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三峡博物馆

2020年8月4日 第二日重头戏之一便是上午前往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参观。 先吐槽“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这个名字,好好的写个“重庆博物馆”不美么,非得把“三峡”包进来,我理解重庆意图把三峡标记为己有,...                

 


长江索道长嘉汇

2020年8月3日 长江索道 长江索道,随着2006年《疯狂的石头》热映,早已成了渝城一张靓丽的名片。索道分为上下两站,分别是在渝中区的新华路索道站,以及南岸区的上新街索道站。 由于《疯狂的石头...                

 


湖广会馆禹王庙

2020年8月3日 很不情愿的从钟书阁往外走,感受着重庆下午的炙热。 跟着步行导航走到杨家坪城铁站。城铁站本身也很有意思,花哨得很。 进站,城铁缓缓而来。 重庆城铁 车厢很新也很舒适...                

 


涂鸦街与钟书阁

2020年8月3日 涂鸦街 天气炎热,略过了交通茶馆,往四川美术学院黄桷坪校区看涂鸦街。 涂鸦街全称黄桷坪涂鸦艺术街,起于九龙坡区黄桷坪铁路医院,止于501艺术库,是中国最大的涂鸦艺术作品群。 ...                

 


龙隐古镇磁器口

2020年8月3日 翌日清晨,开窗眺望,阳光耀眼,都市气象。 来住·千寻酒店天幕江景房眺望朝天门 来住·千寻酒店天幕江景房 来住·千寻酒店大堂(4日补拍) 来住·千寻酒店大堂 来住·千寻...                

 


重庆五日之启程

2020年8月2日 趁着天热,往重庆度假。 这可能是比较无厘头的理由,因为作为四大火炉之一的重庆,从来就不适合八月去度假。再者,天热应该往北方跑,“感谢”阴魂不散的疫情,去北方纳凉的选项只能去掉...                

 


荡口人家尽枕河

2020年5月4日 July – Hyacinth 荡口,我曾在数年前来往三次,著文两篇。短时多次,不免厌倦。今之来者,所为“送人游吴”,竟暗合杜荀鹤之五言: 送人游吴[唐] 杜荀鹤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                

 


鹅湖玫瑰文化园

2020年5月4日 最近可能与玫瑰🌹有缘,今儿与家人往鹅湖玫瑰文化园(鹅湖镇玫瑰花园)游玩。 与昨天去的蔷薇花园不同,说来鹅湖镇的玫瑰园成为网红地已经有三年了吧,当年开业广告做得小区里到处都是,...                

 


尚贤河蔷薇花园

2020年5月3日 新辟的网红打卡地——尚贤河湿地公园蔷薇花园,也被称作尚贤河湿地玫瑰园。下午去时没找到方位,到处找保安、清洁工、警察问路,就连警察都不知道,也真的是非常小众了。 在尚贤河湿地附...                

 


姹紫蠡园翠万顷

2020年4月5日 清明第二日,中午层云蔽日,原本往蠡园之计被迫搁置。 蠡园之文亦多。十一年来有: 蠡园秋涛荷亭亭晴红烟绿蠡园春层波叠影蠡园春蠡园菡萏任天真 因此本日能否成行,并不在意。谁...                

 


1 2 3 4 60