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年 12 月 11 日

David Arnold/Michael Price – AGRA

“唉,真是好景不长。突然间,大叛乱出人意料地爆发了。前一个月,人们还和在祖国一样地安居乐业,到下一个月,二十多万黑鬼子就失去了约束,把全印度变成了地狱一般。当然,这些事你们几位在报纸上都已见过了,或者比我这个不识字的人还知道得多呢,因为我只知道我看到的事情。我们靛青园的所在地叫作穆特拉,靠近西北几省的边缘。

“每天晚上烧房的火焰照得满天通红。每天白天都有小队的欧洲兵士保护着他们的家小,经过我们的靛青园开往最近驻有军队的阿格拉城去避难。园主阿勃怀特先生是一位固执的人,他以为这些叛变的消息不免有些夸大,他想不久就可平复下去,他还是照旧坐在凉台上喝酒吸烟,可是周围早已烽烟四起了。我和一个管帐的姓道森的夫妇俩都忠于职守,当然都和他生死不离。好啦,有一天变故来了。那天我正到远处一个园子去办事,黄昏时缓缓地骑着马回来。在途中我的目光被陡峭的峡谷谷底上的一堆蜷伏着的东西吸引住了。我骑马走下去一看,不禁毛骨悚然,正是道森的被人割成一条条的又被豺狼和野狗吃去了一半的残尸。

“道森的尸体就趴在不远的地方,手握着放空了的手枪,在他前面还躺着彼此压在一起的四个印度兵的尸首。我控着马缰,正不知往什么地方去才好,忽然看见园主的房子烧了起来,火苗已经冲出屋顶。我知道赶过去对主人绝无益处,也只能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从我站的地方可以看见成百个穿红衣的黑鬼子正在对着燃烧的房子手舞足蹈,其中有几个人向我指了一指,跟着就有两颗流弹从我头上掠过去。我扭转马头就向稻地里狂奔而去,深夜才逃到了阿格拉城内。

“可是事实上阿格拉也不是很安全的地方,整个印度已变成好象一群马蜂。凡是英国人能聚集一些人的地方,也仅能保住枪炮射程以内的一小块地方,其他各处的英国人都成了流浪的逃难者。这是几百万人对几百人的战争。最使人伤心的是:我们的敌人不论是步兵、骑兵还是炮兵,都是当初经我们训练过的精锐战士,他们使用的是我们的武器,军号的调子也和我们吹得一样。在阿格拉驻有孟加拉第三火枪团,其中有些印度兵,两队马队和一连炮兵。另外还新成立了一队义勇队,是由商人和政府工作人员组成的。我虽然装着木腿,也还是参加了。七月初我们到沙根吉去迎击叛军,也将他们打退了一个时期,后来因为弹药缺乏又退回城内。四面八方传来的只是最最糟糕的消息——这本是不足为破的,因为只要你看一看地图就可以知道,我们正处在变乱的中心。拉克瑙就在东方,相距一百多英里;康普城在南方,距离也差不多一样远。四面八方,无处不是痛苦、残杀和暴行。

“阿格拉是个很大的城,聚居着各种各样稀奇古怪而又可怕的魔鬼信徒。在狭窄弯曲的街道里,我们少数的英国人是无法布防的。因此,我们的长官就调动了军队,在河对岸的一个阿格拉古堡里建立了阵地。不知你们几位当中有人听说过这个古堡或是读过有关这个古堡的记载没有?这古堡是个很奇怪的地方——我虽然到过不少稀奇古怪的地方,可是这是我生气所见的一个最奇怪的地方。首先,它庞大得很,我估量着占有不少英亩的地方,较新的一部分面积很大,容纳了我们的全部军队、妇孺和辎重还富富有余。可是这较新部分的大小还远比不上古老的那一部分,没有人到那里去,蝎子蜈蚣盘踞在那里。旧堡里边全是空无人迹的大厅、曲曲折折的甬道和蜿蜒迂回的长廊,走进去的人很容易迷路。因此很少有人到旧堡里去,可是偶尔也有拿着火把的人们结伙进去探险。”

……

“我们印度北部有一个土王,他的领土虽小,财产却很丰富。他的财产一半是他父亲传下来的,一半是由他自己搜括来的。他嗜财如命而又吝啬非常。乱起以后,这土王听到白人惨遭屠杀,一面附和叛兵向白人抵抗,可又怕白人一旦得手,自身遭到不利。迟疑好久,不能决定。最后他想出一个两全之策:他把所有的财产分做两份,凡是金银钱币都放在他宫中的保险柜里;凡是珠宝钻石另放在一个铁箱里,差一个扮作商人的亲信带到阿格拉碉堡来藏匿。如果叛兵得到胜利,就保住了金银钱币;如果白人得胜,金钱虽失,还有钻石珠宝可以保全。他把财产这样划分以后就投入了叛党——因为他的边界上的叛兵实力很强。先生你试想,他的财产是不是应当归到始终尽忠于一方的人的手里。

