甁隐庐翁氏新阡

2019年10月3日

顺着虞山南路续前行,路边村中有瓶隐庐纪念馆,乃翁同龢晚年居住之所,其号瓶庐居士便来源于此。瓶隐庐纪念馆所展示的,正是翁同龢被贬回籍至去世前,在故乡度过的最后一段人生历程。只是今天来得很不巧,纪念馆正在内部整修,大门已紧闭,只能在外兜一圈而已。

纪念馆大门朝南,一片农田尽收眼底。门额刻着“翁氏丙舍”。

瓶隐庐纪念馆
瓶隐庐纪念馆

常熟农村人看来很富裕,家家户户都是三层楼房。不过田地很多都荒着,想是很久没人打理了。

瓶隐庐纪念馆附近村庄
瓶隐庐纪念馆附近村庄

隔着一片树林远远的拍了一张纪念馆中的亭台,聊作无法一探究竟的安慰。

瓶隐庐纪念馆内亭台
瓶隐庐纪念馆内亭台

回到后门,四周长满了杂草,高可过膝。本想爬到土堆上俯拍一张,怕打扰到地中所藏凶猛之物,遂放弃。

瓶隐庐纪念馆后门
瓶隐庐纪念馆后门

虽然瓶隐庐没看成,但翁氏的新阡就在不远处对面虞山脚下。说近实远,道路太窄,大车也多,于是在路边找了块泥地停下。

翁氏新阡的牌坊当为今人所设。

翁氏新阡
翁氏新阡

翁同龢墓也便在此,有江苏省文保碑矗立在牌坊右侧。

翁同龢墓文保碑
翁同龢墓文保碑

其父翁心存墓文保碑在牌坊左侧。

翁心存墓文保碑
翁心存墓文保碑

顺着小路往里走,大树参天。道路旁似曾有一处旧址公园,还有茶馆等建筑,但荒废已久,阴森可怖。

翁氏新阡小路
翁氏新阡小路

翁氏家族墓就在小路尽头。修得很是规整,看来后人出了不少力。

正中最大的墓,一墓三穴,为主穴葬祖母张太夫人、昭穴葬翁心存夫妇、穆穴葬长子翁同书夫妇合葬墓。这样看来封建时代礼教制度确是很严格的,只有长子能随父母合葬。

祖母张太夫人、翁心存夫妇、长子翁同书夫妇合葬墓
祖母张太夫人、翁心存夫妇、长子翁同书夫妇合葬墓

墓碑文:

主穴乙山辛 向兼(卯)酉三分 昭穆穴同

皇清诰封一品夫人晋封一品大夫人 特恩赐祭赐卹许大夫人 诰授光禄大夫体仁阁大学士晋赠太保祀贤良祠翁文端公墓

皇清诰赠光禄大夫海州学正潜虚翁公之继配诰赠一品夫人张太夫人墓

皇清诰授光禄大夫安徽巡抚追赠督察院右都御史翁文勤公 诰封一品夫人 晋封一品太夫人钱太夫人墓

同治十一年岁在壬申九月癸卯

光绪二十四年冬合葬钱太夫人谨记

张太夫人、翁心存夫妇、翁同书夫妇墓碑
张太夫人、翁心存夫妇、翁同书夫妇墓碑

主墓右墓单冢,是翁同龢夫妇墓。

翁同龢夫妇墓
翁同龢夫妇墓

墓碑文:

乙山辛向兼卯酉三分

皇清诰授光禄大夫 特谥文恭协办大学士户部尚书曾祖考叔平公 诰封一品夫人曾祖妣汤夫人之墓

诰封淑人庶曾祖母陆淑人

曾孙翁之廉 循敬立

翁同龢夫妇墓
翁同龢夫妇墓

主墓左墓单冢,是翁同龢二哥翁同爵的夫人杨氏墓。而翁同爵自己的墓,却在虞山北麓破龙涧畔。清光绪庞鸿文《常昭合志稿》载:“湖北巡抚翁同爵墓在兴福寺西山坡上。”其墓坐西面东,设有拜台、罗城,内竖1924年所立碑一通,正中镌“清湖北巡抚翁同爵之墓”,右下角镌“甲子夏重修”。

翁同爵夫人杨氏墓
翁同爵夫人杨氏墓

墓碑文:

清湖广总督翁同爵之妻杨夫人墓

一九八四年七月 常熟市文管会重修

一九八五年一月 玄孙宗庆重书

翁同爵夫人杨氏墓碑
翁同爵夫人杨氏墓碑

有两个乡人拿着麻袋,在墓边地上捡着树上掉下的种子,十分诡谲。

荫翳蔽日的翁氏墓,照见帝国的残阳。

翁氏新阡帝国残阳
翁氏新阡帝国残阳

踱出墓道。对面瓶隐庐旁一汪池水平静依旧,却将抵不住现代挖土机的轰鸣。

一日行程:

地图加载,请稍候……

共有 8 条评论

    1. Firefox 71 Firefox 71 Mac OS X 10.15 Mac OS X 10.15

      @响石潭 其实据我观察是虞山公园西南角的一处景点“帝师园”。只是太过偏僻实在少人去,才成了一副破败的样子。

  1. Safari 12 Safari 12 iPhone iOS 12.4.1 iPhone iOS 12.4.1

    刚刚还说没怎么更新,明明更新的很勤快么,以前去张家港时没进去,后来在上海博物馆才更进一步了解这个地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