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年 12 月 10 日

从贾玛清真寺走出,仿佛一下从宁静安详的乐土跌落到了嘈杂纷乱的世俗,越往大街走,越来越多的人力车夫围了上来,四周是不安定的小贩和忙乱的市场,周围弥漫着尿臊味和各种说不清道不明混乱的气味。在这样的气氛中,为避免被敲诈,暂时相机是不敢拿出来了。

走到大路上,刚松了一口气,那个跟了我们很久的面色黝黑的人力车夫幽灵般的又出现在面前。“Anyvhere, anyvhere, terrain station, Deli, anyvhere!(去那里,去那里,火册占,德里市区,都库矣!)” 人力车夫操着不标准的英文反复的想做生意。路旁另一个肤色较白车况较好的人力车夫走过来说,千万别上那个人的车,很危险,他是个 “Indi” 人。Indi 人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种姓制度最低阶层旃荼罗人呢?

东晋高僧法显曾经游历天竺,其游记《佛国记》中记载:“旃荼罗名为恶人。与人别居,若入城市则击木以自异。人则识而避之,不相唐突。国中不养猪鸡,不卖生口。市无屠店及沽酒者,货易则用贝齿。唯旃荼罗、渔猎师卖肉耳。”

这个肤色黝黑的人力车夫,的确很像是被印度社会所排斥和唾弃的 Indi 人。虽然我对其很是同情,但是冒着潜在被敲诈或被带到未知地点的风险是不可控的,因此拒绝了他的纠缠。

然而他如同牛皮糖贴在身上一样跟了我们一路,我们很无奈的拼命向前赶,走过了一个又一个路口,一直走到红堡东边,以为已经甩掉,回头一看他还在跟着。我还从没看到过这么坚韧不拔的人,心理惭愧,要是我平时工作有这个精神,估计早就成了富翁!但是反感也是必然的,强买强卖实在让人无法忍受啊。

红堡,从铁栏杆外看非常漂亮。可是因为牛皮糖 Indi 人车夫的关系只好匆匆拍了一张后快步走开。

红堡
红堡

最后迫于无奈,我们在一个看上去比较正规的停车场在一群车夫里招了一辆看上去稍正规的人力车。人力车夫已经上了点年纪,看着比较可靠,也讲得不错的英语,谈好价钱,载着我们向老德里铁桥骑去。

一路上景致不错。印度政府在这附近看来花了不少力气。

亚穆纳河边公园
亚穆纳河边公园

路左边是红堡内的皇宫。

红堡皇宫
红堡皇宫
各种鸟
各种鸟

鸽子不是一般的多。

鸽子
鸽子

远处便是德里老铁桥。公路边的草地上三三两两的有些贱民在走。铁桥下是娓娓流淌的亚穆纳河。

德里老铁桥
德里老铁桥
自行车
自行车

映入眼帘的大铁桥。人力车夫很热情的介绍说铁桥对面是开发区。

老铁桥
老铁桥
老铁桥下
老铁桥下

绕过桥洞,与人力车夫谈好等着,就下车走到铁桥桥堍。看到了震惊的一幕,成百的人力车和棚户在桥堍下结成成片的贫民区,有两个人看上去在烧纸和包好的什么东西,我不禁汗毛直竖的想到了烧尸……

德里老铁桥下
德里老铁桥下

触目的场景,却也让我更接近真实的印度。

德里老铁桥下
德里老铁桥下

与人力车夫说赶紧带我们离开这里。人力车骑得很快。

人力车夫
人力车夫

一路上各种神兽。

德里牛车
德里牛车

经过一段残存的古城墙。

残存的古城墙
残存的古城墙

在这样的印度老城里坐着吱吱嘎嘎的人力车穿梭,不知是我们看风景,还是我们成了别人的风景。

共有 14 条评论

  1. 我们看印度觉得乱,但在西方人眼中,中国与印度是否同样乱 ? 甚至中国更乱 ?
    我在思考这个问题,中国的神速掘起, 让我一时间找不到自己的定位。

    Internet Explorer 7 Internet Explorer 7 Windows Vista Windows Vista
      1. @Yan 真没去过 还是要听去过的人的见解。。
        国内的 NEWS 都是专播一些不好的 吼吼

        Internet Explorer 8 Internet Explorer 8 Windows XP Windows X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