念馆可说是十分的严谨。

为与一般民众认知相符,姑且把这处翁氏纪念馆称为翁同龢故居吧!

自虞山兴福寺,过言子墓等,往翁同龢故居的大路一马平川。

停车过马路,一座当代牌坊映入眼帘。坊柱刻联:“此中出叔侄大魁,昆弟抚相,画栋雕梁,门第海虞称冠代;何必数榜眼感旧,会元有坊,华篇胜迹,声名琴水让高山。”为翁同龢离孙、明清诗文研究家钱仲联撰书。

状元坊
状元坊

时国庆,偌大故居竟然门可罗雀,馆员在门口无聊的看着手机。

翁氏故居
翁氏故居
翁氏故居门票
翁氏故居门票

“状元第”金匾,高悬入口。

“状元第”金匾
“状元第”金匾

轿厅后方门楣书“源远流长”。

“源远流长”
“源远流长”
“源远流长”
“源远流长”

与绝大多数名人故居一样,正厅是最为精彩的部分。翁氏故居的正厅叫“䌽衣堂”,处故居中轴线第三进,系明代建筑,始建于弘治、正德年间,是接待宾客和日常议事场所。其名源自《二十四孝》中老莱子“彩衣娱亲”的典故。1833年翁同龢之父翁心存购得此宅,扩建修缮,更名“䌽衣堂”。

䌽衣堂
䌽衣堂

䌽衣堂匾额,为道光十五年(1835)江苏巡抚陈銮所书。小字款识写:“道光乙未小春,二铭年大人奉命典试浙江,还过吴中,拜太夫人于里第。时值圣母六旬寿,百僚䌽服旬有五日,因述其新居有䌽衣堂额,嘱余书之,以识国恩家庆,为德门盛事云。年愚弟陈銮拜跋”。

䌽衣堂匾额
䌽衣堂匾额

䌽衣堂之所以有别于一般的正厅,是因为整个梁上雕梁画栋、精彩纷呈。堂内梁、檩、枋处有116幅彩绘,是江南苏式彩绘的代表作。

䌽衣堂
䌽衣堂

其木构花纹有古朴之风。

䌽衣堂大梁
䌽衣堂大梁

飞龙舞凤,极为生动。

䌽衣堂屋顶
䌽衣堂屋顶

牡丹灵芝,吉祥如意。

䌽衣堂大梁
䌽衣堂大梁

整个䌽衣堂是一座绝美的江南古典建筑。

䌽衣堂一览
䌽衣堂一览
䌽衣堂堂后
䌽衣堂堂后

䌽衣堂东侧小花园有雅趣。

䌽衣堂东侧小花园
䌽衣堂东侧小花园

小花园内,有汤夫人和陆氏墓。

汤夫人和陆氏墓
汤夫人和陆氏墓

小花园里,沿着曲折的小径,直通䌽衣堂后。

䌽衣堂后门
䌽衣堂后门

䌽衣堂后是后堂楼,处中轴线第四进,分上下两层及东西厢房,为翁氏家眷居住之所。楼前,有青砖铺就的庭院。

后堂楼前庭院
后堂楼前庭院

园内有一口古井,其莲花状井口已被岁月打磨得斑驳沧桑。

后堂楼前古井
后堂楼前古井
后堂楼前庭院
后堂楼前庭院

后堂楼正厅有翁同龢立像。

翁同龢立像
翁同龢立像

东西厢房内现辟为翁同龢展厅,有翁同龢的生平与成就。

翁同龢的砚台盖、殿试策
翁同龢的砚台盖、殿试策

后堂楼后,第五进为双桂轩。

双桂轩
双桂轩
双桂轩

双桂轩两侧偏房内存有翁同龢、翁心存及其子嗣的遗物。

翁同龢行书扇页
翁同龢行书扇页
翁同龢行书屏条
翁同龢行书屏条
翁同龢行书七言联
翁同龢行书七言联
翁同龢临王羲之《快雪时晴帖》
翁同龢临王羲之《快雪时晴帖》
翁同龢临王献之《中秋帖》
翁同龢临王献之《中秋帖》
翁同龢行书八言联
翁同龢行书八言联
翁同龢行书七言联
翁同龢行书七言联
双桂轩后门
双桂轩后门

双桂轩后侧,有常熟状元历史陈列馆,为回字形建筑。

常熟状元历史陈列馆
常熟状元历史陈列馆
进士及第
进士及第

庭院内,柚子树前,有状元石,三根石柱不可能的顶着一块看似摇摇欲坠的巨石。中间石柱上刻着“连中三元”,很傲气的彰显着翁氏家族曾经的牛气与能耐——翁家祖孙四代,翁心存为道光二年(1822年)进士,子翁同书为道光二十年(1840年)进士,子翁同龢为咸丰六年(1856年)状元,孙翁曾源为同治二年(1863年)状元,曾孙翁斌孙为光绪三年(1877年)进士。

状元石
状元石
状元石与状元楼
状元石与状元楼
状元石与状元楼
状元石与状元楼

边上不起眼的一块半圆石,也被刻上了“状元井”三个大字。

状元井
状元井
状元及第金匾
状元及第金匾

状元楼内,各种看板把翁氏的科举历程一一展现在世人眼前。这一座厅则展现了翁氏后人捐献藏书的历程。

常熟状元历史陈列馆
常熟状元历史陈列馆

二楼封闭,偷偷爬上楼梯,别有洞天,为国学讲堂之所,名“浦江学堂”。在此读书,想必能够尽收翁氏留存的文气!

