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年 12 月 11 日

沙·贾汗,你宁愿听任皇权消失,却希望使一滴爱的泪珠永存。(You allowed your kingly power to vanish, Shajahan, but your wish was to make imperishable a tear-drop of love.)

岁月无情,它毫不怜悯人的心灵,它嘲笑心灵因不肯忘却而徒劳挣扎。(Time has no pity for the human heart, he laughs at its sad struggle to remember.)

你用美诱惑它,使它着迷而被俘,你给无形的死神戴上了永不凋谢的形象的王冠。(You allured him with beauty, made him captive, and crowned the formless death with fadeless form.)

静夜无声,你在情人耳边倾诉的悄悄私语已经镌刻在永恒沉默的白石上。(The secret whispered in the hush of night to the ear of your love is wrought in the perpetual silence of stone.)

尽管帝国皇权已经化为齑粉,历史已经湮没无闻,而那白色的大理石却依然向满天的繁星叹息说:“我记得!”(Though empires crumble to dust, and centuries are lost in shadows, the white marble still sighs to the stars, "I remember.")

“我记得!”——然而生命却忘却了,因为生命必须奔赴永恒的征召:她轻装启程,把一切记忆留有孤独凄凉的美的形象里。("I remember." But life forgets, for she has her call to the Endless : and she goes on her voyage un- burdened, leaving her memories to the forlorn forms of beauty.)

——拉宾德拉纳特·泰戈尔(Rabindranath Tagore)

泰姬陵,它是泰戈尔笔下“一滴爱的泪珠”。这座陵墓因其举世无双的豪华与精美吸引了无数世界各地的游者前往参拜。它是一个皇帝对爱妾无以伦比和刻骨铭心爱情的表达。泰姬陵,全称“泰吉·玛哈”(Taj Mahal),乌尔都语为تاج محل,位于新德里东南二百多公里外的阿格拉古城外,是莫卧儿王朝第五个皇帝沙·贾汗(Shahbuddin Mohammed Shah Jahan)为了纪念已故宠妃“泰姬”阿姬曼·芭奴公主(Arjumand Banu Begum,乌尔都:ممتاز محل)而建立的陵墓。

泰姬陵

泰姬陵

阿姬曼·芭奴 1593 年出生于阿格拉城的波斯贵族家庭,据说有着冰清玉洁透明的皮肤,绝世的容貌,因其贵族血统成了贾汗吉尔(Jahangir)朝皇后诺·贾汗(Nur Jehan,乌尔都语:نور جہاں)的继女。1612 年 5 月 10 日,19 岁的阿姬曼·芭奴嫁给三王子库拉姆(Khurram),成为其第三个嫔妃,因性格温柔,擅长弹琴书画,深受库拉姆宠爱,被其冠为“穆姆塔兹·马哈”(Mumtaz Mahal,乌尔都语:ممتاز محل),意思是“后宫之冠”(Chosen One of the Palace)。贾汗吉尔死后,库拉姆在 1628 年经过血战继承了王位,给自己取名“沙·贾汗”(Shah Jahan,波斯语:شاه جهان),意为“世界的统治者”。

沙·贾汗出征图与阿姬曼·芭奴画像,制作于 17-18 世纪。

Shah Jahan与Nur Jehan

Shah Jahan 与 Nur Jehan

阿姬曼与沙·贾汗的爱是非常深沉的,因此贯穿其一生,诗人们拼命歌颂她的美丽、优雅和对穷人的同情心。与太后、阿姬曼的阿姨诺·贾汗喜欢操纵朝权不同,阿姬曼对政治没有兴趣,只关心自己的丈夫,因此沙·贾汗对其非常信任,甚至把国玺给她保管。当时的宫廷史家曾经以闻所未闻的长篇大论记录下这对夫妇曾享受过的亲密与情色。只是,在十九年的婚姻中,他们一共生育了十四个孩子,其中七个没有存活。

