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年 3 月 7 日

早就计划好了去无锡梅园赏梅,但江南在淫雨了二十多天后,直到这周末才终于有些放晴了。虽然没有蓝天,但已经不能再忍了,因为去欧洲已经错过了腊梅绽放,再不能错过晚季梅花。再者从我家小桃源到梅园,只要 5 分钟的车程,因此确实很方便。

说到梅园,便不能不提这一段荣氏家族典故:无锡梅园是江南著名民族工业家荣宗敬、荣德生(荣毅仁之父)兄弟以“为天下布芳馨”的宗旨,利用清末进士徐殿一的小桃园旧址于 1912 年建。园林以荣家私宅为中心,背倚龙山,倚山建园,以梅饰山,借山饰梅,别具一格,有梅四千株,品种繁多如玉蝶梅、绿萼梅、宫粉梅、朱砂梅、墨梅和龙游梅等,堪比小香雪海(香雪海在苏州 光福镇)。

中国文人墨客咏梅诗词极多,如宋灏“贵不移于本性,方有俪于君子之节”、卢梅坡“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宋林逋“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而最有气魄的大概是毛泽东的《咏梅》:“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也正因此,这梅园的梅,除了被赋予了文人的气节,更被认为是春天的呼吸,而去梅园赏梅,也就成了无锡人迎春一大快事了。

荣德生亲题的“梅园”

荣德生亲题的“梅园”二字,竖立在公园入口处

春天,从梅园开始

春天,从梅园开始

一入门,迎面扑来的便是宫粉梅。

宫粉梅

宫粉梅

宫粉梅

宫粉梅

赏梅的人们

赏梅的人们

赏梅的人们

赏梅的人们

香海轩与荣德生先生像

香海轩与荣德生先生像

香海轩

香海轩

香海轩

香海轩

香海轩

香海轩

香海轩宫灯

香海轩宫灯

香海轩

香海轩

乐农别墅,内有邓小平接见所有荣氏海内外亲属的照片。

乐农别墅

乐农别墅

乐农别墅

乐农别墅

乐农别墅

乐农别墅

念劬塔前香雪

念劬塔前香雪

念劬塔前香雪

念劬塔前香雪

念劬塔

念劬塔

念劬塔俯瞰香雪

念劬塔俯瞰香雪

念劬塔俯瞰香雪

念劬塔俯瞰香雪

远眺无锡市区的摩天大厦

远眺无锡市区的摩天大厦

俯瞰梅园

俯瞰梅园

经畬堂

经畬堂

经畬堂

经畬堂

经畬堂

经畬堂

经畬堂

经畬堂

荣毅仁

荣毅仁

经畬堂东厢,梅园豁然洞读书处同学会

经畬堂东厢,梅园豁然洞读书处同学会

经畬堂梅园豁然洞读书处同学会

经畬堂梅园豁然洞读书处同学会

上图所谓“豁然洞”读书处,其实是荣家设施完备的一条地下暗道。

梅园豁然洞

梅园豁然洞

荣家后山顶,是一块平地,可攻可守,一条小道通往后山的洼地,想得很周到。

荣家后山顶

荣家后山顶

还是来看梅花吧!

梅园玉蝶梅

玉蝶梅

梅园玉蝶梅

玉蝶梅

宫粉梅

宫粉梅

宫粉梅

宫粉梅

绿萼梅

绿萼梅

朱砂梅

朱砂梅

乱花渐欲迷人眼。

乱花

乱花

乱花

乱花

乱花

乱花

水边的阿迪丽娜-梅花

水边的阿迪丽娜

水边的阿迪丽娜-梅花

水边的阿迪丽娜

一株珍贵的粉白梅——粉色和白色花朵的枝条互不相干的长在一起,猜测是嫁接的。

粉白梅

粉白梅

信步走到古梅奇石馆。这里搜集了很多珍奇的梅花盆栽。

古梅奇石馆

古梅奇石馆

古梅奇石馆

古梅奇石馆

古梅奇石馆

古梅奇石馆

古梅奇石馆早春

古梅奇石馆早春

古梅奇石馆梅盆

古梅奇石馆梅盆

古梅奇石馆梅盆

古梅奇石馆梅盆

财神殿

财神殿

财神殿红灯笼

财神殿红灯笼

香樟掩映下,远香馆古色古香。

远香馆

远香馆

锡明亭

锡明亭

梅花村

梅花村

除了梅花,其他的花儿也在争奇斗艳。

争奇斗艳的野鸢尾

争奇斗艳的野鸢尾

争奇斗艳的野鸢尾

争奇斗艳的野鸢尾

争奇斗艳的迎春

争奇斗艳的迎春

争奇斗艳的群花

争奇斗艳的群花

争奇斗艳的盆栽

争奇斗艳的盆栽

我喜欢的一张小野花儿。

争奇斗艳的雏菊

争奇斗艳的雏菊

一晃时光不早,游人渐散,我也出了门。门口看到久违十年的苏北豆腐花,心喜之下便要了一碗端在路边吃了起来。热气腾腾的豆腐花让我不禁想起了童年在梅园的点滴。比起前几星期在欧洲那走马灯似的旅行,我其实很享受这样的周末,因为我可以惬意的、毫无负担的扛着单反,肆无忌惮的换镜头、轻轻松松的摄影,而不是连掏出小相机都要思前想后。我想,这才是旅行的真谛吧!

最后,放上一张押题照。

梅园香雪

梅园香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