常熟状元历史陈列馆
常熟状元历史陈列馆

一楼的小厅内,还可以临摹汉字。

常熟状元历史陈列馆
常熟状元历史陈列馆

一阵游客袭来,我赶紧退了出去。门口一个大缸,雕刻精致,想必曾豢养着几尾金鱼。

西侧,地图上显示为“文创集市”,但是大门紧闭,想必没有人来做这些“文化事”了。

穿过柏古轩和柏园。 该院落曾是明代早期桑氏园林宅第“小南园”的一部分,庭中建有一座明代太湖石假山,后为翁氏所据。百年来几易其主,直到2011年,常熟市政府斥资500多万元将其收购,大修后复原之。

柏古轩匾额为复旦大学法律系毕业的国家一级书法家、文史学者、诗人、鉴藏家、翁心存六世孙翁宗庆所题。

柏古轩
柏古轩

这屋子修得是真漂亮,为常熟政府点赞。

柏古轩
柏古轩
柏古轩
柏古轩
柏古轩
柏古轩
柏古轩横梁
柏古轩横梁
柏古轩偏房书桌
柏古轩偏房书桌
柏古轩后侧奇石
柏古轩后侧奇石

柏园,太湖假山前栽种着腊梅、天竺等,还有两棵真正的柿子树!中秋的柿子红彤彤的,很多已经熟透了掉落在地上,几个工作人员忙不迭的把它们采摘下来,按照生熟程度放进筐里。

柏园全貌
柏园全貌
柏园柿子
柏园柿子

凑过去瞧热闹,工作人员非常热情的邀请我“随便拿”。因担心吃坏肚子,我只拿了两个看着刚刚熟的尝了一尝——啊,真的是太甜了!甜到忧伤……

红柿
红柿
柏园
柏园
调皮的小花猫
调皮的小花猫
蝶恋榴
蝶恋榴
月门
月门

往回走。发现在后堂楼西侧,曾经的花园嘈杂的塞满了一些古玩从业者,大声的讨论着一些收来的物件,让人联想起了电视剧《鬼吹灯》中的几个掮客。

可能是历史原因造就了这些人还在这里厮混?好在纪念馆用一堵墙给他全隔开了,不伤清净。

䌽衣堂的东边,有翁心存的书斋名知止斋,取《大学》之语“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楼上供藏书,楼下供宾主吟诗、论文、赏书、品画之用。

知止斋
知止斋
知止斋
知止斋
知止斋
知止斋
知止斋
知止斋

知止斋南,还有玉兰轩,为宾主休息饮茶之所。

玉兰轩
玉兰轩
玉兰轩
玉兰轩

在玉兰轩里展出的东西就有意思了,比如记了盛宣怀黑历史的《拒收盛宣怀送礼谢贴》。

《拒收盛宣怀送礼谢贴》
《拒收盛宣怀送礼谢贴》

更多高官黑历史一一展现,比如记了刘鹗黑历史的《刘鹗行贿贴》(这样看来自古办铁路的都有受贿行贿习惯啊)。

《刘鹗行贿贴》
《刘鹗行贿贴》
翁同龢所作《瓶庐诗稿》
翁同龢所作《瓶庐诗稿》
翁同龢家书《致翁曾荣函》
金懋初等人题字
金懋初等人题字

院落内栽种着一棵115年树龄的桂花树。枝繁叶茂。

115年树龄桂花树
115年树龄桂花树
䌽衣堂文保碑
䌽衣堂文保碑

简单评价一下翁同龢这个人,限于篇幅翁氏家族就不评论了。盖棺定论,翁同龢功大于过,表现在辅导皇帝、廉洁奉公、开启民智、支持维新,等等。但因为个人恩怨而不给李鸿章拨款买快舰间接导致战败、以及对个人得失过于锱铢必较,看到搞实业的送礼就认为是奸佞,则成了这个人的一大黑点。

翁同龢故居:两代帝师归寥落

翁同龢是谁?清朝两代皇帝的老师。翁氏故居就坐落在常熟市城区翁家巷门2号,是一座具有典型江南建筑风格的古代宅邸。此宅在明代成化弘治年间系本邑大族桑氏所有,名“森易堂”,后易“丛桂堂”。在明隆庆万历间,为邵武知府古琴家严澂之居宅,清道光十三年(1833)翁同龢之父大学士翁心存从仲姓购得,翁家几代人居住于此。翁氏后人都在海外,“文革”后其后人将此故居捐献给国家。