1631 年,阿姬曼·芭奴在沙·贾汗南征时于布尔汉普尔(Burhanpur)生下了他们的第十四个孩子高阿拉公主(Gauhara Begum),但她自己却死于难产,年仅 39 岁。临死前,阿姬曼并不知道是个女孩,民间传说其请求沙·贾汗将“十四皇子”立为王储。死后,她的尸体被暂时掩埋在布尔汉普尔的达布蒂河(Tapti)岸边,国王沙贾汗的叔叔丹尼亚(Daniyal)建造的札因拿巴(Zainabad)花园。沙·贾汗皇帝因悲痛欲绝,整整一年把自己关在行宫。据记载,当沙·贾汗再次出现在人们面前时,头发白了,背也驼了,皱纹满面。幸好沙·贾汗的大女儿——17 岁的贾汗娜拉公主(Jahanara Begum)帮助父亲走出了悲伤,并取代了其母亲的地位。阿姬曼生前的个人财富有一千万卢比(银币),也由贾汗娜拉公主继承了一半,另一半则平均分配给了其他子女。后来,沙·贾汗将阿姬曼的尸体放在金棺内从布尔汉普尔迁往阿格拉,暂时埋在亚穆纳河的河边。1632 年,沙·贾汗在处理完了布尔汉普尔的战事后回到阿格拉,开始埋头规划设计和建设她的陵墓和花园。这个任务——泰姬陵,他花了超过 22 年完成。


周日,德里。一早出发,开车在熙熙攘攘的大路上飞驰。

沿途多卡车,景色多荒凉。

卡车

卡车

农田

农田

拖拉机与我们一起。

Arjun拖拉机

Arjun 拖拉机

在收费站排队的时候,看到用猴子乞讨更是不少见。为免被敲诈,只敢远摄。

猴子乞讨

猴子乞讨

一条腿的乞丐在地上嗫嚅前进,敲门行乞,惨不忍睹。我们的印度司机跑出去缴费,将我们反锁在车内。事实证明非常明智,乞丐们直接忽略了这辆开不了门也“没人”的车,没有来骚扰我们。

乞丐

乞丐

这是每个去印度的游者都会拍到的镜头,我却是好不容易才拍到一张。女纸们请无视。

便溺者

便溺者

沿途,手机广告,烂尾楼。警察在大路上盘问路人。

印度街景

印度街景

印度街景

印度街景

路过一处气势宏伟的无名新建清真寺。

无名清真寺

无名清真寺

马路上的飞车党

马路上的飞车党

小贩与神牛

小贩与神牛

三轮车

三轮车

驱车六个小时,才望见泰姬陵的倩影。

远望泰姬陵

远望泰姬陵

远望泰姬陵

远望泰姬陵

路边的雕塑,可能是大帝阿克巴。

阿克巴雕塑

阿克巴雕塑

抵达泰姬陵外围已是正午,人流汹涌,小小的街道上塞满了各种车辆。很多中学生刚参观完走了出来。

印度女学生

印度女学生

印度女学生

印度女学生

园区外,骆驼车,小贩,乞丐,野鸡导游,黑压压拼命的向我们涌来,如牛皮糖甩不掉。我们赶紧下车,往大门口挤去。

骆驼车

骆驼车

在这混乱中,竟然安全走进了大铁门,秩序明显好了很多。

泰姬陵园区

泰姬陵园区

修行者?

修行者

修行者

配殿,售票处就设在这里,外国人一律 500 卢比外加 250 卢比的税(相当于 69.15 元人民币+34.57 元人民币),而印度人只要 30 卢比。

配殿

配殿

西门外

西门外

不要打扰我的清静。

狗儿

狗儿

卖工艺品的小商店。小院子可以给人休憩。

园区小店

园区小店

秀给游客看是怎么做的。

园区小店

园区小店

汹涌的人流一直排到西门口外 50 米处。我们不知就里,便排在队伍中。有一个印度黄牛拼命的说,给他钱就带我们走捷径。我对他笑笑,这话对白人说也许有效,但是对我们这些排过 上海世博会 、挤过春运的从 13 亿人口大国来的中国人来说,这点队算得了什么!

园区排队

园区排队

但幸好一个警卫看不下去了,赶走了黄牛,大声让我们排到队伍前面去。向前走了几步,发现原来在队伍的左侧,才是外国人排队的地方。这里,分为四列:外国女性和儿童排队通道、印度女性和儿童排队通道、外国男性排队通道、印度男性排队通道。从小也没享受过任何优待的从泱泱人口大国来的我第一次享受这样的不平等待遇真是受宠若惊。这 750 卢比买个插队也不算太亏。

