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年 11 月 9 日

十一月九日出差,宿南京中山门内旅店,近水楼台,傍晚闲时冒寒登中山门城墙作一观。

中山门与中山大道

中山门与中山大道

因其位城东故,原名朝阳门,乃南京明城墙十三座城门之一。1366 年洪武帝拓南京城时建此门,时为单孔券门,门外另有一道门,此门乃瓮城连接城内宫城与城外明孝陵之通道。民国时因迎奉孙先生灵柩归葬中山陵,朝阳门拆除,挖低门基,改筑三孔券门。1928 年 7 月,国民政府将七处城门改名并整修,朝阳门即改名中山门。

此中山虽已非明时朝阳,但古砖石历历在目,堆砌一丝不苟。沿中山大道北侧小径缓缓上行,荆棘两侧,棚户左右,垃圾如山。然则民国时所修之水泥台地依旧光整,一如旧时碉堡。

中山门棚户

中山门棚户

路旁野雏菊,绽放不羁。

中山门内野雏菊

中山门内野雏菊

城门宽阔,花色古砖层层叠叠。与 西安城墙 不同,南京城墙毕竟狭窄,最宽处不如西安墙窄处,且砖色不若其统一,铺设亦不及其齐整。

中山门顶城墙

中山门顶城墙

然南京城墙亦有特色,盖因洪武帝酷法,仿效秦时吕不韦,责令工匠督造于砖石上皆刻名号,因各家制造炉温各不相同,故青砖红石,花色繁多,计由江西、江苏、安徽、湖北、湖南五省烧造,砖刻铭文州县 180 多个,其中江西州县 66 个。洪武年少时尝乞食四方,如今城墙亦如其人,仿佛“百家墙”。

此砖阳文“同知林永龄”等字样,乃督造官职与工匠人名。

中山门城墙刻字砖

中山门城墙刻字砖

字迹漫灭难辨,隐约可见“徐云甫”、“造”等字样。

中山门城墙刻字砖

中山门城墙刻字砖

此砖刻阳文:

临川县提举□办

中山门城墙刻字砖

中山门城墙刻字砖

砖刻阳文:

太平府提调官同知林永龄司吏□(施) 当涂县提调官主簿王溍道司吏□

中山门城墙刻字砖

中山门城墙刻字砖

砖刻阳文:

太平府提调官同知林永龄司吏施 当涂县提调官主簿王溍道司吏□

中山门城墙刻字砖

中山门城墙刻字砖

城墙宽处,可容百人站立。

中山门城墙

中山门城墙

城墙窄处,可容二车并行。

中山门城墙

中山门城墙

外墙早已地锦绵绵,绿坡一面。墙外郁郁葱葱,护城河外居民楼成片。

中山门城墙

中山门城墙

城墙内大道通天,远处大厦矗立。

中山门城门内

中山门城门内

走不完的城墙。

中山门城墙

中山门城墙

走过半个时辰,天色已晚。

中山门城墙

中山门城墙

乃返。华灯初上。

中山门城墙

中山门城墙

见一砖,详细至极,刻有:

(南)康府提调官通判赵斌司吏游清 都昌县提调官主簿房东正司吏张伯行 总甲程信甲首吴经(小)甲吴洪 窑匠罗用造(砖)(人)□□

其下一砖,刻有:

江西瑞州府提调官通判程益司吏关成 新昌县提调官主簿崖仲郁司吏胡平夫

中山门城墙刻字砖

中山门城墙刻字砖

可见每砖州、府、县及烧制工匠、监制官员姓名历历在目,总甲、甲首、小甲姓名及造砖和烧窑匠姓名亦有所涉及。不禁感叹古人能为,皇帝能为,当代人不能为,可知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致当下豆腐渣工程遍地开花!无锡某运河大桥九十年代末期造,十年便告危桥,拆去重建,国库金钱皆付水流;哈尔滨阳明滩大桥通车不到一年即断裂,四车坠桥。国事败坏至此,责任官员“功”不可没。如若每段皆刻有当事工匠与负责官员,又何有大桥坍塌之险,重建之需?

洪武尝恨贪官污吏蠢政害民,然“我欲除贪赃官吏,奈何朝杀而暮犯”。今人欲治糜烂事,须读明史三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