“这个被派来的乔装商人化名阿破麦特,现在阿格拉城内,他准备潜入堡内。他的同伴是我的同盟兄弟德斯特·阿克勃尔,他知道这个秘密。德斯特·阿克勃尔和我们议定了今晚把他从我们把守的堡门带进来。不久他们就要来了,他知道莫郝米特·辛格同我在等着他。”

……

“铁箱还放在阿破麦特原来被打倒的地方,也就是现在放在桌上的这个箱子,钥匙用丝绳系在箱子盖上的刻花的提柄上边。我们把箱子打开,箱内的珠宝因灯光的照耀,发出来灿烂的光辉,就如同我幼年在波舒尔时在故事里读过的和我当时所想象过的一样。看着这些珠宝,使人眼花缭乱。我饱了眼福以后,就动手把珠宝列了一张清单。里面有一百四十三颗上等钻石,包括一颗叫做’ 大摩格尔’ 的——据说是世界上第二颗最大的钻石,还有九十七块上好的翡翠,一百七十块红宝石(其中有些是小的),四十块红玉,二百一十块青玉,六十一块玛瑙,许多绿玉、缟玛瑙、猫眼石、土耳其玉和我那时还不认得的其他宝石,可是后来我就渐渐地认得了。除此之外,还有三百多颗精圆的珍珠,其中有十二颗珍珠是镶在一个金项圈上的。从樱沼别墅拿回宝箱以后,经过点验,别的还全在,只缺少了这个项圈。

“我们点过以后,把宝物放回箱里,又拿出堡外给莫郝米特·辛格看了一遍。我们又重新隆重地宣誓:要团结一致谨守秘密。我们决定把宝箱藏匿起来,静候大局平定以后再来平均伙分。当时就把赃物分了是不妥的,因为珠宝价值太高,假若在我们身上被发现了,会引起别人的疑心,再说我们的住处也没有隐蔽的地方可以收藏。因此我们把箱子搬到埋尸的那间屋子去,从最完整的一面墙上拆下几块砖来,把箱子放进去,再把砖放回,掩盖严密。我们小心地记清了藏宝的地方,第二天我画了四张图,每人各执一张,下面都写好了四个人的签名作为我们起誓的标记:从此以后我们一举一动全要代表四个人的利益,不得独自吞没。”

——《福尔摩斯探案集·四签名》之《大宗阿格拉宝物》

如果有一座印度古城,它曾让童年的我对其印象深刻,那就是《四签名》中提到的阿格拉。在小说中,它是一座阴森恐怖的城市,充满了乱兵贼子、谋杀与抢劫,而熊熊火焰笼罩城市中的财宝又让人浮想联翩、垂涎三尺。就是在这样的印象中,我不经意的来到这里——这座离泰姬陵仅数公里之遥的宏伟城堡。

阿格拉古堡位于亚穆纳河西岸,自古以来便是战略要地。最初其开始于约 5000 年前,著名的史诗《摩诃婆罗多》里提到过它,称它为阿格拉瓦那,在梵语中是 “人间天堂” 的意思,是现在的阿格拉这个名字的来源。

从 16 世纪到 18 世纪初,阿格拉大部分时候是莫卧儿王朝的首都和政治中心。1566 年阿克巴大帝从德里迁都至此,费了近八年时光,终于在 1573 年建成了这座古堡。它具有宫殿和城堡的双重功能,城墙高 20 米,因全部用红砂岩砌成,在阳光照耀之下,发出刺眼的红色,因此又被称为(阿格拉)红堡。堡内有红色砂岩建造的、沙·贾汗用来处理政府事务的 “谒见之厅”(Diwan-i-am),是帝王接见大臣、使节的地方。谒见之厅中有一宝座,后被沙·贾汗之子奥朗则布移至德里,随后流落到伊朗,如今保留在德黑兰。堡内还有贾汗吉尔宫(Jehangir’s Palace)、八角瞭望塔(Octagonal Tower)、镜宫(Shishmahal)和莫迪清真寺(Moti Masjid,用纯白色大理石建筑而成,又称 “珍珠寺”)等建筑物。

贾汗吉尔宫顾名思义是阿克巴大帝为儿子贾汗吉尔建造的宫殿。传说阿克巴嗣下无子,在西格里村向圣人求得一子,喜爱非常。圣人预言贾汗吉尔将继承王位,故阿克巴对贾汗吉尔更是疼爱,可惜贾汗吉尔却总是背叛家父,先勾结葡萄牙人自立为王,又设下圈套谋害父亲的重臣,阿克巴虽然悲痛,却还是原谅了儿子。贾汗吉尔不思悔改企图再次夺位,于是重臣们密谋要剥夺王子的继承权,但阿克巴再次原谅了儿子仅处以 10 天禁闭作为处罚。1605 年,疾病缠身的阿克巴为王子举行了授位仪式后孤独去世。