园区排队

园区排队

进铁门后搜身。警卫搜出小包里有一个苹果,勒令扔掉。这是我今天唯一的干粮,颇是舍不得,就站在他们身后大啃起来。警卫对此视若无睹。

泰姬陵外前院,由中庭和四道大门组成。刚才进来的门是西门,这是北门,也是通往泰姬陵的大门。

泰姬陵大门

泰姬陵大门

大门呈长方形,内有伊斯兰穹顶,除了两侧邦克楼式的尖塔外,顶部排列一层小塔显得活泼。

泰姬陵大门

泰姬陵大门

泰姬陵大门

泰姬陵大门

东门和中庭草地

东门和中庭草地

大树下乘凉的印度妇女

大树下乘凉的印度妇女

往北门走去。北门的穹窿体现了印度式建筑的特色。

大树下乘凉的印度妇女

大树下乘凉的印度妇女

门的那端,华美的泰姬陵揭开了她的面纱。

泰姬陵北门

泰姬陵北门

泰姬陵被誉为“完美建筑”。它由殿堂、钟楼、尖塔、水池等构成,主体建筑全部用纯白色大理石建筑,用玻璃、玛瑙镶嵌,绚丽夺目,是伊斯兰建筑的代表作。材料是从印度各地和亚洲采集,以超过 1000 头大象运送。据说绿松石来自西藏,青金石来自阿富汗,玉和水晶来自中国,碧玉来自旁遮普邦,蓝宝石则来自斯里兰卡,而玛瑙来自阿拉伯——共有 28 种宝石和半宝石镶嵌入白色大理石。高 250 英尺,占地约 17 万平方米,南北长 580 米,宽 305 米,有前庭、正门、莫卧儿花园、陵墓主体、清真寺……

泰姬陵

泰姬陵

因为如此庞大的工程和如此精美的设计,为了建造它每天需要动用二万役工,为此,除汇集全印度最好的建筑师和工匠外,还聘请了中东伊斯兰地区的建筑师和工匠,如此兴师动众,花费四千万卢比(银币),不出意外的耗竭了莫卧儿的国库。

抢着在视角最好的高台上留影的印度民众。

泰姬陵前合影的印度人

泰姬陵前合影的印度人

泰姬陵前合影的印度人

泰姬陵前合影的印度人

通道右侧围墙和配殿

通道右侧围墙和配殿

通道右侧围墙和配殿

通道右侧围墙和配殿

泰姬陵最经典的角度。

泰姬陵

泰姬陵

雄伟高挑,典雅华丽。

泰姬陵

泰姬陵

泰姬陵陵墓的基座为一座高 7 米、长宽各 95 米的正方形大理石,陵墓边长近 60 米,整个陵墓全用洁白的大理石筑成,顶端是巨大的圆球,四角矗立着高达 40 米的圆塔,庄严肃穆。

