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4日

在孟买的最后一日。经历了晚上旅馆单薄墙壁另一边的电视轰炸和大声说话,昏昏沉沉的早起参加孟买的博览会,一日工作不提。天气炎热,似乎掏出相机的兴趣也已失去。在印度呆了快10天后,想着的是回家。

装修得不错的展览馆,外面有卖花者。

印度街头卖花者
印度街头卖花者

傍晚回到旅馆。没有逛过瘾的女同事很不甘心的要去逛街。在旅馆外的街道,其实乏善可陈,但为了满足女人的愿望,拖着拖鞋一走也不妨。

刚出旅馆,便有人力车夫要拉客,价格也便宜,30卢比。但我还是拒绝了,因为想在最后一天走一走。

尘土飞扬的肮脏街道就不拍了,呈献给大家的是一个漂亮的集市,而且是最真实的印度集市,市井生活。

印度街头集市
印度街头集市

一种李子,国内好像叫苹果梨。

印度街头水果
印度街头水果

熙熙攘攘的集市。

印度街头集市
印度街头集市
印度街头集市
印度街头集市
印度街头集市
印度街头集市
色彩斑斓
色彩斑斓

同事很想去一个大的商场,可惜印度人要么英语糟糕,要么对“大的商场”的理解与世人向左。最后,半个小时七拐八拐我们来到了这里。

印度街头集市
印度街头集市

看着上面这座被印度人理解为“大超市”的建筑物,顿时失去了进去的勇气。悻悻而归。

同事不死心,想去地铁站看看,于是又路过了不远处的地铁站。

印度街头地铁
印度街头地铁

我想,还是算了吧。

印度街头地铁
印度街头地铁
衣着艳丽的妇女
衣着艳丽的妇女

到处是讨价还价的商贩们。

印度街头集市
印度街头集市
椰子
椰子

买菜。看来印度人与我们吃的差不多。

印度街头菜场
印度街头菜场
印度街头菠萝摊贩
印度街头菠萝摊贩

街头小贩,他们与我们的路边小贩本没有太大区别,只是我们的小贩很不幸的有城管。

印度街头小贩
印度街头小贩

铺路工人很勤奋的搬运着水泥柱。

铺路工人
铺路工人
公寓楼
公寓楼
公寓楼
公寓楼

雅思想考高分吗?

孟买街头IELTS考试广告
孟买街头IELTS考试广告

可以称为“大街”的路。

大街
大街

富有人家的房子等待出售,40% off。地址:Malavia Rd., Vile Parle (E), Mumbai。

街头豪宅
街头豪宅

男人的经典问题:老板,我该买哪种花呢?

街头鲜花
街头鲜花

十字路口。

孟买街头十字路口
孟买街头十字路口

十字路口站着英武的中年警察。

孟买街头警察
孟买街头警察
孟买街头警察
孟买街头警察

午餐曾经吃过他家的匹萨……街上又看到,看来还挺受印度人民欢迎。

Domino's披萨
Domino’s披萨

就是这样……

Domino's披萨
Domino’s披萨

的大饼……

Domino's披萨
Domino’s披萨

街边烂尾楼,细缝里已长出了榕树。

孟买烂尾楼
孟买烂尾楼

下班时的拥堵也是常有的事,因此需要这样的警察来疏导。

孟买主干道警察
孟买主干道警察
孟买主干道警察
孟买主干道警察

走过高架便回到了旅馆。出门时碰到的人力车夫望着前面走着的女同事大笑着对我说,看,你舍不得30卢比吧,现在得走回来!我无语。

孟买街头
孟买街头

路边的不知名野花,默默地开在臭阴沟的上方。

街头野花
街头野花

回到旅馆,身上已经没有钱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吃顿好的。

旅馆的餐厅
旅馆的餐厅

当然是中餐。

旅馆的中餐
旅馆的中餐

酸辣汤……

旅馆的中餐酸辣汤
旅馆的中餐酸辣汤

配着凯撒沙拉……

旅馆的中餐凯撒沙拉
旅馆的中餐凯撒沙拉

扬州炒饭……印度味的。

旅馆的中餐扬州炒饭
旅馆的中餐扬州炒饭

瞬间吃得底朝天。

旅馆的中餐
旅馆的中餐
旅馆的中餐
旅馆的中餐

吃饱回旅馆睡觉。

于是就这样结束了在孟买的旅程,没有更多惊喜。


没有太多惊喜——本来可以这样虎头蛇尾的结束在印度的旅程,也好为自己的懒惰找一个合理的借口,可以“避免”再写到第(20)篇。

但是回程也是辛苦的,先打的到机场,发现错了一个机场,重新打的,然后从孟买一大早飞到德里,在德里等了五个小时,最后坐上了从德里到上海的班机。

孟买——德里。杯子是浊迹斑斑、重复使用过无数次的——倒是很环保。除了塑料袋内的食物,我没碰其它的。

印度航空飞机餐
印度航空飞机餐

呆在德里机场。空荡荡的尾舱。

机舱
机舱

飞行好几个小时,寝食难安,望眼欲穿。

德里-上海
德里-上海

告别红色的土地。

飞跃印度
飞跃印度

回到自己的家乡。

【完】

共有 13 条评论

  1. Google Chrome 31 Google Chrome 31 Windows XP Windows XP

    这些国家脏脏乱乱,唯有就是植物资源极其富饶,各色瓜果蔬菜应有尽有。阴沟上“不知名的野花”是三角梅,它其实还有好多种漂亮的颜色,比如白或粉或橙,照片上的玫红是最为多见的品种,与凤凰木一道,并列被视为厦门市花之一。那个“苹果梨”学名叫余甘子,英文名叫“ FRUCTUS PHYLLANTHI”,是一种咀嚼初酸酸涩涩,但回甘似橄榄的野果子。在南方沿海城市,它同时也多被腌渍成咸味,作成糖葫芦串 … 其实很多的热带花草及水果,我也不知道名字,尤其像泰国那种走出去到处奇花异草的国度,随处可见闻所未闻的奇花异草,当地人通常也只能按本语或他们当地俗称告诉你名字,回头就没有办法按发音查询到正确学名了。(评论有时还是会自动跳掉,需要重来)

    1. Firefox 33 Firefox 33 Ubuntu Ubuntu

      @eleven 评论的问题,我估计是插件自动回复阻挠的原因……这个暂时无解,我会尽力优化一下看看,还请你多忍耐一阵……
      你对植物的了解真的让人太佩服了呢,三角梅我是到了阿布扎比又看到了,很惊讶的当儿才有人很不屑的告诉我的……
      余甘子这样偏僻的植物也能认识是为什么呢……

  2. Google Chrome 31 Google Chrome 31 Windows XP Windows XP

    可能是因为好奇、和对植物天性的喜欢,加上,余甘子在南方部分城市也有,但好像也大多是小时候的记忆了,大量进口水果的冲击,终将使得本土原味的野果无立足之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