贾汗吉尔继位 5 个月后,遭同样命运,他的长子胡斯劳在拉合尔(Lahore)举兵谋叛。贾汗吉尔只得亲征并打败了自己的儿子,只是贾汗吉尔却没有阿克巴的慈父胸怀,弄瞎了儿子的眼睛并将他囚禁,17 年后这位倒霉的王子胡斯劳终于出狱却被自己的弟弟即后来的皇帝沙·贾汗毒死。贾汗吉尔和皇后诺·贾汗的爱情故事也充满曲折、阴谋和浪漫。诺·贾汗的父母都是波斯人,因为贫穷从波斯来到印度,其父亲在阿克巴军队服役。两人相恋遭阿克巴反对,诺被迫嫁给一波斯人并跟随去孟加拉。贾汗吉尔即位后,将诺的夫君、倒霉的波斯人安了个图谋反叛的罪名,并命孟加拉总督处治他,结果这位总督反而被波斯人刺死,而波斯人也被总督随从所杀。

贾汗吉尔死后,沙·贾汗杀死胡斯劳即位。他很偏爱大理石,1637 年他用纯粹的白色大理石建造了他的宫殿茉莉宫(Musamman Burj)。宫殿旁是著名的八角堡楼(Musammariburj),是沙贾汗为自己的皇后所建,采用大理石建造并饰以雕花,房顶呈拱形,四周走廊环绕,中心有雕花喷水池。在这里可以清晰看到河对岸的泰姬陵。1630 年-1652 年,沙·贾汗为悼念爱妃阿姬曼·芭奴,于附近建立泰姬陵。沙·贾汗还曾迁都德里,仿造阿格拉红堡建造了德里红堡。22 年的建造和大量劳命伤财的巨型工程使得民怨沸天、财政窘迫,也让沙·贾汗的统治走向了终点。1658 年,沙·贾汗的三儿子奥朗则布篡位后将沙·贾汗囚禁在八角楼度过了人生最后的九年,每天只能以背诵《古兰经》为事,透过窗户望泰姬陵感伤,和他相守的惟有大女儿贾汗娜拉公主。

阿格拉城堡见证了太多的父子相残、兄弟相争、刀光剑影、阴谋诡计。因此,柯南道尔将《四签名》的背景地放在阿格拉也就不足为奇了。

从泰姬陵返程,只有有限的半个小时留给我走马观花这座心中神一样的城堡。

停车处狡猾的猕猴,稍不留心便会将你手中的食物抢走。当地人对之非常憎恨,却又无可奈何。

猕猴
猕猴
猕猴
猕猴

天色渐晚。驱车飞速驶往阿格拉堡。

阿格拉堡
阿格拉堡
沙·贾汗的茉莉宫
沙·贾汗的茉莉宫
阿格拉堡
阿格拉堡
阿格拉城堡门口的行者
阿格拉城堡门口的行者
阿格拉堡
阿格拉堡

阿格拉堡前,电线上密密麻麻的鸽子。

阿格拉堡前的鸽子
阿格拉堡前的鸽子
阿格拉堡正门
阿格拉堡正门
阿格拉堡
阿格拉堡
阿格拉堡
阿格拉堡

阿格拉堡,有恢宏的大门。

阿格拉堡恢宏的大门
阿格拉堡恢宏的大门

入口处,军警林立。

阿格拉堡入口处
阿格拉堡入口处
阿格拉堡
阿格拉堡
阿格拉堡大门
阿格拉堡大门

曾经的岗哨,如今成了售票处。

阿格拉堡岗哨
阿格拉堡岗哨
阿格拉堡大门
阿格拉堡大门
阿格拉堡
阿格拉堡
阿格拉堡
阿格拉堡
阿格拉堡的护城河
阿格拉堡的护城河

匆匆在门口转了一圈,就要返回德里,还有六个小时行程,时间实在来不及了。

留下终生遗憾。

猕猴
猕猴

看不懂印地文,姑且认为是阿克巴大帝吧!

阿克巴大帝
阿克巴大帝
阿克巴大帝
阿克巴大帝

匆匆一瞥,转眼即逝。

阿格拉堡
阿格拉堡

转瞬告别了你,今后只能在梦中相见。

阿格拉堡
阿格拉堡

虎头蛇尾,甚为惭愧。

从阿格拉,将告别北印度,前往南部的孟买。

共有 10 条评论

  1. 去印度你才几天时间啊,说你假公济私,开始还不承认。哈哈。。。

    Google Chrome 17 Google Chrome 17 Mac OS X 10.5 Mac OS X 10.5
    1. @scarlett *^_^* 对啊,昨天晚上在看《探索·发现》频道的《契丹王朝》,里面淳朴的草原民族的君臣也是互相杀来杀去的……自古以来,非洲到欧洲到亚洲,埃及罗马英国中国泰国印度俄罗斯……无出其右。

      Google Chrome 16 Google Chrome 16 Windows 7 Windows 7
  2. 看罗马的帝国时代也是如此啊,阴谋与杀戮,权力的更替。老虎入了 D3 啊

    Firefox 10 Firefox 10 Windows XP Windows X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