我在巷口看到一座石牌坊,曰“状元坊”,坊柱刻联:“此中出叔侄大魁,昆弟抚相,画栋雕梁,门第海虞称冠代;何必数榜眼感旧,会元有坊,华篇胜迹,声名琴水让高山。”此联为翁同龢离孙、明清诗文研究家钱仲联撰书,粗略概括了翁氏一门的显赫荣耀。

进入大门,沿中轴线依次是门厅、轿厅、綵衣堂、后堂楼和双桂轩等七进。开阔高大的綵衣堂系明代建筑,为翁氏故居正厅,是翁家接待宾客和日常议事场所。 因《二十四孝》中老莱子“彩衣娱亲”故事,而更名“綵衣堂”,寓有世代为官、彩衣满堂之义。

后来翁氏一门的确官运亨通,翁心存中过进士,任工部、兵部、吏部尚书;翁同龢的大哥翁同书,中过进士,任翰林院侍讲学士、安徽巡抚;二哥翁同爵任兵部主事、湖广总督;翁同龢中过状元,授翰林院编撰,先后为同治、光绪两代帝师、帝党首领。 綵衣堂内的梁、枋、椽处绘有彩画一百余幅,是江南彩画的经典之作。綵衣堂龛联为:“绵世泽莫如为善;振家声还是读书。”厅柱联是:“一代完人,风烟乔木长留,忧国当初,谣诼到蛾眉,零雨东归龙阙变;九州硕望,日月新天临照,升堂此际,精灵通肸蚃,大云西仰鸽峰高。”作者仍是钱仲联。

綵衣堂东侧是花厅,又称玉兰轩,这里是翁同龢文物陈列室,有翁同龢批点过的《管子》,使用过的砚盖,盖上有翁写的题识。在中轴线西侧有思永堂、柏古轩、明厅、晋阳书屋等及“小南国”园林胜景。 晋阳书屋正壁联是:“入我室皆端人正士;升此堂多古画奇书。”

后堂楼内有翁同龢塑像,背板为康有为“维新第一导师”题词。 展柜陈列有翁同龢日记。 翁同龢一生信守居官须讲操守的诺言。担任户部尚书,主管全国财政十余年,仍两袖清风,嚢无余资,晚年生活尚需亲友和门生接济,甚至典卖书画度日。我抄下翁同龢日记中退人赠物的记载:李凤苞,为谋差事,来京拜见,以二百金为赠,“力却之”;友人缪豫生,胞侄赴京应试,送礼金百两,“婉退”;世交贺培真来访,赠四百金,“还之”;江苏同知、南汇县代理知县罗嘉杰,以二百金投赠,“拒之”;太原县总兵马玉昆来京觐见,赠四百金,“挥而去”。翁同龢回乡那年,常熟正遭严重旱灾,他立即托人转言江苏巡抚,请拨三千石米办平粜,可见尚怀很重的悲悯之心。

因以“胜臣十倍”之语举荐康有为,支持康梁变法,戊戌政变后翁同龢于光绪二十四年(1898)被慈禧太后削职回籍。也有人说另有原因:慈禧太后要在颐和园庆寿,有旨交户部提款百万,搭排云殿彩栅,“翁持不可”,“后意甚怒,逾月,太后召见内府大臣时,尚申申詈不置也。未几,翁竟开缺。”(据《新世说》)中日甲午海战,翁同龢主战,李鸿章主和,后来战败,李鸿章归于筹备未周,连年海军军费竭大半助修颐和园。

回常熟后翁同龢闭门不出,每日作字十余幅以消遣,翁书法甚好,熟人持纸求书十不一应。常熟县令朱某百计请托而未得。同年十月朝廷下谕将翁革职,永不叙用,交地方官严加管束。于是朱某每日往翁府,从门仆严词询查中堂起居,仆人以告,翁忿极,每日书小简“翁某今日须往后院走动,请老父台核示”,或“翁某今日洗足,请老父台严加看管”等语,朱某得简大喜,白绫装裱悬于花厅,翁闻之大窘,命人收回,朱提出以屏对十副交换,翁无奈,乃书一屏一对换回。晚年翁同龢在虞山白鸽峰下筑“瓶隐庐”,取“守口如瓶”之意,流露出极其失落低沉情绪。门外有井,井栏题“可用汲”,且自署“井眉居士”。

1904年, 以74岁郁郁辞世。

翁同龢故居:两代帝师归寥落[EB/OL]. 解维汉. http://epaper.xiancn.com/xawb/html/2011-06/05/content_40670.htm. 西安晚报. 2011-6-5

俗话说,历史功过世人评说,此时此刻我站在这里,便是那世人。

共有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