泰姬陵

泰姬陵

套上鞋套,登上台阶。泰姬陵两侧有两个清真寺,下面是陵墓右侧清真寺。

陵墓右侧清真寺

陵墓右侧清真寺

陵墓右侧清真寺

陵墓右侧清真寺

到处都是穿着华丽的印度妇女。

穿着华丽的印度妇女

穿着华丽的印度妇女

穿着华丽的印度妇女

穿着华丽的印度妇女

雄伟的高塔。当四个阿訇在四个高塔上念经时,是非常壮观的景象。

雄伟的高塔

雄伟的高塔

陵墓的大理石浮雕,精雕细琢,巧夺天工。

大理石浮雕

大理石浮雕

陵墓最北面,是静静流淌的亚穆纳河。

亚穆纳河

亚穆纳河

这位妇女纱丽的华丽,实在是让我忍不住要多拍一张。

华丽的沙丽

华丽的沙丽

亚穆纳河

亚穆纳河

泰姬陵旁亚穆纳河

地面红白镶嵌,栏杆雕栏画栋,蓝色天空河流,岸边绿树成荫。对面的沙滩上,有洗浴者。

亚穆纳河

亚穆纳河

地砖

地砖

情人,抚摸着她的脸庞。这古老的爱情咒语永不破。

泰姬陵亚穆纳河边情侣

泰姬陵亚穆纳河边情侣

绕过陵墓后面,转到陵墓左侧的清真寺。一家人正在欢快的拍照。

陵墓左侧的清真寺

陵墓左侧的清真寺

陵墓左侧的清真寺

陵墓左侧的清真寺

陵墓左侧清真寺

陵墓左侧清真寺

雄伟、高贵的泰姬陵。

泰姬陵

泰姬陵

你的华丽直刺天宇。

泰姬陵

泰姬陵

从通道走上大理石台。

通道

通道

仰视你用宝石镶嵌的精巧。

泰姬陵

泰姬陵

这数百年前的大理石地砖工艺,严丝合密,分毫不爽。

泰姬陵

泰姬陵

数百人的脚丫子味不能阻挡人们瞻仰爱情鸟夫妇棺室的热情。

泰姬陵

泰姬陵

象征智慧之门的拱形大门上,刻着《古兰经》。

泰姬陵智慧门

泰姬陵智慧门

墙壁上图案都是由不同颜色的五彩石镶嵌而成。

泰姬陵墙壁上的五彩石

泰姬陵墙壁上的五彩石

数百年前的工艺,实在让人惊叹,这么多的大理石,竟然能如此严密的组成这几座穹顶。我想这是同时代的中国人不曾做到的事情。

泰姬陵

泰姬陵

参观墓室。

墓室大门

墓室大门

墓室

墓室

伊斯兰教禁止崇拜人,因此墙面都雕刻着花草。

泰姬陵花草浮雕

泰姬陵花草浮雕

中央墓室放着沙·贾汗和阿姬曼的两具石棺,宝石闪烁。

主墓室内不许拍照,只好在侧墓室拍两张。

泰姬陵侧墓室

泰姬陵侧墓室

泰姬陵侧墓室窗孔

泰姬陵侧墓室窗孔

墓室五角星形穹隆顶

墓室五角星形穹隆顶

精致的宝石镶嵌工艺。

泰姬陵墓室

泰姬陵墓室

精美的石雕艺术。

泰姬陵墓室

泰姬陵墓室

泰姬陵墓室石雕

泰姬陵墓室石雕

如此精美的陵墓却并没有多少时间让我流连。

印度妇女

印度妇女

沿着坡道慢慢的走出陵区。

泰姬陵

泰姬陵

这朱缨花,是千年爱情之花吗?

朱缨花

朱缨花

树依依,情深深。

泰姬陵

泰姬陵

如此漂亮的女子。很偶然拍下了你们甜美的爱情。

泰姬陵情侣

泰姬陵情侣

泰姬陵情侣

泰姬陵情侣

下午的阳光照在大门。

泰姬陵大门

泰姬陵大门


走完了泰姬陵,一座世界第八大奇迹的陵墓。

如果真如民间传说,沙·贾汗甚至计划在河对面再为自己造一个一模一样的黑色陵墓,中间用半边白色、半边黑色的大理石桥连接与爱妃相对而眠,那么这样的泰姬陵也许就是世界第一大奇迹的陵墓。

因为爱妃的死去,沙·贾汗几近疯狂,又在德里开工建造了 红堡 、加米清真寺,还改建了 阿格拉堡

如此超前的想法耗尽了国力。1657 年,在爱妾去世 27 年后,沙·贾汗终于病倒了。他在病中指定长子继位,让三子奥朗则布(Aurangzeb)非常愤怒。因此泰姬陵刚完工不久,奥朗则布就弑兄杀弟篡位,将其父沙·贾汗囚禁在离泰姬陵不远的阿格拉堡的八角宫内,天天诵读《古兰经》。此后整整 8 年的时间,沙·贾汗每天只能透过小窗,凄然地遥望着远处河里浮动的泰姬陵倒影,后来视力恶化,仅借着一颗宝石的折射来观看泰姬陵,直至最终忧郁而死(病死)。有幸,沙·贾汗死后被合葬于泰姬陵内他的爱妃泰姬的身旁。而奥朗则布可能是为了证明自己,发动一系列远征:攻打印度南部,使得他统治的 48 年里,内部和外部叛乱不断,社会逐步败坏,最后自己也哀叹“脱离真主的悲伤”,死后仅仅十几年,莫卧儿王朝就陷入内乱。

沙·贾汗又是一个因爱而悲剧的艺术家皇帝。撇开中国的艺术家皇帝不谈,这样的皇帝,我知道在巴伐利亚还有一个,叫路德维希国王,曾耗尽国库建造了 新天鹅城堡 ,后来的命运也有点类似,不明不白的死在了古堡的郊外。

爱不难,难的是爱得永垂青史,甚至建造一座世界的奇迹来见证这段爱情,即使自己身心俱伤。

生前,我们在世人面前享受爱的喜悦;死后,我们在后代面前炫耀爱的往事;以致,千古传诵。

回望你多一眼,永远也不嫌多。

泰姬陵

泰姬陵

因为我对你的爱是永恒。

泰姬陵

泰姬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