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秀醉芳争报春

2020年3月15日

犹忆三年前,春日里与家人赶早同游鼋渚。恍若隔世。今瘟疫渐除,公园渐开。遂再携家人重游。

鼋渚之游记迄今已有三篇:《鼋渚春涛樱似海》、《长春花漪樱吹雪》、《十里惊艳花满楼》,唯缺《樱花落尽阶前月》。然虽无樱花落尽,但毕竟已有夜游,也算凑足一诗。故今日来游,不必拘泥于此。

犊山大门关闭,预约至充山而入,像极了2012年写《长春花漪樱吹雪》的那次。更为巧合的是,都带了等效35mm的相机,只是时移世异,当年手中的索尼NEX-5和蔡司头已换成了新购的富士X100V,出片感觉完全不同。

充山隐秀
充山隐秀

水色旖旎,空气清新。瘟疫在哪?

充山隐秀
充山隐秀
充山隐秀
充山隐秀
充山隐秀
充山隐秀
充山隐秀
充山隐秀

家父指了指远处,一只黑天鹅寂寞的浮在水面。

黑天鹅
黑天鹅

虽是来看樱花,怎奈早樱已谢,晚樱待放。

早樱
早樱

百花齐放。

黄水仙、郁金香
黄水仙、郁金香
黄水仙、郁金香
黄水仙、郁金香
小景
小景

看着像樱花,实际是粉梅。园丁以“假”乱真的本事很大,“骗”过了很多游客。

粉梅
粉梅

不多的几棵樱耐不住寂寞般的花开荼蘼。

早樱
早樱

Love,这么多年了还在这里。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Love
Love

挹秀桥,通往中日樱花林之路。

挹秀桥
挹秀桥
青天
青天
水边春意
水边春意
水边春意
水边春意
水边春意
水边春意

难得见到一株盛放的重瓣樱,招惹了无数相机。

重瓣樱
重瓣樱
重瓣樱
重瓣樱
重瓣樱
重瓣樱
吉野樱
吉野樱
山樱
山樱
早樱
早樱
早樱
早樱
早樱
早樱
早樱
早樱
诸葛菜
诸葛菜
芹叶牡丹
芹叶牡丹
芹叶牡丹
芹叶牡丹
波斯菊
波斯菊
垂丝海棠
垂丝海棠

饿了累了来一碗豆腐花。

豆腐花
豆腐花

中日樱花林基本没有花开,三公里路很快就走完,穿过山辉川媚牌坊,就到了最主要的景区。

老字号横云饭店。

横云饭店
横云饭店

游客不算多,清洁工坐着晒晒太阳。

清洁工
清洁工

太湖游船码头,去往三山的船票只要十元钱,真是多年未闻的大减价。

太湖游船码头
太湖游船码头

这么空旷的太湖佳绝处,十多年来是第一次看到。

太湖佳绝处
太湖佳绝处

长春桥,如云般的樱花一支未发。

长春桥
长春桥
诵芬堂
诵芬堂
鼋渚春涛
鼋渚春涛
鼋渚春涛
鼋渚春涛

第一次带飞机来鼋头渚就遇到了没有樱花拍的状况,非常无奈。思想斗争许久,还是拿出来放飞了。

太湖罛船
太湖罛船
太湖罛船
太湖罛船
太湖罛船
太湖罛船
鼋头渚
鼋头渚
鼋头渚
鼋头渚
鼋头渚
鼋头渚
鼋头渚
鼋头渚
华东疗养院
华东疗养院
鼋头渚灯塔
鼋头渚灯塔
包孕吴越、阆风亭
包孕吴越、阆风亭
包孕吴越、阆风亭
包孕吴越、阆风亭
包孕吴越、阆风亭
包孕吴越、阆风亭
鼋渚春涛
鼋渚春涛

忽然窜出一只肥猫。

橘猫
橘猫

“虽然我很肥,但我很灵巧”。

橘猫
橘猫

一瞬间已经爬到树上了。

橘猫
橘猫
橘猫
橘猫

看够了风景,下山往回走。

钟云毓秀
钟云毓秀
横云山庄牌坊
横云山庄牌坊

每年这个季节,都有漂亮姑娘来这里cosplay。

Cosplay
Cosplay

虽然没有如云梦幻的樱花,但最近流行“我要我喜欢”,这样的长春桥,也是今年才有的。

长春春色(多页羽扇豆)
长春春色(多页羽扇豆)
长春春色(黄水仙)
长春春色(黄水仙)

不知是不是疫情人少的关系,鼋头渚萌猫成灾。

萌猫
萌猫

之前吃的一碗豆腐花显然不能满足,与家人点了牛肉粉丝汤、荠菜大馄饨……

牛肉粉丝汤
牛肉粉丝汤

陌生人坐在一张桌上,卸下戒备,摘掉口罩,小心谨慎让位于大快朵颐。

荠菜大馄饨
荠菜大馄饨

回程坐景观车。来时半小时,去时五分钟。

充山隐秀
充山隐秀
地图加载,请稍候……

不知下周末天气如何?若是晴天,或许……

共有 36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